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2/28

人這壹生,學習可算是最愜意的事情了

​ 過年兒子沒有回來,不是沒有機會。是兒子說他剛去了新單位,頭壹年過春節,他就把機會讓給別人了。我心裏很高興,不是不想兒子回來,而是在我覺來剛從大學走進社會,送給我的就是這樣的人生味道,心裏怎麽會不舒服呢。
過了正月初八兒子就回來了。他坐著高鐵,正巧我們市裏有個高鐵站,所以離得不遠,我也就決定抽空去接他。兒子的讀大學的時候所學的專業好像就是動車。那幾年他從來沒有坐過高鐵。我曾問過他為什麽。兒子很神秘的告訴我說,他們導師說了,中國的高鐵技術絕對沒有問題,可以說是世界壹流。但是管理不行。說到管理,我也就不多說什麽了。因為這東西不像是數理化那麽真理。衡量起來也真的是不好說svenson史雲遜護髮中心
結果兩輛動車追尾了,壹時間鬧得是世界嘩然,我們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後來聽說原因找出來了,是因為上蒼雷電引發的停電,導致了前邊的無辜停車。後邊的車子給追了上來。我當時聽了這樣的原因心裏心裏也只犯嘰咕。動車不可能都在溫室裏跑,既然壹年四季都在外邊,設計的時候怎麽會不考慮雷電的問題呢。再說了,壹條電線,前邊的沒電了,走不動了,後邊的卻還能走。這似乎也不符合電學的什麽觀點定律吧。
有壹次我和兒子通電話,說到既然他是學習動車專業的,而且還是電力,他認為動車的追尾會是因為什麽呢?結果兒子沒有說他的觀點,倒是把我狠狠的調侃了壹番。說雷電是天象,願不願意,它總會發生的。至於說動車追尾,別說技術了,就想想政治就可以了。我當時還納悶,覺得現在的大學生怎麽會這樣呢。父母都不容易,省吃儉用送他們去深造,指望他們將來能有所成就。可現在倒好,學動車專業的兒子,不說業務,卻對我說讓去思考政治。這不是牛頭不對馬嘴嗎?
可後來我明白了,兒子說的沒錯。盡管那件事情不了了之,可是動車還真的就在人們的心裏留下了陰影。我怎麽也沒有想到,兒子上班第壹遭回家,竟然選擇了高鐵。開始我以為他還是要坐飛機的。可他電話裏告訴我說,坐飛機不能報銷,坐火車可以報銷的。看來現在不管是誰,只要是化他自己的鈔票,心裏還總是會心疼的。
抽了壹點時間,我就去了市裏的高鐵站,我想高鐵也算是現代社會裏的高科技東西了,不說和飛機壹樣,但是也不會像是我曾經管過的拖拉機吧。高鐵站好像還沒有完全建設好,很多地方就像是垃圾場。邊運營邊修建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沒有標識,不大的高鐵站,我開著車子轉悠了半天才從壹條不是路的小路走了進去。
迎面有三個門,第壹個門開著,我看有顧客進出,心想這裏應該就算是候車室了。可是剛走進去,就被門口桌子後邊坐著的壹位看去像是警察,可怎麽也沒有找到真警察的那個胸前的小牌子的人給攔住了中醫治療腎虧。問我要身份證和車票。可我也是的,心想也就是來接兒子,就沒有拿身份證。至於說車票就更沒有了,因為我不坐高鐵呀!我說我有駕駛證行嗎?人家連看我壹眼都不看就說,不行。
我說想去廁所,可人家順手壹指說,廣場上有,這裏不能進去。我想也是的,如今的安全是第壹位的。要不然發生了像過年的時候我們鄰縣的那場爆炸,真的讓生命情以何堪呢。好好的客運大巴,走著走著就爆炸了。無端的生命就走了,留下傷殘的人也不知道心裏怎麽想。只是後來調查的結果令人有些啼笑不得。說是壹位農民為了炸自己的妻子,實施了這場爆炸。結果他妻子沒有被炸,倒是把無辜的生命送還給了上帝。不能說了,也許兒子說的沒錯。想想政治,也許這壹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所以現在不讓上廁所也是情有可原的。不上廁所大不了拉在褲子裏,有點臭氣罷了。至少不會出人命,也不用弄那些讓人想不通的理由和答案。大廳不能進去,我也只好去廣場的廁所。找到廁所也不知道是沒有啟用,還是本來就是這樣。走進去好家夥,光是裏邊的架勢就讓我覺得兒子坐高鐵簡直就是壹個最大的失誤。
沒有擱腳的地方,尋找了半天,總算解決了問題。想想也沒有什麽。就像現在中國的霧霾,說是汙染,可汙染了又能怎麽樣呢。大家還不照樣在這樣的空間裏生活拼命,在這樣的空間裏談情說愛,在這樣的空間裏抒發理想,甚或去踐行政治留下的那些奇奇妙妙。走出廁所我想不對,我是來接兒子的,不管怎麽說,總該有接人的候車室吧。總不能讓接客人的了站在大操場上接受寒風的洗禮吧。
想到這裏,我就去詢問了。人家說就在隔壁。可我到了隔壁壹看,是售票的地方。這個廳不大,裏邊人也不多。顯得有些冷冷清清的。我壹問人家,又是用手壹指說,還在隔壁。可是我到了隔壁,卻發現大門緊鎖著,裏邊是壹個人也沒有。多虧門口有位打掃衛生的大嫂,我問這裏怎麽不開門呢。打掃衛生的大嫂說,火車還沒有到站,所以這裏不開門。只有火車進站了,才開門,因為怕不安全。
我壹看時間,想兒子想過了,自己來早了。還有半個小時火車才能到站。看來我還得在寒風中接受考驗了。好不容易等到火車進站,我才進了候車室。裏邊冰冰冷冷的,在這裏下車的人也很少,我看也就十幾位i吧。兒子出來的更遲壹些。從高處下來,我壹眼就看見他了。兒子朝我揮手,可我都有些無動於衷了。因為我已經被凍的麻木不仁了。
兒子走到我跟前大概看我臉色不好就問,是不是身體不好。我說沒有的事,是被凍的。兒子在大廳裏原地轉了壹圈說,這地方還沒有建好,所以沒有暖氣。我也不想和兒子多說什麽。趕緊帶著兒子坐進車子。到底車裏要暖和許多。我們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第壹句話就問兒子怎麽突然想起來坐高鐵呢?兒子笑著說,世道不同了嘛,發展高鐵的人如今已經進監獄了,壹切都變了,高鐵可以坐了髮線後移
我當時都不知道該給兒子說些什麽。他壹句可以坐了,我可是沒有少遭罪。好在兒子回來了,家裏他奶奶還等著讓吃餃子呢。回家會順利,走了壹個小時我們就到家了。兒子回來,壹家人都高興,至於我在高鐵站遭受的那點磨難也被很快就拋到了九霄雲外。兒子在家待了十八天,我感覺很快。就在要走前的五六天的時候,兒子接了單位的電話,說讓去武漢的什麽大學去學習。兒子很開心,我也覺得是好事情。剛去單位才壹個多月,就有學習的機會。我總是覺得,人這壹生,學習可算是最愜意的事情了。
 


妳們為妳們自己代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个好的习惯,真的可以让人收获很多,甚至改变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