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5/29

妳的壹笑,我的世界


枯樹橫七豎八的擺在路上,跟在大哥後面在樹枝間爬上爬下埋頭趕路,南瓜花剛開,黃瓜還是細長,鳥語花香蟬哼哼,綠樹紅花蝶紛紛哦,大哥停了摘片葉子戴頭上,望了望前面那棵高聳的大樹回頭對我說:快到家了,加油加油!我提了提背上的麥粒跟上,可邁了幾步卻發現眼前多了條天塹般的裂谷,楞了,老哥轉了幾圈說前面有個橋,湊前壹看原來是倒伏的枯樹正好搭在兩邊了,立刻上路,媽還等著糧食做飯呢,我前,大哥殿後,爬到對面回頭看,老哥還在中間給我扮鬼臉呢,正要催他,壹塊巨石猛地砸在橋上瘦身公司,大哥抱著橋滾到了谷底,我喊他順著往上爬啊,快看見他的身影時,天色壹暗,湖面般大的臉龐懸在裂谷上空,柱子般的手指中夾著數丈的火炬,氣息翻滾,血盆大口中噴的壹股毒煙吹了我幾個跟頭,頭昏腦漲我紮穩腳步再看,巨人手中的火炬已經伸到了哥的頭上,頭發壹沾即著,大哥慘叫著重落谷底,我奮力向前,不料,數不清的石塊已經落下,峽谷瞬間堆成山峰,大哥的叫聲若隱若現,氣息也已經彌散而漸稀薄,我只能含恨又落魄向家的方向爬去,可我忘了,沒有石塊,巨人還在,雷鳴的哄笑還在耳旁,地震般的腳步還在身後,我爬上大樹,他連根拔起,我躲在山洞,他把山捏在手心,筋疲力盡,恍惚中壹陣劇痛,腿已丟了壹條,我憤怒的擡頭問天究竟要怎樣,蔓延到天際的腳掌已經落到頭上,眼前壹黑,別了碎紙機 ,藍天,白雲,驕陽……
今天去菜地幹活,幹了會兒坐地邊抽煙,無聊著呢,看見兩個螞蟻在亂草地上爬,旱,地上都有縫了,我還納悶螞蟻咋過去時,他們扒著根破草就要走了,嫉妒他們中彩票的運氣,瞅著後面那只螞蟻走到縫中間時,我捏了個石子後仰三分就扔了出去,正中靶心,正得意,下面那螞蟻又從縫裏往上爬,他媽的,我當然不服氣,起身拍屁股湊前,吐了個煙圈,差點把地上那倒黴孩子吹天上去,拿了煙頭,照著溝裏的螞蟻觸角就是壹下,他翻著跟頭就掉下去了,還爬!大爺的,我抓把土就把那縫填了,也算給螞蟻做個墳,幫人幫到底嘛。壹看另壹只,妹的,跑草上?本人魯智深倒拔垂楊柳就把草拔了,鉆土坷垃?大爺肱二頭肌壹用力,粉碎!不過有種!掉地上還不快跑,我眼疾手快,上去就拔了他壹條腿,二蛋的,幹脆不跑了,純屬挑釁!提腿,落腳,44的鴻星爾克不是蓋的,動作是行雲流水壹氣呵成,速度更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如破竹,踩他就跟踩死個螞蟻似的!忙完壹擡頭,哎呦,藍天,白雲,驕陽,今天是個好日子,可壹想時間都讓那破螞蟻浪費完了,大爺的,真他奶奶的委屈……
妳的壹笑,我的世界;我的壹切瑪姬美容,妳壹笑而過。妳的半步,我的天涯而已……

關鍵字: 谷底 世界 肱二頭肌

还好,有你在身边←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知道,我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