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嗨!!歡迎來到fish部落!
2008/08/30

他是我生命中的紅楓

他是我生命中的紅楓……

    曾經覺得生命中只要有他就已經足夠美麗,除此之外別無所求,我以為。

他是我生命中的初雪……
    當他飄飄然降臨的時候,我用目不轉睛的仰望與註視,用純粹的欣賞與讚許迎接他。即便距離是那麼近,我只是遠遠地看著他,看他在玻璃門外舞得飄逸,白得純粹,亮得晶瑩。我以為只要這樣我已經很滿足,對著他,我的喜悅是平心靜氣無欲無求的,我以為。

     洪楓是我的謙謙君子白馬王子真命天子,申秋的生命因洪楓而美麗。所有的人都這麼說,我也樂於相信,曾經。因為洪楓,生活在一個青梅竹馬的愛情童話中沉溺於 絕對的幸福。我是眾人羨慕的公主,不是因為我美麗或者善良或者聰明或者高貴,僅僅是因為我是被洪楓當作公主的人。事實上任何一個女孩擁有了洪楓都會變成公 主。還有什麼能令我不滿意的呢?如果有的話那也只會是因為我不能被世人理解的貪心罷了。有誰,能夠在課業上是老師的得意門生,在球場上是全場的核心人物, 在所有人的眼中是優雅的翩翩紳士,卻甘心做平凡如我的忠實的奴僕?答案是洪楓。我不是上帝的寵兒,但我是洪楓的寵兒,而偏偏,洪楓又是上帝的寵兒。或許, 這是上帝寵愛我的另一種方式?對於這種得天獨厚,我真得滿足了。可是,為什麼,潛意識裡,我似乎希望不要得到這麼完美的滿足呢?
    楚雪,就是這個故事中的那個不完美。他是一個不應該出現的人,可是他的出現偏偏是我生命中最深的感動。他是一個不應該在我的生命中留下痕蹟的人,可是偏偏他留下的確實最令我回味無窮的痕跡。
     我們是同班同學,楚雪、洪楓和我都是。只不過,楚雪從來不曾與我過多的接觸。甚至有時,我們即使迎面相遇都不會彼此打招呼。我們之間,似乎有一扇緊緊關著 的玻璃門,屏蔽了一切可能的交流。那麼剩下來的就只有遙遙相望了吧?甚至,每次當我偷偷望向他的時候,他還是依舊故我地雙眼空洞不知在想些什麼。從來沒有 一次,哪怕是因為被我看毛了而表示抗議地回應一下我的目光。這樣來說,我們真得算是認識的嗎?
    事實上,白天緊鎖的玻璃門會在每晚打 開。我不知道他是怎樣知道我的手機號碼的,也忘記了是從什麼時候起,十二點成了每天我最期待的時間。像Cinderella一樣,十二點我也會準時變身。 只不過,Cindy是由灰姑娘化身為公主,我是由洪楓的公主化身為楚雪的灰姑娘。習慣早睡早起九點鐘就上床睡覺沒有關係,第二天早晨泛黑的眼圈不要緊,上 課不小心睡著被點名的尷尬也不在乎,只為了等待每天十二點鐘準時到來的短信。時至今日早已經忘記了為什麼當初會回复他的第一封短信,內容也已經想不起。大 抵都是閒扯,沒心沒肺地彼此開玩笑,偶爾也會溫馨地祝福彼此發一些煽情的話語。我以為他是那一種任誰也不能接近的千年冰山。他確實是,在陽光底下的他寒冷 寂寞。但是在寒冷的十二點他卻給了我溫暖。我不知道愛究竟是什麼,假設我知道的話,我會說,我愛他的幽默,我愛他的溫柔,我愛他的善解人意。儘管他的一切 我只能從十二點的短信上感受。與他的通信中,我會忘記做不出的數學題,與同學間湯湯水水的小矛盾,持續上漲的體重,一切一切的煩惱。我實在不知道我所感受 的一切是否是他偽裝出來的,也懶於去思考。我知道,從一開始就知道與他的聯繫是一個錯誤。只是,世界上就是有那麼一種錯誤,讓人犯得心甘情願欲罷不能……
    我將局面控制得很好。如同星座書上說得一般,水瓶座的特長就是人格分裂。我彷佛分裂成兩個人一般,一個為了洪楓生活在白晝,一個為了楚雪 生活在夜晚。事實上,我沒有什麼機會讓別人發現任何的蛛絲馬跡。因為在任何人看來,洪楓與我依舊親密,楚雪與我依舊疏遠,我也不是例外。
    我以為,我們之間會永遠維持這種穩定的三角結構。儘管我一直懷疑是否是我一相情願認為這是一種三角結構---楚雪從來不曾說過任何可能讓我誤會他對我有所企圖的話。不能否認,我對這種能夠造成誤會的言語相當期待。
    然後有一天,未期許的情況下,他就那樣說出了那三個字---不是"早點睡"而是那個令人面紅耳赤的三個字。也許他未曾說出吧,因為我所有的仍然是文字,只是文字。但誰要去理那些?在那一刻我突然知道了什麼叫做夢想成真。

