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2/23

[轉載] 特金会逐渐向里根与戈尔巴乔夫的会谈靠拢


http://china.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6187.html
 

登录 : 2019.02.22 10:40

美苏里根与戈尔巴乔夫在极端对立后坐下谈判

通过1985-1987年三次会谈签署核裁军与冷战解体条约
朝美首脑会谈开始的背景及过程表现与历史高度雷同
与特朗普寻求短期及长期解决方案的政治路线不谋而合

 

美国总统特朗普2月20日(当地时间)在白宫与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举行首脑会谈,图为特朗普总统正在发言。(图片来源:华盛顿/路透社 韩联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2月20日(当地时间)在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之前表态双方还将举行新一轮首脑会谈,意味着美国正在考虑通过分阶段、长期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特朗普总统还在前一天表示,“不用急于求成”。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对第三次首脑会谈及相关成果的规划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从第一次会谈开始只用两年多时间就达成重大成果的美国前总统里根和前苏联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之间的谈判也自然而然地成了人们拿来比较的对象。

1981年执政的里根曾经是核裁军的坚定反对者,认为只有在军备竞赛中压倒苏联,才是唯一可行的道路。因此他在执政初期提出旨在从太空拦截敌方导弹的战略防卫即“星球大战计划(SDI)”,大大刺激了双方的核军备竞争。但此举导致双方阵营面临的大规模杀伤性威胁达到极端程度,引起了美国国内的危机和欧洲盟友的反对。苏联也是一样。

 

图为1985年11月,在瑞士日内瓦首次会面的美国总统里根与苏联共产党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正在对话。
里根认为,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系是缓解紧张的第一步,因此于1985年11月在瑞士日内瓦会见了戈尔巴乔夫。不过,美苏这次时隔六年的首脑会谈并未取得可见成果。当时戈尔巴乔夫在记者会上表示,“会谈气氛和坦诚、尖锐,有时候甚至过于尖锐”,里根表示,“任何一方都无法得到所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过,能够举行会谈,本身就是一大成果。里根在只有翻译人员陪同的两位首脑单独会谈中表示,“美苏是唯一两个可以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国家,同时也是唯一两个可以为世界带来和平的国家”。在会谈中,两位领导人决定开始讨论核裁军问题,并决定第二年由戈尔巴乔夫访问华盛顿、第三年由里根回访莫斯科。

不过,双边1986年10月的第二次首脑会谈并没有在华盛顿举行,而是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举行。这次会谈也没有达成令人瞩目的协议。不过,两位领导人在第一次首脑会谈后保持书信往来,不断推动双边的磋商取得进展,积累了互信关系,还曾提出在2000年前消除所有核武器的构想。

 

图为1987年12月,里根总统和戈尔巴乔夫总书记正在白宫签署《中导条约(INF)》。
1987年12月在华盛顿举行的第三次首脑会谈中,苏联对美国的战略防卫计划作出让步,给双边谈判打开突破口,并最终签署了“结束冷战协议”。双方签署《中导条约(INF)》,两国承诺废弃所有旨在打击西欧和苏联西部地区的射程为500到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第二年,里根与戈尔巴乔夫在莫斯科会面,承诺大规模削减核弹头和运载火箭,为进一步进行核裁军铺平了道路。

从朝美领导人的谈判动向来看,双方也是在威胁高涨到极点时,领导人决定做到谈判桌前进行对话,同样使用自上而下的方式推动谈判进展、前两次首脑会谈都选择在第三国举行,这些都与当时美苏的谈判情况类似。而且,特朗普总统暗示双方还将举行第三次首脑会谈,很可能打算效仿美苏两位领导人,安排双方领导人互访。去年6•12朝美首脑会谈后,特朗普总统就曾表态有意邀请金正恩委员长访问华盛顿,并表示,“我对金正恩委员长说,我个人也非常期待能够在合适的时机访问平壤”。

特朗普总统计划在2020年11月大选中争取连任,他的政治规划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这样的猜测。对于特朗普总统来说,效仿里根与戈尔巴乔夫在两年多时间内先后通过第一次首脑会谈打个照面、通过交换书信讨论问题并增进互信后举行第二次首脑会谈实现大的转折、在第三次会谈中取得重大成果的路线,当然是个很好的选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表示,美国的目标是在特朗普总统第一届任期内完全实现无核化。若想达到这一目标,朝美双方需要效仿戈尔巴乔夫和里根的第二次首脑会谈,通过这次河内会谈找到实现无核化的重要转折点。

 

李本宁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america/883057.html


關鍵字: 和平 火箭 核武 世界

[轉載] 特朗普:河內朝美首腦會談或非最後會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朝美会在河内首脑会谈上签署《终战宣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