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未分類
2014/10/29

於漂泊的路上,我們收獲著屬於自己的精彩與感悟

於茫茫人海中,我們攜手煙火,浪跡人間。輾轉漂泊的路,總是醞釀著太多的酸甜苦辣,以致於我們往往迷失了自己。曾經的那壹顆顆如琉璃般透明的心,不知何時,就會成為靈魂的碎片。即便拼湊完整,那壹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疤,依舊赧然提醒著我們,那不堪回首的過去,還有未知而迷茫的將來。
漂泊的路,該怎麽走?我想,這是每壹個人,用畢生的精力來孜孜不倦的追求的終極問題吧?
繼續閱讀
2014/08/15

我們永不分離

十五歲是花的年齡,也是叛逆的年齡!
十五歲那年,我看發現,我看的電視劇,竟然有小說改變過來的。我發生了壹個念想,我要當壹個小說家。因為年齡,財務 公司所以我在網上發文。
我聽他們說紅袖添香這個網站不錯,我也有壹個好朋友在這裏寫文章。我也想來,可是,這樣的大網站,不是應該有很多人嗎?有很多實力強悍的寫手嗎?我去了,真的可以受到歡迎嗎?我開始慢慢的向後退。
那是,我正巧加入了壹個小說群,裏面都是寫手和看客。
我在群裏,看見了不少網站的實力編輯。
繼續閱讀
2014/06/25

我知道,我等到了


繼續閱讀
2014/05/29

妳的壹笑,我的世界


繼續閱讀
2014/05/23

还好,有你在身边

又是壹年五月,五月的陽光很明媚,很美好。坐在教室的我看著窗外的藍天,聽著窗外樹上的蟬鳴。妳在我對面趴著課桌睡覺。我底下頭靠近妳的臉。不禁意間用自己的指尖輕輕地劃過妳的鼻梁。妳的鼻梁很挺,睫毛很長。

妳突然間醒來,擡起頭。我楞了,我們的臉就相差那麽幾公分。妳那性感的薄唇輕輕地吻在我的嘴上。只是輕輕的壹個吻雪纖瘦黑店,但在吻下去的那壹刻起,時間像是停止了壹樣。隨之而來的是妳和我的回憶像潮水般湧現。

我是在大壹的時候認識妳。那時候新生報到,剛好又下雨。而我只能和我壹大堆的行李躲雨,妳剛好經過,給了我壹把傘就走了。但我並沒有因此而感激妳,覺得妳還不如幫我把行李搬回宿舍來得實在呢呢。


繼續閱讀
2014/05/08

邵伯親手種植的树


不徐不疾,我們漫步在邵伯的老街上。從邵伯船閘邊上,我們拐進了壹條幽幽的小路。這裏,有邵伯烈士陵園。因為有人說這裏有壹座著名的大皇廟,我們想看看。找到了烈士陵園,卻沒有了廟。大皇廟只是個地址。出陵園,很近處就有壹座橋,壹座名叫滾水橋、造型獨特的橋。這是壹座坐落在古運河上的橋。今天的運河兩岸,打扮的花枝招展。開滿黃花的鳶尾,連水裏的倒影都是俏生生的。
繼續閱讀
2014/04/28

這種草就是“虞美草”


繼續閱讀
2014/03/24

表妹的婚禮


繼續閱讀
2014/03/12

一个好的习惯,真的可以让人收获很多,甚至改变一个人。

养成习惯难不难,也许你认为有点难,但是只要你把坡度设置得小点,要求少点,那基本都不会太难的。比如你每天发30条信息,一天24小时,也只拿出半个小时。
比如你每天练习一个小时的钢琴,24小时也只拿出一个小时。
 
繼續閱讀
2014/02/28

人這壹生,學習可算是最愜意的事情了

​ 過年兒子沒有回來,不是沒有機會。是兒子說他剛去了新單位,頭壹年過春節,他就把機會讓給別人了。我心裏很高興,不是不想兒子回來,而是在我覺來剛從大學走進社會,送給我的就是這樣的人生味道,心裏怎麽會不舒服呢。
繼續閱讀
2014/02/06

妳們為妳們自己代言


繼續閱讀
2014/01/23

生命的盡頭是杯平淡的白開水

​ 生命的盡頭是杯平淡的白開水,看似無味,實則酸甜苦辣,俱已陳雜,壹切都如白色的堿漬,沈於杯底……
繼續閱讀
2014/01/16
2013/11/14

記憶中,那點點星光

記憶中,那點點星光
繼續閱讀
2013/08/13

微不足道的美麗

微不足道的美麗
繼續閱讀
2013/07/31

​做夏季最鮮豔的花


繼續閱讀
2013/07/25

相約

相約
繼續閱讀
2013/07/19

有關六月的日子


繼續閱讀
2013/07/04

四月關於木棉的記憶


繼續閱讀
2013/06/19

走路帶給我的啟示


繼續閱讀
2013/06/06

唯願今生能成彼此眷念


唯願今生能成彼此眷念
繼續閱讀
2013/04/12

這守候、這思念,還該不該繼續?


