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7/04

四月關於木棉的記憶



公園裡的木棉開了,如血般鮮豔。

木棉花花瓣質地很厚重,摸起來像羊皮,靜悄悄的以一抹奪目的紅讓人傾心。褐色的略帶滄桑的樹皮伴著一樹繁花,曾璧山中學校園傳真刻滿了密密麻麻歲月的痕跡,在四月十一日的小雨裡獨自撐起一片天空。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木棉花。舒婷有一首《致橡樹》,裡面記憶最深刻的句子就是:“我必須是你身邊的一株木棉/以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緊握在地下/葉,相觸在雲裡。”我曾經憑藉這首詩的描繪去想像木棉的樣子,孤陋寡聞的我無法想到它居然開出如此絢麗的花朵。它的花瓣大片大片的在天空暈染開來,極盡張揚之勢,一支一支絕色傾城。那是一個國度,一懷憂傷,一次醒不了又夢不深的魂牽夢繞。

木棉的美麗附於四月多雨的幽暗,纏綿而修長,妖嬈明媚的讓人窒息。

我摘下一支想要拿回家裡,想像著剔透晶瑩的細瓶將一抹絢麗溫婉的紅黃擎起,描畫著關於往昔與未來的華麗轉角。

旁邊有一片很美麗的湖,由目光點點積郁而成。這裡水色平靜,這裡細波微瀾,歷經幾世而姿容不改。湖邊荷田如畫,如畫般委婉,它們安靜的生長在深深淺淺的水中。岸邊是高低起伏的山丘,木棉在山丘上繁華為一片汪洋。花瓣上有歲月腐蝕的痕跡,精細而流暢的線條,濃濃的色調,負荷著重重的往事和傳說。

木棉很美,不染風塵,那些世事紛爭打擾不了它們。它們將喧囂隱忍成沉默的哀傷,將妖嬈的絢麗掩飾成了粉白色的貞靜,一切遠離了現實瑣碎,曾璧山中學變得不再那麼尖刻。小路深深,深入每一個隱秘纏綿的故事裡。不能深究,那些細枝末節是綻放在滄桑俗塵中的花瓣,一層層開放又一層層落敗,輕輕一點碰觸,便飄落成為滿地灰燼。

隱忍和妖嬈是木棉的性格。

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家了。我邁出最後一步時驀然回首,漫山爛漫,誰的憂傷畫一筆水遠山長。

關鍵字: 華麗 故事 校園 傳說

走路帶給我的啟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有關六月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