首頁 »
2014/01/23

相愛不需要理由,分手的理由卻太多


相愛不需要理由,分手的理由卻太多。
他把袜子乱扔,抽烟将沙发烧了一个洞,喝酒半夜不归,走路专挑漂亮小妞看……她小心眼儿,不修边幅,花钱如流水,说话罗罗嗦嗦像个老太婆……Italy travel package
結婚才5年,他們就走到分手這一步。
财产不多,两居室的一套房子,几万元的存款。他说:“房子归你,存款归我。”她说:“家里除了电视是我挑回来的,其余的,你愿搬哪样搬哪样。”他想了想,大丈夫何患无“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就说:“都留给你吧。”
,他揣了存摺,走到另一個房間。那是要離婚的前一夜兩人分屋而睡。
月光如霜,夜冷似水。她躺在床上,呆呆望着窗外,心里五味俱全。想着初婚时的甜蜜,想着生活中的琐碎,想着伤透了的心,眼泪缓缓地落下来。
他躺在床上,重重地嘆口氣,閉上眼睛,朦朦朧朧中,鼾聲飄出來。
她听见了,心想,明天就要办手续了,亏他还睡得着。爱情走到尽头,她的心跟着一点点揉碎。实在睡不着,她索性坐起来。flower shop florist
有风呜呜吹着,哗哗地拍打窗户。起风了。天气预报说明天来寒流,没想到今晚就来了。看来,老天也知人心。她摇摇头,感觉有些冷,抱紧双臂。
他渐渐睡得深了。睡梦中,他走在一片白色的雪地里,有风像小刀一样吹过,雪花飞舞,拍打他的脸。他一个劲地走啊,走啊,前不见村,后不见路,白茫茫的雪地上,只有两排孤独的脚印。一不小心,一个趔趄,他摔倒了,倒在冰冷的雪地上,他挣扎着,却怎么也爬不起来。他觉得自己的手脚在一点点地冻僵,身体在一点点地冻僵,心,也在一点点地冻僵。睡意中,他想,我要冻死了。
她将身上的毛巾被裹严,还是感觉冷。索性下了床,打开壁柜,抽出一床被子,盖在身上,身体渐渐暖和,有睡意袭来,她躺下来,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想了想,起身,又打开壁柜,拿出一床被子。她抱着被子,慢慢走到他的房间。storage bench

關鍵字: 睡意

入心,入肺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陽光,你懂我嗎?它似乎笑得更猖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