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1/10

一尺的歷史

一尺的歷史
四十二年前,一場浩劫逼近了法門寺。那是一場失去理智而狂熱的烈火,燒向了這座命運多舛的古塔,那場烈火與它距離近得讓人不敢想像:一尺,僅僅一尺。
四十二年前,那個距離卻又在一尺處戛然而止。因為就在這佛家聖地,就在這活佛甘霖浸洗的地方,就在這釋迦牟尼舍利藏放的地方,又一場真正的火燃燒了起來,一個人用生命捍衛住了這僅有的一尺。
法門寺幸運地保住了那個地方,它幾乎是法門寺的靈魂所在——地宮,有著釋迦牟尼舍利的地宮,有著皇家賞賜珍貴信物的地宮,在那個混亂的年代——1966年,逃脫了一劫。
我 們不敢設想,假如那個時代狂熱的分子紅衛兵們發掘出了這個地宮,人類文化歷史上將會有怎樣的缺憾和損失。然而那又是一個怎樣不理智的時代,“破四舊”是那 時的至高主題!中國人自己砸著自己家的寶貝,那種毫不吝惜地砸,毫不猶豫地破壞,謂之是“激進”,在那個時代大力提倡。
讓我們再回過頭來看,這個地宮竟如此幸運,在紅衛兵們在法門寺挖掘的鋤鏟中,在掩埋它的土層僅僅剩一尺的地方,毫髮無傷。 1966年,地宮保存住了,沒有成為那場混亂的政治運動的犧牲品,沒有成為那一場一群十幾歲的紅衛兵導演的鬧劇中的受害者。
因為,有一個人,他把自己的性命,永遠和法門寺燃結在了一起,他把生命燃作了一個火把,獻給了法門寺,獻給了那個具有傳奇性的地宮。
我 們今天所能知道的也就這些:他叫良卿法師,法名永參,河南省偃師縣人,俗名叫戚金銳。不知道今天還有多少人能記著他的名字,但至少法門寺還記著。 1966年紅衛兵大肆挖掘地宮那日,他在法門寺架柴自焚,紅衛兵被他這一舉動嚇得作鳥獸散。他們真的退卻了,丟下了他們在法門寺中無目的地挖向地宮的深 壕。他們不知道,只要再往下挖一尺,地宮就出現了。
良卿,他用他的生命加固了這一尺的距離,使它堅硬如磐石。他穿上參悟者最高禮儀的衣服,把 自己平時燃燈所用的煤油澆到自己身上,在大殿內釋迦牟尼的金像前,劃著了火柴。他在熊熊烈火中微笑。既然無法阻止這些瘋狂的人們向文物,向歷史的進攻,那 就用更為慘烈的方法回敬他們。那一天,正好是農曆六月初五,一個如火的夏日。良卿,他一定不曾忘的。紅衛兵被嚇得目瞪口呆,這種架勢,以生命與鮮血來反 抗,是這群十幾歲的學生不曾見過的。煙塵漫天,黑滾滾的煙塵,法門寺奏響了一支無比悲壯的歌。它不能不再動容,蒼鷹在佛塔上空盤旋,淒厲地鳴叫,不知這是 悲痛的哀鳴,還是頂禮的膜拜……紅衛兵被嚇走了,再也不敢挖掘這處充盈著血與火的地方。後來扶風縣公安局只是將他們挖的深壕掩好,其餘並未追究。
就這樣,地宮終於以一個生命的代價保住了,終於在一場烈火後又可以安心穩睡了!
良 卿當時正好是七十歲,一個古稀老人。他是當時法門寺唯一的和尚,也是法門寺的住持。或許他也知道法門寺曾經的歷史風雲,韓愈,唐憲宗在這片天空中閃過的影 子,儘管他不知道地宮裡的東西可以折算成多少錢。但他知道,法門寺下有寶貝,萬萬是挖不得的,那寶貝有佛性,那寶貝的價值無法估算,而他正好又在烈火中詮 釋了這一點。這個地宮因為他更顯珍貴,因為他,充滿了歷史的厚重,辛酸,還有血腥,一把火,全都說盡了!
1987年,地宮終於被挖掘出來。改革開放後的中國,走過了這麼多年的風雨煙塵,終於走過來了,終於走到了這一天。從此,有了法門寺紀念館,佛骨舍利被極好地保護,一件件珍品終於呈現在人們眼前,沉睡了千年的它們,完好無損。
也許,良卿法師,可以笑了吧。那場火,還熊熊燃燒在人們心裡,四十多年從未止息。法師的事蹟,成為法門寺歷史的一部分,含著血淚的一部分。
法門寺依舊立在藍天之下,滄桑, Team Building, Management Training, Leadership Training, Corporate Training, 管理課程, 企業培訓, 團隊精神日本菜,日本料理, 壽司,刺身, 鮭魚,居酒屋,日本料理放題,天婦羅,日本料理office furniture電腦用品牙齒美容, 深圳牙醫, 牙齒護理,牙齒漂白, 蛀牙, 脫牙, 假牙, 補牙, 洗牙, 箍牙, 鑲牙,滿鋪地毯,Carpet Wood Floor,Carpet Tile,Hand Made Carpet,Wall to Wall Carpet,Custom Made Carpet沉重的歷史在上面一層層凝結


擋不住的似水流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堅持到底的報酬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