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9/28

想念的是親人

想念的是親人
在我很小的時候,每逢中秋,除了市場上買到的稀罕物月餅,母親都會親自烙糖餅。每次母親都會把花生米炒得香噴噴的,然後搗碎成粉末狀,加很多紅砂糖在一起攪拌。記憶深處總能想起,母親用手捏一團拌好的紅砂糖花生粉末放進我的嘴裏,沙沙的,甜甜的,香噴噴的。那是我,這一輩子都不能忘卻的美好psychologist.counselinghk.com

母親,總是笑呵呵的,她把麵粉發酵出來的麵團用力的揣揉之後,揪下一團面揉搓著,做成一個圓球的形狀,再用大拇指俺一個窩窩把紅砂糖香花生粉末包進去合起來,用手不停拍打著,做成平面圓形的糖餅胚子。母親的動作一氣呵成,總是那麼嫺熟。我總是呆在一旁看著笑著,心裏癢癢的,想學母親的樣子試試。但是,母親從來都不破例讓我玩麵團,她說最不能浪費的就是糧食。所以,從小母親就給我灌輸了一個很好的概念,浪費糧食是不好的行為。母親把做成圓形的半成品糖餅放在蓜子上,(蓜子是我們老家一種篾籤子編織出來的一種圓形的廚房用具,在上面撒上一層面,可以放麵食,不至於讓軟和的麵食黏住拿不起來家務助理

比如放手擀麵條,放餃子,放未蒸熟的包子饅頭這些麵食。然後捧著蓜子,把上面的麵食下鍋,後者上蒸鍋。)再把蓜子上的糖餅一個一個沾了點水後小心翼翼地放在大口鍋裏的邊緣上,然後她自己再去灶台後面添加柴禾。鍋貼糖餅需要很好的技巧,因為不放油,只是沾一點水貼在鍋裏的邊上,火大了,就糊了,火小了容易讓面成了死面,吃起來感覺就像沒熟那樣瓷實,不夠泡發,不夠泡擼。所以,每次做糖餅,母親都要親自從灶前忙到灶後,不需要任何人幫忙防脫髮

有的時候,父親會說母親:“那麼麻煩,就不要弄了,現在什麼買不到啊。”但是母親在弄吃的方面和父親的意見是不統一的。母親說:“一輩子圖個什麼,還不是為了孩子。只要孩子們喜歡吃,我不怕麻煩,你怕麻煩你別吃。”每每這個時候,全家人都會笑各种comelow姊妹裙的推薦

我們家有個至今保留好的習慣,小時候,我們在吃飯的時候,長輩不到不動筷子,人到齊了都會首先給奶奶和父親母親拿吃的。這個當時對我來說很榮耀的舉動,一般都是哥哥姐姐們率先幹了。當哥哥姐姐看到父親吃完一個糖餅,搶著給父親遞糖餅的時候。母親就開玩笑說:“你不是說麻煩嗎,還吃那麼多。”每每這個時候,父親就欣然接過糖餅說:“好吃,才要多吃一個。”然後,全家都笑了mortgage loan

在我的記憶力,母親會做的東西很多很多,逢年過節,她會弄很多吃的。她會炸饊子,會炸油條,會炸小面果子,麻花,還有油炸小丸子等她都會。記得有一次父親到省城開會,他帶上母親,他們下榻的賓館剛好離我工作的電視臺僅僅隔了一條河。我那幾天做完節目就會急匆匆走出電視臺的大門,步行走過環城河的大橋,走幾分鐘就到了父親他們下榻的賓館。父親去開會了,我就陪著母親。我和母親一起看一個下午電視上教廚藝的節目,母親看的很認真。其中一個用茄子夾肉末油炸出來的菜,母親一看就說這個簡單,她記住了。等到父親開完會,我陪著父親母親一起回到老家,母親就迫不及待地嘗試著做她學會的那道菜雪纖瘦

說是菜,我倒是覺得像極了一個有趣的小吃。茄子上裹著麵粉,油炸出來後金黃色的,酷似漢堡。看著我的外甥和小侄女們吃的很開心,母親笑著對我的侄女說,這是我跟你老爺在電視上學來的。(這裏說明一下,我們那裏方言,侄子侄女管最小的一個叔叔叫老爺。)這個時候,父親沒有說母親不怕麻煩,看著孩子們吃得那麼香,父親和母親都會欣慰的笑著雪纖瘦見工成功

關鍵字: 節目 全家

琴簫蓮池醉夕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雪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