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01/25

[轉載] 【来稿】试问“外交失败论”根据何在


http://china.hani.co.kr/arti/opinion/9253.html

登录 : 2021-01-25 10:05
 

 

文正仁 延世大学名誉特聘教授 总统统一外交安保特别助理

文正仁 延世大学名誉特聘教授

时光飞逝,文在寅政府的任期如今只剩了一年零五个月,过去3年零7个月像过山车一样流逝而去。从2017年的危机起步,创造了充满希望的2018年,但2019年2月河内朝美首脑会谈受挫,韩半岛再次冻结,难以看到出口在哪里。仿佛在反映这一现实,内外对文在寅政府外交政策也出现越来越激烈的批评。

代表性的是韩国媒体所谓的外交失败论。难以苟同。文在寅政府没有实现当初提出的韩半岛无核化和建设和平体制的目标,这是事实,但有必要补充说明的是,这个课题不可能短期内实现。而且在走向这一目标的过程中也取得了很多成就,签署了《板门店宣言》、《平壤宣言》和《韩朝军事协议》,因此没有发生天安舰事件、延坪岛炮击、木箱地雷之类军事危机。通过口头和书面确认了朝方领导人的无核化意志,新加坡和河内会晤成为可能,这些都不是为微不足道的小成就。朝鲜正式拥有核武器以来,历届政府并没有取得过这样的成果,所以,不能低估2018年寻求无核化与和平的外交努力。

而且,被指破裂的韩美同盟依然稳固,对华关系也没有什么问题;双边外交之外,多边外交也取得不少成就。假如没有新冠疫情,活动的幅度也许更大。不到结束之时,就不是结束。

第二,部分日本媒体人士和保守评论人士批评文总统的民粹主义破坏了韩日关系。这种论调有一个前提,即总统为了国内政治而滥用强制征用受害者和慰安妇问题。这并不符合事实,从支持率一路高涨的上任初期到现在,文总统一直保持着一贯的态度。

文在寅总统一开始就指出,历史问题对韩国国民来说依然是集体记忆和创伤,需要时间来治愈。因此一直坚持,历史问题在寻求国民共识的同时逐步解决,朝核、中国崛起、经济合作等紧迫战略问题合作应首先讨论。其宗旨是,如果在这些领域成功合作,也更易于去说服国民。

但日本领导层主张,不首先解决历史问题,韩日就不能实现合作。日本首相菅义伟尽管表示愿意在没有任何条件的情况下同金正恩总书记会面,但在原定于去年12月在首尔举行的韩中日三国首脑会议问题上却表示,如果征用工问题得不到解决,就不能出席。韩国是一个明确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政府不能推翻法院的判决。而且,文总统从人权律师时代就主张以受害者为中心的原则。这些立足于民主制度和民主原则的外交政策哪里有民粹主义,令人难以认同。

第三是美国媒体最近出现的批评。因为他们认为,去年韩国国会通过的《韩朝关系发展法》(《禁止散发反朝传单法》),广泛规定了禁止散发传单的标准、对象、主体、方法等,不仅过度限制了韩国国民,也过度限制了外国人的基本权利。对此,部分人士向宪法法院提出了异议,虽然最终判断尚待观察,但如果回顾其立法宗旨,评价必然会有所不同。因为,200万边民生命和安全的重要性不亚于促进言论自由和朝鲜人权这一普遍价值。

制定该法的议员们指出,韩朝双方已经达成协议,互不进行诽谤,包括散发传单。也就是说,即使是为了履行协议,也需要相关法律。另外对于散发传单的实效性,很早以前已经有人提出过批评。现实是,不仅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传单、光盘、美元等到达朝方地区,而且居民因害怕受到处罚,发现传单后会立即向有关部门举报。局限如此明显的行动,却要不顾边民的担忧,仅仅为了部分人士的言论自由而放任不管,作为政府这种态度真的合适吗?部分人所谓“国际人权规范和韩国主权之间的冲突”实在是夸大其词。

批评是民主的基本,但要以事实为基础,对偏见、臆测和谩骂式批评只能将民主引向权力斗争的悲剧。如果希望今后1年零5个月的韩国外交取得成果,首先需要负责任的批评。



[轉載] 韩国4500亿韩元潜水艇发生故障 被民间船舶拖回←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IMF将2021年韩国经济预期上调至3.1%……上调0.2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