    從來不曾察覺到,原來一直以來我並不滿足於隔著玻璃門遠遠地望著我生命中的初雪在空中翻旋飄轉,原來我是那麼希望他能撫摩我的臉頰,輕嗅我的頭髮,在我的身邊盤桓。

    我以為我的人格是平均分裂的,其實它早已經不自覺地偏向了楚雪。與楚雪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聚精會神忘記了天地萬物;而與洪楓在一起的時候,我會久久地出神,會想念,想念他,我生命中的初雪……
    老師教我們,三角型是最穩定的結構,並不盡然。楚雪,我,洪楓,我們的三角形一經確定,便已分崩離析。
    知道我做了什麼?收到楚雪的三個字,我沒有回复他。我給洪楓打了電話。
    時間是凌晨一點三刻,我從他依舊溫柔的聲音中依稀聽到困倦:"秋,為什麼這麼晚打來?"
     "我不想擾了你的好夢的。"我在撒謊,自私如我此刻哪裡還會為別人考慮。
    沒有絲毫的責怪,反而相當開心的聲音:"沒有關係的,你知道,你才是我最美的好夢。"很平常的肉麻話,但由洪楓說來是不容置疑的真誠。
    我相信,我感謝,但絲毫不為之動容:"我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只是告訴你,我們分手了。"
    然後我不容分說地掛斷電話,就這麼簡單,兒戲一樣的不可置信的簡單。
    十幾年青梅竹馬的過往即使沒有愛也有情,可是我就是這麼狠心,或者說我就是有這麼強的決心,要將一切拋諸腦後,投奔我嚮往的愛情。
    幾分鐘後,我收到洪楓的電話。他沒有說話,只是在電話的一端靜靜地呼吸,很重的呼吸。似乎更確切地說是哽咽吧。我沒有掛斷,也沒有任何言語。我想我不會回頭。我知道如此不知感恩的自己一定會遭到天譴。那麼,就讓我遭到天譴吧!

    似乎不管多麼絕美多麼慘烈,初雪的到來注定要凋謝了紅楓吧!

 

我以為,第二天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然而我錯了……

我以為,我會得到一個微笑,一份靠近。我確實得到了。

我以為,我會得到一個漠視,一份疏遠。我確實得到了。

只不過,給我前者的仍然是洪楓,給我後者的仍然是楚雪。

我錯了,我開始懷疑究竟是我表錯了情會錯了意,抑或,根本是混淆了現實和夢境?

我想去問洪楓,可是看到他依舊溫柔沒有一點心事的微笑,就不再忍心。

我想去問楚雪,可是看到他依舊空洞沒有一點聚焦的漠視,就不再敢於。

於是,在白天我依舊是洪楓的公主,依舊不是楚雪的灰姑娘。

事實上,即使在夜晚,我也不能再繼續做他的灰姑娘,他不給我這個機會了。十二點,我又如舊收到楚雪的短信。只是,這一次,沒有送來午夜的溫暖,反倒是如被霜霧的寒冷。也許我們之間存在時差,他還依舊生活在白天?

