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4/03

清明節我的淚在流

正構思著清明如何調整工作,錶甴粄茬為父親去掃墓,突然手機鈴聲響起,是小妹,轉告母親意思,緣於家鄉修路車輛常常堵塞,清明就別回去上墳了。關閉手機,靜靜地坐在辦公桌前,是省了一事可以安心工作的欣慰?還是不能去看望父親心中泛起陣陣遺憾?其實,二者兼有,喜憂參半吧。難道一年一度的清明就這樣毫無意義地放過?不!絕對不能。何不用文字為父親寄去一份思念,以示祭奠之孝?隨之,父親離開工作崗位時的一幕,又像電影一樣在我腦海中浮現。

父親是那年春節後的第八天離去的。年前的那個冬天,帶病一直堅持在自己的工作崗位。全家人知道父親身體已在衰竭,勸他休息下來看病,可父親就是不肯,總是說:“這種病看也無用,還能幹幾天?感覺不行時,我自然就休息了!”在我的記憶中,除了媽做手術爸請過假,我再沒有見爸休息過。尤其現在,他知道自己生命已即將步入終點,他真的不會輕易放下工作的。全家人沒有辦法說服爸,只好隔三叉五地去單位照看,不過,每去一次,都是一次心靈的倍受煎熬。

記得那個星期天的上午,我到單位去看爸。到得宿舍打問,同舍的叔叔們說:“你爸上早班,下午五點才能回來。你去工地看去吧!”我謝過叔叔,拔腿就向工地跑去。

爸的工種是運銷區,在地面上負責井下的各種用料,如石子、??黃沙、料石、水泥、木料等,只要是礦井下用到的材料,都靠他們裝進小礦車運往井下。我一溜煙地跑到工地,鐵礦車一個接一個穿梭不息,零零星星的裝車工人分佈在各種原料周圍。我從那一個個衣著相同的工人身上用心地辨認著爸,可怎麼也沒找到爸的影子。於是,我跑到一位叔叔跟前,還沒等我開口,他便對我說:“看你爸來了吧?快去吧,他就在那堆黃沙後面。”我送叔叔一個微笑,擺擺手直奔那沙堆……

沙堆旁,果然是爸。佈滿皺紋的臉上,覆蓋著一層厚厚的塵土,蜷縮的身子顯得那樣弱不禁風。看到我,一臉驚喜地說:“你來幹什麼?難得休息一天,不是在家好好歇著!快過來讓爸看看,剛參加工作,還不適應吧?”對爸的話,我一句也沒能回答,拼命地將就要奪眶而出的眼淚一個勁地往肚裡咽。爸以為我一聲不啃板著面孔是餓了,隨手從身旁的小包裡掏出兩個燒餅:“一定餓了,快先吃點,下班後回食堂好好給你買著吃!”我接過那兩個燒餅,細細端詳,原來的模樣已經被火烤得面目全非,拿在手中,似乎硬得像久旱的河岸上太陽曬起的泥餅。正看著,為我指路的那位叔過來了,指指我手中的燒餅道:“唉,你爸多可憐,只能勉強吃點這硬硬的東西了,你說這人是鐵,飯是鋼呀,吃不進東西,怎麼能頂得住,可你爸照樣一天不休息!”儘管爸不住地給叔叔遞眼色,意思不要對我說這些,可叔叔哪在意爸的暗示,一股作氣說出了爸吃飯時的痛苦讓人慘不忍睹。叔叔的話再也沒能讓我將眼淚倒流回肚裡,緊緊地攥著那兩個燒餅,徹底地抽咽開來,淚水不停地滴在那兩個燒餅上,爸接過燒餅,輕輕地用紙包好裝進小包,拉住我:“別這樣,你已是大人了,讓人見了多不好!”正說著,過來一個小礦車,爸拿起鐵鍁正要裝車,叔叔奪過鐵鍁:“老王呀,你快領孩子回去好好吃點飯,你也好好休息休息!”

爸帶我回到宿舍,洗了澡,到職工食堂買下一大堆昂貴飯菜,讓我全都吃進肚裡,我不敢讓爸吃,因為我明明知道爸根本吃不下那些東西,那樣會讓爸更難過。可當時的我,哪有餓的感覺,心中唯一的奢望,就是我們父女倆能坐在一起高高興興地再共進一頓美餐。爸把筷子遞我手中,坐在身旁,還有意逗我開心:“記著小時和你哥爭著吃東西吧,為半碗白面揪片,你媽還打你哥一個大血口,現在沒人和你搶,都是你一人的,加勁吃啊!”為了讓爸開心,我盡力用筷子夾菜,可那飯菜就如同鐵塊似的,怎麼也送不到嘴邊。爸見我逗而不樂,便又來一招:“工人們就要下班來吃飯了,大家來了看到你哭哭啼啼的,還不讓人笑話,快好好吃!”爸知道這是他最後一次為女兒買飯吃,希望能看到女兒美美地飽食一頓,我也知道,這是人生享受爸最後一次美餐,也希望自己能開開心心地吃下這頓飽含親情、飽含深愛的美味,可不聽話的眼淚來了去,去了來,活脫脫一個小淚人,爸無奈,長長地嘆口氣:“不想吃就別吃了,我們回去吧!”

走出食堂,我抬頭看看爸,內心深處的痛苦編織而成的苦笑,顯得那樣笨拙。我不帶任何商量的口氣對爸說:“爸,今天我們一起回家,這班咱是說什麼都不上了!”爸坦然地說:“你這孩子,說不上就不上,不請假不等領導批准就是曠工,再說了,我的身體還可以支撐的,我先把你送上車,回去告訴你媽和你哥,說我沒事的,不要讓他們惦記總往這兒跑!”

一路沉默,一路酸楚,一路流淚,爸把我送上??返家的公交,我沒有和爸再見,爸也沒有再安慰我什麼,只是神情專注地盯著我,擔心在瞬間裡我被車上那湧動的人群淹沒。汽車緩緩啟動,漸漸走遠,淚眼朦朧中,我看著爸那枯瘦但高大的身影一直沒有移動,兩眼直愣愣地望著我遠去的方向……

回家後,在一片傷痛悲淒中,我把去看爸的故事講給大家,哥當即決斷,第二天去接爸回家看病。

也許是我去看爸的點點滴滴激活了爸想活下去的慾望,一向不離工作崗位、一向不去看醫生的爸,還竟被哥帶回了家,從此,爸踏上了生命盡頭最後兩個月的看病旅程……




七班那堂雷人的語文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吹過一晚的春風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