繼續閱讀
2013/01/22

愛意,像一眼泉

愛意,像一眼泉
繼續閱讀
2012/11/27

青春的另外一個名字叫徒勞


繼續閱讀
2012/11/20

那扇窗後面的舞姿

就像被雪凍住的身影,懵懂的站在街角,在這風里瑟瑟發抖,路燈下你的影子拉的很長,看見你轉身的時候雪花飄落的影像,我瞬間喜歡上你的影子。
我慢慢的向前伸手觸摸到眼前的窗,擦掉污垢我更加清晰看見路燈下的你也伸出了雙手,彷彿你看見了我正在跟我微笑,可是一瞬間你轉身漂亮的跨步,原來!你在跳舞!我收起那一絲頑皮的笑容認真的看著你飛舞的身姿,你自然下蹲,華麗的站起又敏捷的轉身,在那一瞬間我似乎也在跟你跳舞飛揚,我願做你的影子陪你在燈光下起舞。於是我不斷的練習你剛剛的動作,練著練著,我突然愛上了我自己的影子,因為你不在身邊時它陪著我。所以我明白為什麼你一直都不肯跟你的好朋友出來,而選擇獨自一人在那寒風中顫顫發抖;我知道你喜歡影子跟你在一起的感覺,就像我喜歡跟影子跳舞一樣家務助理
我停下腳步推開窗,不小心將燈光反射到你的臉上,我看到了你那張醜陋不堪的臉龐,頓時一驚,但隨即我又開始微笑,因為我們都一樣,我揮了揮手卻讓你驚魂未定,倉惶的逃走了;我明白我似乎嚇到你了!原來你一直一個人的原因是你有那醜陋不堪的面容,但是你在燈光下是美麗的,為何要逃走,我跟你一樣有著醜陋的面容,但我喜歡在燈光下起舞的感覺,喜歡我跳舞時的身姿,其實你也有讓自己自豪的東西,我喜歡你舞蹈,喜歡你在燈光下的影子,那麼絢麗,所以你不必逃走鋁窗
關上窗彷彿又看到你在翩翩起舞的樣子,那麼投入那麼深沉,對不起我嚇到你了。我愛上了你跳舞時的身影,想起就勾起嘴角的弧度,卻不見你的身影,唯有我單薄的身影佇立在風中,佇立在你原來站的地方。我練習著你剛剛的舞姿,我明白你也會在某個角落看著我,所以我笑著,天真的笑著,然後越跳越快,最後一曲落幕,大汗淋漓的我站在燈光下滿足的微笑,自信的謝幕,你!看到了嗎?我!希望你可以跟我一樣,雖然不漂亮但是我們也有資格自豪,你!聽到了嗎?