忘 記了是怎樣鬼使神差地按下了delete鍵,也記不起他是如何措辭的。只記得看的滿眼都是“對不起”,他所不曾有過的禮貌,是說教的口吻。我們都還小,負 擔不起所謂的承諾,為了以後能走得更遠,希望暫且給彼此一點空間和自由。我一邊看一邊笑,寫得好俗的斷交書啊,一點創意的成分都沒有。

可是目光久久不能離開那行字:“忘記我昨天的話吧!”

從來沒有試過對上蒼的許願會實現的如此之快,我想,我是真的遭到天譴了。

然後眼前便水氣氤氳起來……感謝上蒼,我們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鴻雁傳書。否則,書信上會留下淚水浸過後的凹凸不平,而現在,可以確信那滾動在手機屏上不忍破碎的晶瑩會在天亮前隱退無踪。這樣,我的悲傷也會在陽光下消失無踪,至少可以隱遁得不露痕跡。

“至少,可以證明昨天的那三個字不是我神經質的臆想……”試圖給自己一個微笑的理由,卻只換來嘴角猙獰地抽搐,那是嘲笑吧!

多傻的人,我們之間的玻璃門並沒有因為那三個字而打開,相反,消失了。

 

曾經以為初雪會成為深秋的另一種精彩,沒有想到那隻是一種凍結,使深秋淪為嚴寒……

 

“秋,怎麼看起來這麼疲憊,不舒服嗎?”洪楓一進教室便筆直地向我走來,用手輕觸我的額頭,因為打球而佈滿繭子的掌心,卻因為溫柔小心的姿態讓有人舒服的觸感。想要留戀,終究還是下意識地將頭偏開。

洪楓好像並沒有感受到我的抗拒,依舊笑道:“我的手很冷是吧?對不起,可是看到你不舒服的樣子,我會有點失控。”

“我沒事,只是昨天晚上沒有睡好罷了。”我輕描淡寫道。

“哦,這種情況可不多見啊!”洪楓換上一副戲謔的表情,卻仍然難掩其中的寵溺,“我們家的小懶貓也會熬夜用功讀書嗎?”

我順著他的話敷衍道:“當然,要考試了嘛!”又試探道:“那麼,你呢,最近怎麼樣?”

“我?!我又不像某人,需要考試前臨時抱佛腳。當然是身體倍棒,吃嘛嘛香了!”言盡不忘調皮地眨一眨眼睛,孩子氣地輕笑著沒有一點煩惱的樣子。

“從來不會睡不好嗎?”

他有些驚異的表情:“每一天都是一覺睡到大天亮啊!怎麼了,今天申大小姐怎麼突然這麼關心小的啊?弄得我怪不習慣的?”

我抬頭望著他俯視著我的臉,下巴硬朗的線條,鼻樑筆直的延伸,劍眉星目中流露的點點溫柔,沒有絲毫的異樣。我找不出絲毫的破綻。也許真的,那天我打的那通傷人的電話,和他打來的那通受傷後的電話,僅僅是我意識中未成行的場景吧!

這樣也好,看來上天還是不肯放棄對我的眷顧。在對我實施了小小懲戒之後,還是把本應屬於我的幸福還給了我。

聽 起來我好自私?是啊,我已然了解心中裝得滿滿的並不是洪楓,卻還是拼命要留他在身邊。因為,我需要一個愛人陪在身邊。我不想一個人,我不想一個人被楚雪看 到我的孤寂。我要繼續做洪楓的公主,比以前更加幸福的公主。這樣我才可以在要我與不要我僅僅在一日之間的楚雪面前隱藏我的傷。我不要他感覺到我會為他傷 心,不是因為我怕他內疚,只是,我不能容忍他的內疚,那會讓去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十足的可憐蟲。

大概是被我盯太久了吧,洪楓有些不自在地問“我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怎麼總是盯著我看呢?”

我抬頭笑笑:“我們認識十多年了吧?”

