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5/01

[轉載] 中美貿易摩擦切勿激化為「經濟戰」


https://zh.cn.nikkei.com/columnviewpoint/column/30203-2018-04-28-05-00-20.html
 

2018/04/28

PRINT

中美關係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西村友作:近年來經常聽到「修昔底德陷阱」一詞。這是美國歷史學家葛蘭姆·阿利森(Graham T.Allison)提出的概念,意思是「新興大國與傳統的霸權國家對立,進而發展成戰爭」。

 

  在21世紀的今天,難以想像真的會爆發軍事戰爭。但今年以來,中國與美國在經濟領域的對立日趨表面化。尤其是貿易領域的摩擦日益激化,「中美貿易戰」的説法頻頻入耳。

 

川普簽署對中國産品徵收報復性關稅的總統令(UPI-KYODO)

 

  20世紀60~90年代,日本與美國之間也發生過激烈的經濟摩擦。例如,1960年在毛巾和襯衫等纖維製品和輕工業産品、1970年代在彩色電視機等家電産品和鋼鐵産品、1980年代在汽車和高科技産品等領域,日美之間出現了激烈的貿易摩擦。

 

  為了化解與美國的貿易摩擦,日本主要採取了以下三項應對措施。

 

  1、自主限制出口

 

  日本為了避免對美出口過大,自主限制出口量。例如,1972年的纖維、1977年的彩色電視機以及1981年的汽車等。

 
  2、進口自由化、開放市場

 

  日本開放部分此前設限的市場,推動了進口的自由化。例如,白米和桔子等産品實現了進口自由化。另外,《日美半導體協定》要求外國企業的半導體在日本市場的份額要擴大。

 
  3、擴大本地化生産

 

  為了同時實現削減出口和獲取美國消費需求的目的,日本企業在美國建廠、生産和銷售。

 

  儘管採取了各種應對措施,進入1980年代之後,日本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急劇擴大,貿易摩擦逐漸激化為經濟摩擦。於是,日美間的談判事項除了特定的貿易品類外,還擴大至其他經濟問題。

 

  其中之一就是1985年9月簽訂的《廣場協議》。為了削減美國的貿易逆差,該協議規定G5(美、英、日、法、德)聯合干預外匯市場,誘導各國貨幣對美元升值10~12%。以《廣場協議》為契機,日元迅速升值。日本銀行(央行)的統計顯示,1985年8月,日元兌美元匯率為1美元=237.1日元,2年後的1987年底日元升值至1美元=122日元,漲幅大約50%。

 

  日元快速升值對日本的出口産業造成了打擊。於是,日本政府和央行通過積極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來應對這一狀況,但是過度的寬鬆政策導致房地産和股市出現了泡沫。之後泡沫破裂,日本經濟陷入長期萎靡不振的境地。

日美經濟摩擦不僅在外匯政策上,還升級為內需擴大、公共投資、金融自由化和反壟斷法等制度問題。儘管如此,日本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出現增加。美國商務部的數據顯示,1985年為461.5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從未低於400億美元,到了2017年擴大至688.5億美元。

 

即便如此,由於安保層面的制約,無法對美國説「不」的日本並未對美國採取報復措施,日美間的「貿易摩擦」始終沒有發展為「貿易戰」乃至「經濟戰」。也就是説,日美貿易摩擦是傲慢的大國美國單方面發難,政治地位較弱的日本不得不向美國妥協。

 

  不過,中美關係與日美關係有著根本上的不同,此次的中美貿易摩擦有著激化為「貿易戰」的危險。4月初,美國根據《貿易法》301條款決定對中國工業機械等1300項産品徵收關稅。之後,中國政府也宣佈將對美國産大豆、汽車等共計106項商品加徵關稅,稅率為25%,總額達500億美元,採取了同等力度和規模的報復措施。

 

  另一方面,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美國國債持有國。2017年12月,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為1.1849萬億美元,約佔美國國債發行餘額的8%。因此,「拋售美國國債」的聲音開始出現在部分媒體上。

 

  但從日本的經驗可以看出,在貿易以外領域的摩擦對整個經濟産生的影響十分重大。貿易問題不應擴大到其他經濟領域,特別是金融領域。與發行關鍵貨幣美元、在結算和資本市場具有強大影響力的美國在金融領域對立,可能會蒙受巨大的損失。無論如何都必須阻止目前的「貿易摩擦」演變為「貿易戰」乃至「貨幣戰」、「經濟戰」。

 

  中美兩國的對立可能對全球經濟造成巨大的負面影響,這是世界所不願看到的。問題的解決不應在容易産生衝突的中美兩國之間,而是應該讓渴望自由貿易的國家參與其中,通過多邊框架來解決。

  

西村友作

  西村友作:  

  中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研究院副教授,1974年生於日本熊本縣。1995年首次訪問深圳,隨後決心到中國留學,自2002年起在北京生活,2010年在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隨後成為被該大學正式錄用的首位日本人專職教師。兼任日本銀行北京事務所客座研究員。專業是國際金融。



[轉載] 埃及新憲公投過關 軍頭治國在望←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