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1/09

見識的都是北方的景色

年輕時做過一次夢,夢到一個從未去過的地方,綠綠的山坡,綠綠的湖泊,綠綠的樹木那綠是從未見過的,不是翠綠,不是碧綠,不是橄欖綠,不是青綠,也不是深綠……那綠的呀,嫩嫩的、鮮鮮的、油油的,綠得令人著迷,令人心醉。

那時候,我最遠只去過北京,見識的都是北方的景色,從沒到過南方,昜扆匼從沒見過夢中的情景,不知怎的就杜撰出這般美麗的夢境。

1983年秋末冬初,我去廣州出差。辦完公事後,在準備返回的前一天,我循著市內交通圖獨自摸到越秀公園。記不得是從哪個門進去的,在林間甬道繞來繞去,就走到了一片池水旁。那是一片被石埂圈起來分割於一個淺湖的一部分的水泊,水基本上不怎麼流動,就像溫和而寧靜的天氣一樣,靜謐地躺在藍天綠樹之下。這池綠水一下就抓住了我的眼睛,我驚喜地跑到她的身前,貪婪地打量著她。分明是第一次來,卻似曾相識。噢,我想起來了,想起了曾經的夢。就是啊,她與夢境絲毫不差,連我從坡上跑下來的細節都一模一樣。

池邊是一塊平整的開闊地,草萋萋,花芬芳,只有稀少的幾個人在池邊嬉戲。我靜坐在池塘邊的石埂上,垂著眼簾與池塘對視。池中有荷,大片的荷葉是碧綠的;池中還有浮萍,輕薄的萍葉是淺綠的;池中還有魚,是五顏六色的;池邊的樹木雖然在歲末時節仍然身披綠意,畢竟失去了黃金時期的盎然生機;獨有這水,猶如少女般的清麗與靦腆。這油汪汪的嫩綠的水呀,儘管有足以讓人意動神搖的魅力,卻使人不由得靜心屏氣,使人情不自禁地陷入沉思,連思緒都飛不起來了。我就在那兒不換姿勢地坐了小半天,直到時間不允許我再停留。

南國的精巧、靈秀,以這嫩綠的水為極致。後來再去廣州時,去尋找那塊幽地,然而她在哪個方位怎麼也記不得了,我的方向感本來很差,離得時間又久了,怎麼也沒有找到。但那汪奇異的綠水至今還深刻地印在我的記憶力。 無聲迪廳 erhulove

關鍵字: 驚喜 地方 池塘

生活已習慣夢想被麻木←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在池上清園的回憶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