“嗯,十三年八個月十一天了。怎麼突然想到問我這個?小說天空下 瘋狂小說部落格 扣扣的小說世界 潑墨世界的繁華小說 小說博客世界 浮華人生的世界 神秘的小說世界 那邊的小說世界” “那你這十多年來憑藉身高優勢俯瞰我的還不夠,非要這麼居高臨下地與我聊天嗎?”我裝作生氣地樣子質問站在我面前的他,其實是為了用氣勢洶洶的語氣來掩飾 我底氣的不足。原來他將過往記得那麼清楚,可見那對他有多麼重要;而我們之間的煙雲往事,即便我不願意承認,都抵不過幾千條短信,也許其中還有很大一部分 是動感地帶贈的不發白不發。

洪楓陪著笑臉,半蹲在我的座位旁邊:“這樣可以了嗎,我的公主?”那應該是一種很累的姿勢吧?他難道是感 覺不到的嗎,還笑的那麼幸福?洪楓的之於我的愛戀也許要比我之於他的甚至我之於楚雪的都要深的多吧?我是從來不肯出於為洪楓的考慮而委屈自己的,對於楚 雪,我可以做到,但是也能清清楚楚地感覺自己的委屈,不過是情願而已;而洪楓,他的眼中似乎只能看到我的高興與否,完全沒有了自我。

“不好!”

“那你想我怎麼樣呢?”洪楓無奈地摸摸腦袋,苦笑中依舊是不能抹去的溫柔。

我起身把他拉起到座位上,而後輕輕轉身坐在他腿上。大約是沒有預想到我會有如此的反應,他的身體兀然僵硬了一下,然而很快調整成舒服我坐姿的弧度。好笑,明明不捨得鬆開纏在我腰間的手,口中還喃喃道:“這樣不好吧?別人會看到的。”

“對於別人來說,我們在一起還能算是新聞嗎?要他們盡情看好了。”我將頭依在他的頸間輕聲道。

是啊,教他們看好了。任何一個人,即便是楚雪。當他走過我們身邊,我可以感覺到他明顯的停頓以及注視以及詫異。但沒有什麼能影響我的決定了,我給他的只是漠視,一如他曾經很多次給我的一般。

洪楓,愛我如此的人,我怎麼忍心再傷他?我知道我不愛他,但我至少可以傾盡努力,讓他以為我愛他,讓所有人都以為。這算是我的報答吧!

以後的日子裡,我會全心全意,做洪楓的公主。

三角形真的分崩離析,只不過去除的那一點卻是本想保留的那一點。

 

也許正是如此,初雪並不屬於深秋,深秋的生命中它不過是過客,紅楓才是深秋能夠常伴的風景吧!

 

然而,即便只是匆匆過客,也會有回訪的可能,從來不會考慮自己可能已經是不速之客。

在 那次所謂決定一生命運的大考之後,也許只是最後一科的收卷鈴響之際,我又收到了中斷了數月之久的短信。我很驚訝,以為那可能是來自洪楓的詢問,或者父母的 關切,或者只是簡單的同學之間的顧盼、學弟學妹的客套。萬萬沒有想到的,“來自楚雪”四個字會映入眼簾。我下意識地望望天空,夏日的四點鐘,名正言順的白 天,離午夜太遙遠。他究竟要怎麼樣呢?我不知道。也許在我自己都不自知的潛意識中,我是知道的吧,否則,我怎會一直保留他的號碼?

打開訊息,簡簡單單的九個字——“明天下午三點,電影院。”

這是一種邀約嗎?那麼他也未免太自信了吧,不是請求的口吻,甚至不是商量,而是一種強制的命令。對於他傷害如此之深的女子,他怎麼能確信,這種邀約會被接受呢?

突 然感覺被一隻有力卻柔軟的手臂環住了肩頸,溫暖卻不均勻的呼吸,有潮濕的氣息。我知道是洪楓,卻又不敢相信是。他在撒嬌嗎?十幾年來,我們的交往中他一直 處於強勢的地位,成熟睿智,為我排憂,讓我依靠。以至於明明是同歲,我卻一直有一種他年長我好多的錯覺。而今日,他卻將對我的依賴表現得如此明顯。我有些 不適應。

“知道嗎?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什麼都知道……”幾乎是噫語般的氣若游絲。

“嗯?”我迷茫著,“一直知道什麼?”

