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1/04

生活已習慣夢想被麻木

離職近一個月之久了,儘管有半個月的日子可以待在家裡,重拾曾經的舒適與溫馨,然而依然抑制不住夜深人靜時的內心疲憊與掙扎,細數過往的種種,除了荒誕,除了落寞,除了日復一日年複一年的重複著放大著不知道稱不稱得上的多愁善感,也許只是一味的為賦新詞強說愁,也許只是一味的作繭自縛沉淪荒蕪的靈魂脊椎側彎

秋天的悄悄逼近,無時無刻的不在流露某種的蕭索與淒清,與這些許的間斷的節日的喜慶夾雜在一起,如同太極的陰陽兩面,舗汎苆顯然我是喜陰的物種,也許我上輩子是那不顯眼的苔蘚也未可不知,今生托生成人卻是如此的這般,倒不如前世的自在瀟灑,可憐亦可嘆﹗

曾經以為時間是自然的客觀的流動,如今倒深刻的感覺它是那麼容易的被感知,曾經覺得那樣的工作是一種折磨,燦爛陽光下最昏暗的生活,如今整日整日的對著生硬的鍵盤冰冷的螢幕,才覺得自己簡直像極了燦爛陽光下最無所事事最愚笨的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成了如今這般模樣,突然想起“衝動是魔鬼”這句話,莫非是特地為自己準備的,簡直荒唐的可笑。

愣愣的盯著鐘表上的指標發呆,每每聽到滴答的聲響便不由自主的一驚,似乎真的是當下生活狀態的最好寫照,內心卻是空虛到極致,倘若曾經,或許我早已收拾行囊去遠行,去追尋自己所謂的夢,而如今,我只能這樣的呆呆佇立國際|金價|走勢

一直喜歡的古鎮,做夢都在遊覽賞閱的古鎮,突然間就被現實那樣輕輕的擊碎,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滋味了,大概真的習慣了,抑或麻木了,夢想一旦被現實照進,必將灰飛煙滅,如此而已。

終將一個人在未知的道路摸索爬行,終將要在期待中的未知的黎明下祈求禱告,彷彿是命中的注定,宿命而已燙畫

依舊的百無聊賴,依舊的頭疼欲裂,依舊的不知所措,是該如此的一如既往,還是該義無反顧的另辟蹊徑?外面又下起了淅淅瀝瀝的秋雨,似乎在冥冥之中預示什麼,又似乎只是一場寒冷逼近的前兆,秋葉慘淡秋風寒,秋情惆悵秋人難。


5“步”練出完美體魄←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見識的都是北方的景色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