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7/25

一顆懸掛的心總算放下了

一顆懸掛的心總算放下了

珍秋正在聽課,容納幾百人的教室裡鴉雀無聲,有的伏案入睡,有的在擺弄手機,有的在東張西望。她把手機設置了靜音,在漫不經心地聽著教授的講解,心裡裝著孩子、朋友,家事、公事一起在腦海裡翻滾。好在這次培訓不需要考試,只要人坐在這裡,足時聽課規定的課時就行了。所以她人在曹營心在漢,近期的一幕幕湧上心頭,像電影一樣在眼前俘現。一會兒發個信息,一會兒把思緒伸向遠方,恩恩怨怨、是是非非都湧上心頭。

心思不由自主地轉到孩子身上,因孩子假期,她與孩子一同來了,一者讓孩子玩玩,二者可以藉此機會多陪伴陪伴孩子。飯後,她與孩子分手,孩子說要去一個繁華地帶的品牌店購物。她也就只好帶著牽掛的目光,與孩子分手了。兩小時後,她給孩子發了一個信息,等候一段時間,沒有回音。她又給孩子發了個信息,已近中午,仍沒有回复。這時靜秋有些焦急了,按慣例,孩子應該給回一個簡短的回复,以讓媽媽知道他的去向。可是一上午孩子音訊皆無,珍秋有些坐不住了,像熱鍋上的螞蟻,本來還能間或聽進些老師講的內容,此時已無心去聆聽了。拔通孩子的電話,在這種場合又不太適合接聽電話。外面的天已下起了中雨,這使珍秋更牽掛孩子了,孩子一沒有帶任何雨具,二孩子身上還有一筆數額不小的款項(當然是持卡)。

終於等到了下課,珍秋迫不及等地拔通了孩子的電話,話機里傳出的是“您拔打的電話已關機”,這時珍秋一下子“猛”了,怎麼會關機了呢,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手機一直在充電呀,珍秋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又一次次地連續拔打孩子的手機號,十幾次的重拔傳出的聲音是相同的,“您拔打的電話已關機”。這時,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雖然手中持著朋友借給的一把傘,但她已沒有心思撐起傘,任憑雨水澆在身上,她已失去了感知,眼前一片空白,腳步不知往哪個方向挪動,隨著人流湧向了食堂,她的心已不在這兒,匆忙吃了幾口,冒著大雨回到了賓館,收拾東西,辦理退房,她要立刻去孩子說的那個地方去找。並與同室的人講述孩子的事兒,一副急切地目光,同室的人告訴她,也許是孩子在的地方沒有信號,她立刻就問,如果沒有信號,提示應為“無法接通”,是不是不應是“您拔打的電話已關機”的提示呀,同室的人不敢肯定地說,應該是吧。

珍秋急切地與同事交待了幾句,頂著大雨就走出了校門。出門後,她具體的不知應乘座哪路車,只知道前方有個公交站。因為這是一個大都市,雖然她來過幾次,但是只去過幾個著名的景點,對這裡的道路交通不是很熟悉。她只能先到公交站,然後再問吧;如果選擇乘座出租車吧,她的腦海裡又閃出費用太大的概念。腳步不由自地挪向公交站,到了公交站,問了幾個人,大都不清楚(因為在這個大都市裡,在這個雨天在路上大多是外地人)。她焦急地張望著,這時一輛公交車進站,司機招呼這輛車到那兒,珍秋一停,這不正是自己要去的地方嗎,她連忙上車,為了把握,她又向司機確認了一下,然後一個包挎在胳膊上、一個包手提著,傾斜地站在車箱裡。腦海里波濤翻滾,在想孩子是不是在購物付款時,讓壞人給劫持了,孩子又因愛護錢財,與對方搏鬥了,現在正關在一個黑屋裡被人拷打呢,血流滿面,在無助地受折磨呀!想到這兒,她的心像被撕裂了一般,一陣劇疼。她這個後悔呀,當初不把孩子帶來好了,為什麼讓孩子自己持那麼多錢去購物呀,都願自己大意,寧可不聽課,陪著孩子去呀。一會兒又想,如果到了那裡,找不到孩子怎麼辦,那就去附近的派出所報案吧,如果那樣,自己還能支撐住嗎,怎麼告訴家人,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自己又投向何方?細想還有幾個親屬和同事,只有告訴他們,讓他們幫助了,她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沒想到早與孩子分手,再也……她不敢往下想了……

關鍵字: 報案 派出所 都市 地方

人的祝福與幸福而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在天堂快樂的生活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