“我記得你和我分手的電話,還知道那是因為……楚雪。”彷彿極不願意承認一般,字句很艱難地從他的喉間發出。

我很詫異:“你怎麼會知道是他?”曾經以為任何人都不會發現。

他睜開雙眼,苦笑道:“如果你的眼睛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只注視著一個人,那又會有什麼是你看不出的?”

“你既然知道,又為何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呢?”我更加困惑了。

唇邊的笑容擴大了,咖啡一般,誘人然而苦澀,“因為我怕你離開我啊。”他轉身走到我面前,捧起我的臉:“秋,答應我,讓我自私一回,別去找他,留在我身邊,好嗎?”

我後退一步,讓開他的碰觸:“既然你什麼都知道了,也該清楚我愛的並不是你。還留我在身邊有什麼意義呢?”

“沒有關係,我不要你的愛,你留下來讓我愛你就好。”近乎哀求的神情讓人不忍看。

我轉過身,頭也不回地走開,朝著背離他的方向,朝著接近另外一個他的方向。

我不敢回頭,只怕一回頭便成百年深,會改變了我已經打定的主意。

身後,我聽到顫抖的聲音:“秋,我錯了。我不該要求你不去見他。你想去見誰都可以。只是不要忘了,你可以回頭,我永遠都會等著你。 ”

 

第二天下午,我選了很久的衣服,最終挑中的是一件丹紅如楓的連身裙,和一條潔白如雪的絲巾。並且生平第一次化了淡妝,穿了高跟鞋。

局促不安的計算著時間出了門,我不想遲到,也不想早到。

幾乎是踏著三點敲響的鐘聲走進了影院,楚雪已然等在那裡,抱了滿懷的零食小吃等在那裡,薯片、瓜子、爆米花、冰淇淋幾乎淹沒了他的臉……

那是一張好看的臉,甚至仔細觀察了之後比洪楓那一張歷來備受讚譽的都要好看。只是沒有洪楓的那一種硬朗筆直,柔和許多,多了幾分女氣。比起俊朗這個詞,似乎更適合清秀。

像由心生,如果是這樣的話,他的心靈應該比洪楓要更加脆弱吧!

“來啦?你來得真夠準時。”他笑著,是十分拘謹的笑容。看來,他也會緊張,畢竟,我們熟悉的只是彼此的文字,以真正的對話形式來交談,還是第一次。

“是啊,你在這裡等是因為你來早了,並不是因為我遲到了。”我冷厲地應對他的笑容。我知道這樣講沒有禮貌。只是,比之在我們的最後一晚後幾個月的煎熬等待,我有什麼理由對他禮貌?

他尷尬地繼續陪笑:“嗯,我知道的,是我的錯。我們進去吧,已經開演了。”

隨他走進放映廳,很大的音響應該是要營造一種宏偉的氛圍。是好萊塢的垃圾大片《超人歸來》。又是特技的賣點遠遠重於情節的片子。不過選這樣的片子也很對,反正情節再好,今天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可以領悟。我們自己的生活已經一團糟,哪裡還有閒心去理會別人的虛構的喜怒哀樂?

只是,有些人,自己想要離開便離開,想要歸來便歸來,全然不理會旁人的感受。未免太以自我為中心。

楚雪指指懷中的東西:“隨便吃啊,因為不知道你的口味,所以每一樣都稍稍買了一點。”

“謝謝,看電影的時候我沒有吃東西的習慣。”正視前方的屏幕,連余光都不曾用來瞥他半眼。可是,如此緊盯著屏幕,情節究竟是怎樣的,一點都沒有看出來。有時候,可以管住你的眼睛,卻不能管住心靈。

“哦,那我又多此一舉了,只不過,一般的女孩都喜歡零食……”

“一般的女孩會拋棄自己一百分的男朋友,來這里和你這種平平無奇又以傷人為樂的人看電影嗎?”

