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01/25

[轉載] “朝核通”金星容再次被拜登擢用的原因?


http://china.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9254.html

登录 : 2021-01-25 10:54
 

奥巴马、特朗普政府时期活跃于朝核谈判一线的金星容

突然被提拔为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2018年7月7日在平壤为与朝鲜举行高级别会谈正走进会场。 后面是新任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金星容(时任美国驻菲律宾大使)的身影。 (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照片)

据悉,乔·拜登政府成立第一天即本月20日,美国国务院任命精通朝核问题的美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金星容(Sung Kim)为同时负责东亚问题的东亚太平洋事务代理助理国务卿,其背景与影响备受关注。金星容一直深入参与特朗普政府积极推进的朝核谈判,因此拜登政府公开表示的朝核政策审查过程将更加富有弹性。

朝核问题是美国外交的“最大难题”之一,这一问题如何解决,拜登政府主要人士只原则性表示“对过去政策进行重新审查”,而没有具体提及过具体内容。候任国务卿托尼·布林肯19日在参议院批准任命的听证会上表示:“将与韩日等盟国讨论所有方案。”白宫发言人珍·帕萨基也在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将引入新战略,以保障美国人和我们的盟友的安全。解决方法的开端将是同韩日协商并彻底重新审查政策。”问题是重新审查的“速度”和“方向”。

从这个意义上看,对金星容大使的提拔在拜登行政部的对朝行动上具有相当大的含意。作为一名朝核问题专家,金星容大使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过负责朝核问题的特使和六方会谈首席代表,而且特朗普政府时期也处在朝核谈判中心,这一点不同于一度脱离公职的候任国务卿布林肯以及候任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白宫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印度-太平洋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等。特别是2018年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首次朝美首脑会谈前,他曾于5月底在板门店讨论会谈议程的工作级会谈中同朝鲜外务省副相“铁墙”崔善姬打过交道,之后在“具有历史意义的”新加坡会谈时也身在现场。

此后,金星容在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7月6日至7日第三次访朝时也陪同前往平壤,参与了与时任劳动党副委员长兼统战部长金英哲举行的朝美高级会谈。据传,当时蓬佩奥要求重新作为无核化的第一步“申报”核设施等,金英哲拿起手机扔过去并对蓬佩奥说:“给特朗普打电话吧,如果是特朗普,就不会这么说。”蓬佩奥等离开平壤后不久,朝鲜外务省发言人通过朝中社表示,蓬佩奥“只提出了强盗式的无核化要求”。

2018年7月7日在平壤举行的朝美高级别会谈。(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照片)

8月份比根被任命为对朝政策特别代表后,金星容被排除在与朝鲜的工作级谈判之外,但作为曾经的工作级谈判人员,他对文在寅总统表示希望作为对朝美对话起点的《新加坡联合声明》的意义与局限,有着与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徐薰、候任外交部长官郑义溶等韩国人士一样深刻的理解。也就是说,从对金星容的起用可以预测拜登政府认为朝核问题是亟待解决的外交课题,政策审查的速度也将加快。而且,金星容是一位韩裔,像母语一样使用韩语,可以与韩国进行深度沟通。但金星容能否摘下“代理”的标签,正式作为负责东亚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实际执行政策,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问题在于拜登政府对朝政策的“方向”与文在寅总统的构想有多大程度的一致性,因为,处在“任期末尾”的文在寅政府希望果断重启“韩半岛和平进程”并取得可见的成果,而拜登政府看上去可能极其慎重地处理对朝政策,以避免重复前任奥巴马、特朗普政府的反复失误。特别是,金星容作为美国外交官,在新加坡会谈后立即在平壤亲眼确认了朝鲜对“韩半岛无核化”的独特做法,他的想法必然不同于与韩方人士。在某些情况下,期待成为最好帮手的人物还有可能成为最糟的绊脚石。

吉伦亨 记者



[轉載] 白宫:“采纳压制朝鲜的新战略”...不继承特朗普的自上而下策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社论】白宫推出“对朝新战略”,韩国角色变得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