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10/21

寫關於我和他的事

他說,葉散的時候,你明白歡聚。花謝的時候,你明白青春。給他、慢慢去想。越來越不習慣在公開日記裡寫關於我和他的事。
怕自己覺得自己作、怕看得人覺得我現。
他說︰“寫個日記讓我回去看好么?我現下好困啊﹗都沒地方坐”從我身邊回學校的路上,車窗上應該是凝了一層薄薄的霧氣,街景便在這朦朧中倏忽向後退去,他也跟著它們向後退。他現下坐在回程的車上,等著看我的日記。我的手很涼。
他說︰“把我的外套穿上,外面風大。”他說︰“你把蘋果當西瓜買啊?還敲﹗”他說︰“請我吃飯。”他說︰“走、給你買巧克力。”他說︰“我去洗蘋果。少吃點,會胃酸。”他說︰“你嫁給我吧﹗”
他說︰“挽著我,手放我口袋裡。”
他說︰“我們一起聽張學友的歌吧﹗”
他說︰“你說的是真的么?真的?”
他說︰“對不起,我以為你是認真的。”
他說︰“有喜有悲,才會真的感覺離不開。”
我在豆瓣上看一個個陌生人的來信。8891個陌生人。402組圖片。各個地方,不同的人,不一樣的,都不一樣。我在豆瓣上介紹自己︰“中人之姿。無愛不歡。”
我參加一個活動,“你敢把手機裡第6條短信告訴我們么?”
我拿起手機,前五條都是別人的,第六條偏偏是他︰“嗯嗯嗯,我準備買的。親愛的你要好好的,等我去‧‧‧”我把第6條短信活色生香的打上去‧‧‧‧我內心多愉悅。
他說︰“我院子裡有一個金魚池,裡面有水仙花。每次換水都要跳下去。”我腦袋裡是躍出圖畫的。
下午吹了好多好多風,他說︰“你多像沒家的孩子。”我答︰“是啊,我和你,還沒有家。”有了家,一切才變彩色的。
他說︰“你不戴眼鏡的樣子真好看。你的劉海可以修修了。”
這樣很好。哪怕他說我腿粗。那說明,我們的生活是有煙火味的。有煙火味道了,才是真的在生活。他惹我了。我抱著全家桶暴飲暴食,吃了倆雞腿。他道歉了。我把冰涼冰涼的手,一股腦伸進他脖子脊椎側彎
他說︰“你為什麼不知道送我去車站?”
我怕一個人。在校門口送掉你,轉身回來,宿舍裡就有人意了。可是歸程太長,我的腦袋就容易不瀟灑。
他說︰“下次我還要去那家吃飯,把電腦帶上,一定要呆上一天。”
這讓我怎樣再去路過那些格子間。太“刺眼”。我想,我們應該認認真真做件事。
他說︰“還有一年了,還有一年就可以想什麼時候看你什麼時候看你。”
我想,一年以後,或許會反過來懷念現下。在遠方是一種很詩意的距離。你不知道需要多么冷靜才能像稻草人堅守自己的麥田。你不知道多少堅持能抵制紅塵紛擾,不理睬眉頭鬢上的風情。
他說︰“你不要再看張小嫻了。”不啊,我讀不慣那些必讀書目,讀不了那些文人墨士的社會深思。
張小嫻我也不歡喜。
可是至少讓我懂得,愛情有最高消費,不是每個人都消費得起。我寧可麻痺在這裡。我不想面對面迎著社會。
他說︰“我的書上有一層灰。”
我心裡也灰灰的。你看,我多沒安全啊。他稍微玩會我就覺得沒有未來了。
他說︰“我朋友想見你。”
可是我多不自信啊。我多拒絕接觸啊。
他說︰“你不要哭啊。”
我那麼驕傲。我以為我只要強硬點,你就輸定了。可是,其實我也是在局裡啊。
他說︰“買怡口蓮吧?”
我下午就當喜糖一樣的分了宿舍的人了。你看我多不自禁啊。多需要被祝福啊。他到現下還沒有給我短信。是還沒有到南京吧?可是我的日記已經寫好了。
在等他到達到達站後的短信過程中。愛情已經很老很老了啊。不經意的微笑吧。

關鍵字: 自信 祝福 全家 地方

什麽時候喝中藥不宜送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生理反應上的評價和體驗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