他啞口無言。沉默,他無話可說,我也無言以對。這時電影的音響配樂顯得格外大聲,爆炸的轟鳴逼真的讓人以為是到了事發現場。他伸出雙手體貼地幫我摀住耳朵,我一陣心搖意動便再也動彈不得,氣勢洶洶乍起的刺像被碰觸到要害的含羞草一般柔順了起來。

他便有了可乘之機,得以繼續他本就打算要說的話:“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也是出於為你好啊!你想像一下,當時大考在即,如果我們每天糾纏在一起,於你於我,究竟會有什麼好處呢?”

“不要把你的自私說成是為我好。那你覺得洪楓為什麼就可以不用這種自私的方式為我好呢。最後的幾個月,我們都在一起,你認為,我們互相害了彼此嗎?”我的情緒有些激動。口不擇言地完全不顧及他的感受:“你覺得,最後的成績,你會好過和我在一起‘不務正業’的洪楓嗎?”

他又是默然良久:“我承認,我比不過洪楓。”

我漸漸平復:“不,是洪楓比不上你,他沒有你那麼理性。可是,愛情需要的恰恰不是理性。”

“你要的是所謂激情所謂浪漫嗎?那樣的話,我也可以給你。我本想給你最好的,卻忽略了給你最想要的。我當然也可以不去思考。說吧,你想要什麼。”

在周圍觀眾的噓聲和白眼中,我看到了楚雪因為怒吼而劇烈顫抖的唇原來即便是再清秀的外表也包不住男孩子們的怒火爆發。我甚至不敢相信坐在我面前的與那個延伸空洞游離的男孩子是同一個人。

我努力掩飾自己隨他而起的情緒波瀾,沉聲道:“你敢去屏幕前面,在這麼多人面前,大聲說你愛我嗎?”

“有什麼不能?”隨著擲地有聲的回應,他利落地起身朝屏幕走去。凜然得像一個大俠。

他站在屏幕前,也許是因為超人的影像投影在了他的身上,他的聲音突然變得好大,使一切喧雜的配樂都黯然失色。

他大喊:“申秋,我愛你!”

他用手指向我的位置:“你聽好了,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會比楚雪更愛申秋!”

……

我不知道他喊了多久,直喊得超人從激鬥到昏迷再到醒來。

我不知道他喊了多久,直喊道觀眾從叫罵到安靜再到鼓掌。

我不知道他喊了多久,直喊道嗓音從清脆到嘶啞再到聲嘶力竭。

我不知道他喊了多久,直喊道最後保安強行介入,把他拉下前台……

 

那是我盼望已久的場面,多少次我在夢境裡見到,幾回回我在腦海虛構。

 

他被保安拖著還在反反复复地大叫,不顧及周圍或是惱火或是輕屑的目光:“申秋,你聽到了嗎?給我一個回應!”

知道他在顛簸的腳步中目光始終定定地追尋著我的方向,我緩緩地起身,眼角是止不住的淚,卻在唇邊刻意勾抹出一縷笑。轉身向門外走去,丟開這荒唐的一場塵囂。乾脆徹底,永不回頭。身後的楚雪,他是會氣得跳腳,還是難以置信地睜大了本就很大的眼睛?我並不想求證。

“那與我又有什麼關係呢?”低低地呢喃,對自己說,也對身後的楚雪說。

既然,我愛你,與你無關;自然,你愛抑或不去愛我,與我無關。

那與我又有什麼關係呢?此語一出,白瑞德離開了深愛的斯佳莉。

那與我又有什麼關係呢?此語一出,我理應揮別了生命中的初雪。

 

扯下系在脖頸的潔白如雪的絲巾丟到風中,丹紅如楓的連身裙依舊甚至愈加耀眼。

 

    深秋終究應該與紅楓為伴,因為紅楓可以給她絢爛。

深秋終究不應與初雪為伴,因為初雪只能給她嚴寒。

 

超人,不管你是否想歸來,路易斯已經為人婦為人母。

楚雪,不管你是否想歸來,我的生命中已經有了對洪楓的許諾和……

和報復你的決心。

承認自己陰暗的想法也無所謂,就是報復。儘管依然愛你。

 

幾欲揮刀斬情絲,

可是,能斷的又怎麼是情呢?

冤冤相報何時了,

可是,能了的又怎麼是緣呢?

和夢一起飛翔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