繼續閱讀
2012/11/20

午休後的第一堂課


繼續閱讀
2012/11/16

看看曾經的我們

看看曾經的我們
繼續閱讀
2012/11/07

因其自然而推之

 因其自然而推之
繼續閱讀
2012/10/10

幻想著。只是幻想著

幻想著。只是幻想著
繼續閱讀
2012/10/06

雪蓮花

 她是他心中的雪蓮花
   東方從高原采風帶回了大量的錄影、照片和繪畫,一炮打響,不但深得深圳市民的好評,還引起了藝術界的廣泛關注,而海內外的畫商也包圍了他。
   他給小卓瑪寄去了20000元錢,但3個月後,錢又被退回來了,因為“地址不詳,查無此人”。東方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返回那個峽谷,芳草依舊,湖水依舊,卻杳無人蹤。他包了一輛車,把附近幾百里都搜尋了一遍,仍是沒有收穫。卓瑪一家,還有藏醫強巴,這曾經活生生的一切都消失得無影無蹤!東方想,莫非是他在做了一個夢?可右腿分明還在隱隱作痛啊!
   東方頹廢地回到了深圳,時光在忙碌中流逝著,雖然身處的環境燈紅酒綠、美女如雲,但東方忘不了西藏,忘不了卓瑪,他們是高原上無價之寶啊!他每年進藏一至兩次,他轉遍了所有藏人居住區,但是他再也沒找到卓瑪hair care!
   轉眼,東方滿30歲了,父母、戰友都為東方的婚事著急,他也渴望愛情,但他需要的是既噴著熱血又透明得像水晶一樣的愛啊!
   他多次夢裏回到卓瑪的家,看到小卓瑪臉上那一對酒窩。他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拿出卓瑪送他的犛牛皮錢包,耳邊似乎響起了卓瑪的聲音:“阿哥,這裏是5000元錢,給你買回深圳的……”
   東方曾到過北京西四珠寶一條街,在那兒他看到到一串西藏的人造珊瑚項鏈,價格竟高達數萬元,小卓瑪的那串是天然的,且傳上了百年,為了救他,她10000元就將這傳家寶脫手了!他突然頓悟:小卓瑪那樣的姑娘才是他的所愛呀!因為她美得象雪山女神,而她的真情又像火紅的珊瑚珠無價可估!他的戀愛一直不順,就是因為卓瑪藏在他心靈的最深處啊!他祈禱著:卓瑪啊,你快快長大吧,等你長大了,我一定娶你回家Crystal gifts!
   不遠萬里,追尋真愛
   東方又開始了騎摩托車進藏的人生之旅。他對那片神秘的雪域高原,對那裏純樸善良的人們有說不盡的愛。卓瑪那有著一動人酒窩的美麗臉龐,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清晰地刻在東方的心裏,他就是用盡一生的時間,也要找到卓瑪!
   一次次的西藏之行和對卓瑪的思念,給東方的藝術生命注入了巨大的能量,他在藝術上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然而,他還是沒有找到卓瑪。他只有把整個西藏都當成了他的愛人。他在進藏的路上沿途收養藏族孤兒,成了17個藏族孩子的爸,他負擔了他們讀書生活的一切費用。
   2003年初秋的一天,東方到西藏大學去看一位朋友,恰逢學校開學,同學們載歌載舞,熱鬧非凡。在群舞的姑娘中,東方發現了一個盛裝的藏族女孩,她舞姿輕盈似曾見過!擠到細看,姑娘長著一張秀氣的圓臉,蘋果一樣紅潤,眼睛黑亮黑亮,面頰上一對酒窩若隱若現,……東方激動地大喊:“卓瑪!卓瑪!姑娘卻沒有反應,待他擠進舞場,姑娘巳像一陣清風般消失了……
   是啊,自認識卓瑪至今,巳是數年過去,卓瑪到了讀大學的年齡了!冥冥之中一個聲音提醒東方:卓瑪可能上大學了!於是已經是35歲的東方,決定自費進入西藏大學學習藏語,以便以後更好地與卓瑪和藏族親人們交流。他想也許哪一天,會在這裏碰上卓瑪。
   入學數日後的一個晚上,東方坐進了八角街的一個咖啡廳裏,一邊看著小卓瑪送他的錢包,一邊垂淚。突然一陣笑聲傳來,一群女大學生擁進咖啡廳:她們是來給朋友過生日的。一個姑娘輕輕走近他:“哥,能換張桌子坐嗎?”他一抬頭,只見一個身材苗條、黑髮披肩、穿一身絳紅色牛仔套裝的年輕姑娘站在身邊。如果不是她雙頰上的紅潮說明了高原人的身份,誰也不能將她和大都市的時尚青年分開。她精巧的圓臉、黑亮的眼睛、閃動的酒窩……她不就是那天自己錯認為小卓瑪的女孩嗎?東方不敢造次,只說:“你能幫我找一個人嗎?她叫普布卓瑪……”姑娘卻看見了他的皮錢包,一把抓在手中細看,又把東方仔仔細細打量一番,失聲喊道:“哥!東方!真的是你!真沒想到,會在這裏碰上了你!”東方疑惑地問:“你是……”姑娘說:“我是小卓瑪呀!那年你在我家養過傷。”突如其來的巨大幸福讓東方險些暈倒:他不敢相信,這個時尚的女孩就是當年那個純樸又羞澀的小卓瑪防止脫髮
   女孩拿出了一個小夾子遞給他,那是一本退伍軍人證,扉頁上是東方的照片和名字。這是東方當年留下的信物,她一直隨身帶著,果真是她——普布卓瑪!東方刹那間有種歷經萬難,終到“西天”的激動,他趴在桌上放聲痛哭!

 


繼續閱讀
1 2 3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