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嗨!!歡迎來到fish部落!
2010/06/04

五月橙花飄香

外出散步,路過一農家小院,突然一陣香風飄來,頓覺沁人心脾。什麼花這么香啊?踮起腳尖望過院牆,竟然橙花滿樹。
深深吸一吸,一縷縷如夢似幻的清香撲鼻而來,象茉莉但比茉莉濃郁、象蘭但比蘭香綿長、又象是梔子但又比梔子更清雅,當你用心去捕捉它時,它的味道若有若無,當你失望之極時,這香味又時不時地鑽入你的鼻孔、沁入你的心扉,撩人心魄。
看著滿院的碧綠,聞著這撲鼻的花香,我的心回到了曾經的老家。
老家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童年時感覺上是農村的物質極度匱乏,凡是能入口的,對我們小孩來說都是稀罕物,山上的黃黃的酸棗、酸甜可口的刺梨還有像極了草莓的刺泡兒,生澀的毛桃,豔麗之極的櫻桃,現下想來還口舌生津哪。只可惜這樣的寶物太少了。根本滿足不了這一批正長身體的半大孩子口腹之需。於是,我那正是年富力強的小叔父便在院外的自留地裡種了不少果樹苗。
其中最多的就是橘樹,橙樹。每當橘橙開花之時,我們便翹首以盼了,不是附庸風雅的賞花,小小的心眼裡滿是橘橙的香甜。只是不經意間,那花的香便刻在了記憶深處。橙花的香味略有一絲苦氣。聞著了,感覺它游入鼻翼,鑽入喉孔,沁滿心脾,頓覺遍體清爽。時不時還有許多蜜蜂聞香而來,靈巧的薄翅歡快地舞動,穿梭於乳白的橙花之間,偶爾觸碰一下花瓣,便“吱啦”作響,隨之飄落幾瓣花影。地上,早已是濃濃的一層,白的像雪。
我知道,不久後將有一粒粒、淡綠色的小疙瘩取代這些白色的橙花了。它們是橙花圓滿的結果,是橙樹活著的希望。也是我們這群孩子心中的希望。
我們一天天看著  叔果樹碧綠的果子一點點長大,變紅變黃,直到有一天  叔搬來梯子,我們一大群小孩子便一邊咽著口水一邊大聲叫著我要這個我要那個,而我始終分不清要吃的究竟是橘子還是橙子。只是橘子橙子亂叫一氣,更別說是釐清橘花橙花了,只是從此留在記憶中的除了橘橙的甘甜,還有就是那沁人心脾的橘橙花香了。可惜,這樣熱鬧的場面沒持續多久。後來,留在記憶中的是關於橘橙的傷感記憶,我們家的橘橙還有櫻桃被  叔流著淚砍掉了。因為那是資本主義的尾巴,必須割掉的。可割不掉的是關於橘橙花香永遠的記憶。
不久之後,我們家因為政策落實離開了鄉村,難得再見橘橙樹的影子,更別說橘橙花香了。
後來雖然,也吃過數不清的橘橙,可親近橘橙樹也是多年之後的事了。
那還是九十年代初,暑期跟隨老公回老家,看著院前數不清的橘樹,碧綠的葉子間點綴著金黃的果子,沉甸甸的墜得枝條彎彎的都快斷了,看著就讓人滿心歡喜。於是乎一家子扛了梯子,提了籃子去摘果子。三歲的兒子更是歡呼雀躍,搬著比他還高的籃子艱難的在樹下行走,時不時叫嚷著要我幫忙運輸。有時還跳腳去摘幾乎垂到地上的果子。一張小臉滿是驚喜。我呢,舍不得一身長裙,只得提了裙角,躲避著頭上的樹枝,躲避著樹上砸下的果子,一面照看著兒子。這個時候婆婆一般是在廚房忙碌著,公公則常常是坐在高高的階沿抽著煙,一臉滿足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婆婆說,為了讓我們回家隨時有水果吃,公公因此把院前的地裡都種了水果,一年四季幾乎都有。春夏之交的櫻桃,李子,夏天的黑桃,橘子,秋天的蘋果,冬天的橙子。可惜我們總是因為孩子太小,工作太忙,路途遙遠而延遲著回家的日子,即使這樣,老家的水果也沒少吃,尤其是那香甜耐儲存的橙,每年公婆都要挑個大的送上十多個,直吃到第二年的春天。遺憾的是親眼見老家的橘橙開花,卻是一次也沒有的。今後也不太可能有了。外遇再婚奉子成婚 婚宴請小心籍口派對寶寶的頭七生bb我是狼靚版鐘麗緹離婚率惹艷動人Super Junior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