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2/10

這個夢醒十分

這幾天我心情很低落,太多的無奈與哀傷讓我沉默無語,無人可傾訴所有的傷痛積壓心底,沒有眼淚的哭泣痛徹心肺。
打理老公上班後,關掉所有房間的燈籠,箹僜湜我又上床蒙著被懶的起床,昏昏沉沉又進入了夢鄉,夢中我發現房間一角有一個鏽跡斑斑沾滿灰塵的行李箱,喊來老公找到鑰匙卻怎麼也打不開,在我使勁用力時,箱子忽然自己開了,那一瞬間嚇我一跳有一隻怪獸躺在裡面,只所以稱它為怪獸,是因為我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動物,彷彿是我打擾了它的安寧它慢慢掙開眼睛,很安祥看了我一眼抖抖翅膀飛走了,當我準備拎箱子時,又有一隻青蛙從箱子裡嘣出來也看了我一眼順著怪獸的方向直奔而去,這時箱子裡還有很多蜆子和海虹,我把蜆子和海虹一起倒進海裡了,老公跟在我後面往家走包裝設計!
夢醒了,我在想夢裡的情景,那怪獸那青蛙那麼多蜆子海虹,都看了看我朝一個方向走了,這個夢要預告我什麼?是在告訴我該走的終歸要走嗎?連鎖在箱子裡的都飛走了……想著想著我心黯然落淚,是呀,一切都擺在我眼前,只是我不願接受而矣,捨不得放下,沒有勇氣揮手,讓自己在柩困裡掙扎,將自己梱裹著等待死亡的途中裝修工程!
真的太多的傷痛不想再說什麼,真的不想……
起床,簡單嗽洗後去了趟超市,回來的路上接到哥哥發了的短信,見到短信,緩解了心情,回到家裡開始清理冰箱,拖來一把倚子,卻沒有站穩砰的一聲人與椅子手中物品騰空而落,身體左側與椅子重重碰撞在一起,一陣刺心的痛,一陣眩昏,我用右手摀住左側摒著呼吸,一動也不敢動坐在地上,眼淚劃落一地,我真的覺得自己好可憐貨van!
大約十多分鐘後我挪開倚子捂著左側很吃力站起來,撥通老公電話,他卻在瓦房店購買設備,他讓我求救於夏荷或打120,我沒有,放下電話我躺在床上蒙著被哭了,此時我不知道是傷痛還是心痛……
哭過後我摀著左側,一個人去了醫院,醫生做了檢查後拍了片,還有沒有傷到骨頭只傷到了軟骨,三天后還要拍片,在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很多,即便今天傷到了骨頭慢慢還可以恢復,而傷到心裡卻終生難一癒合。


我在路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偷看了老公的聊天記錄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