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3/24

表妹的婚禮


3月16日,我、老公和兒子壹起慘加了大表妹的婚禮,因為表妹嫁的有點遠,說九點發轎,所以我們順路接了二姐和外甥之後八點多就到了中醫調理身體,除了幾個姨,我們算是親戚中最先到的了,噓寒問暖之後來到了表妹的房間,壹個高高瘦瘦帥氣的男孩站在表妹的房間門口,胸前別著新郎官的花兒,好精神的妹夫,表妹的眼光不錯,暗想著就進了表妹的房間,小表妹也在,還有壹個十分俊俏的小鈕不知是大表妹的同學還是小表妹的同學或者是哪門親戚。兩表妹看見我們十分的興奮,是啊,我們壹晃好多年不見了,表妹們出落的更加俊俏了,真是女大十八變啊。大表妹壹襲白色的婚紗,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精致的五官在塗塗抹抹下也越發的精致了,二表妹和小俊鈕在有壹搭沒壹搭的聊著天,不時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快九點了,大表弟和弟媳婦還沒來,急著照全家像呢,舅舅的電話壹遍又壹遍的催著。姥姥、姥爺在吃飯,同齡的親戚沒來幾個,感覺有點小無聊,屋裏屋外的轉著Whiteboard Trolley。。。。。。壹會兒姨姐姨妹、姨弟壹家子來了,人多了,熱鬧起來了,小孩子們追著趕著,大人們在壹塊家長裏短。在舅舅的又壹次催促下,大表弟帶著他身懷八甲的媳婦急匆匆的趕來了,攝影師忙活起來了,招呼著大家照相兒,說壹會要發轎了。先是姥姥姥爺和舅舅壹家子,咦,不對,那個小俊鈕怎麼也站他們壹起了?是舅舅的幹閨女?不對,舅舅兩兒兩閨女用不著再認幹閨女。偷偷地問身邊的小妹,啊?原來是小表弟的女朋友,OH,My dear,這。。這太好了,小表弟艷福不淺啊,哈哈。。真好!真好!照完了這壹大家子,老媽和三姨、四姨、小姨她們輪番上陣,此時真是歡聲笑語滿堂啊,攝影師忙乎著,老公和妹妹拿著手機也手忙腳亂的,誰不想記下這壹刻呢。DIY home
傷心的壹刻來了,九點多了,表妹在表妹夫的半擁半抱下踩著震耳的鞭炮聲緩緩地向貼著“百年好合”的轎車走去,我們默默的站在門口,舅舅的眼淚出來了,今子也默默的擦著眼角,“海,後天就回來了,我不哭”小表妹說。是啊,我們壹起附和著把舅舅他們擁進了屋裏,姥姥姥爺在屋裏坐著,還有壹些兒時記憶的姑姥姨姥,我們這壹代是認不了那麼多的,在大人們的介紹下壹壹寒暄著,姥姥這時半躺在沙發上,瞇著眼處於半睡眠狀態,別人和她打招呼,她眼皮也不擡壹下,年近九十的姥姥糊塗了,自己的兒女都認不清了,姥姥的妹妹—姨姥在壹邊擦著眼淚,她的侄兒半跪著在喊他,壹說我是**的時候,姥姥的眼淚就慢慢的滑下來了,惹得壹屋子的人跟著掉眼淚。受不了這洋的場景,和屋子裏的人打了招呼,趴在姥姥身邊說了聲“姥姥,我們走了”。舅舅和姨把我們送上了車,這洋壹別,又不知何時才能見面,小表弟的婚禮上?小表妹的婚禮上還是姨弟的婚禮上?因為只有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才能聚到壹起。。。。壹路的心情很沈悶。希望姥姥長命百歲;希望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平安,健康;希望我們有時間長相聚。macallan whisky


一个好的习惯,真的可以让人收获很多,甚至改变一个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這種草就是“虞美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