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11/20

[轉載] 普丁強權體制現隱患


https://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y/politicsasociety/27810-2017-11-17-04-51-20.html
 

2017/11/17

PRINT

  憑藉不惜動用武力的強權,俄羅斯總統普丁一直在國內外顯示出壓倒性的存在感。但其體制的破綻正越來越明顯。在俄羅斯全國各地,反政府遊行逐漸擴散,同時政權內部的統治也出現混亂的跡象。2018年3月即將迎來總統選舉的俄羅斯正在發生什麼呢?

      

  10月7日是普丁的生日,當天俄羅斯的年輕人們發出了自己的聲音——「創造沒有普丁的俄羅斯」。針對當局逮捕抨擊政權腐敗、計劃參加總統選舉的反對派領導人阿列克謝·納瓦爾尼,俄羅斯各地發生了抗議運動。

 

   

  在普丁的故鄉聖彼得堡,5千人規模的抗議隊伍邊遊行邊高呼反普丁的口號,有數十人被安全機構逮捕。「需要政治競爭」、「合併克里米亞的結果是,和美歐關係惡化。生活也沒變好」,參與者發出了這樣的不滿。

 

  看不清的經濟增長之路

 

  從俄羅斯整體來看,遊行的規模不算大。儘管當局正在加大鎮壓反對派的力度,但這已經是2017年的第3次全國性遊行。俄羅斯2014年吞併烏克蘭領土克里米亞半島,曾一度讓國民陷入熱狂,但這種效果正在下降。

 

抗議遊行參與者

   

  有輿論調查顯示,儘管普丁的支持率仍然達到8成,但認為需要「變化」的國民也在增加。據獨立調查機構勒瓦達中心(Levada Center)統計,認為需要變化的國民比例已經超過5成。普丁的任期將持續至2018年,如果在總統選舉中再次當選,將再增加6年。俄羅斯國民之間瀰漫著閉塞感。

 

  外交和經濟的停滯進一步加深了這種閉塞感。入侵烏克蘭已進入第4年,歐美的經濟制裁仍在持續。

 

  普丁政權曾期待與倡導對俄和解的美國川普政權改善關係,但美國國會加強對俄制裁,解除制裁的希望已經落空。對美國總統大選的干預也適得其反。普丁周邊人士控制了主要企業,低效率的經濟改革也進展緩慢,仍看不清俄羅斯經濟增長的道路。

 

在普丁政權內部,閉塞感也在加強。普丁在下一個任期內將達到70歲。在人們意識到「後普丁時代」即將來臨的情況下,權力鬥爭蠢蠢欲動,顯示出政權統治鬆懈的事例不斷湧現。

          

  地方領導人妄議中央

           

  9月,俄羅斯南部的車臣共和國爆發大規模遊行,抗議緬甸迫害信奉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羅興亞人。車臣共和國總統拉姆讚·卡德羅夫表示,「反對(中央)政府的立場。我有我的想法」。

  

  普丁政權3月在聯合國安理會與中國攜手,阻止出台對羅興亞人問題表示關切的聲明。有分析認為,僅僅是地方領導人的卡德羅夫公然批評屬於總統專管事項的外交政策,是為了誇耀自身的力量。

                

  俄羅斯國營石油企業「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董事長伊戈爾·謝欽被認為是僅次於普丁的實力派人物。9月,他因對司法當局的憤怒而顫抖。原因是2016年11月俄羅斯經濟發展部長阿歷克謝·烏柳卡耶夫因涉嫌在俄羅斯石油企業收購中受賄而遭到逮捕。在案件的公審中,謝欽和烏柳卡耶夫間對話的錄音被公開。

  

  烏柳卡耶夫是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的親信,而在政權內部梅德韋傑夫與謝欽反目。烏柳卡耶夫針對自身的受賄嫌疑在公審中主張「被謝欽和聯邦安全局(FSB)高官陷害」,該事件被解讀為掌握權勢的謝欽與敵對勢力間的權力鬥爭。俄羅斯政權內部的鬥爭如此明顯地浮出水面非常罕見。

 

  普丁政權被認為在接下來的總統選舉中一直將「投票率70%,得票率70%」定為目標。要對政權內部的勢力進行威懾、並在連任後保持穩定,普丁就必須彰顯出國民對自己的高度信任。

 

  1917年沙皇俄國垮臺,推動建立全球首個社會主義國家的俄國革命迎來100年。儘管這是全球性話題,但普丁政權卻在極力避免提及。似乎是擔心在總統選舉之前追求變化的社會氛圍升溫。「沙皇」普丁的執政基礎並不像表面上那樣堅如磐石。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古川英治 莫斯科



[轉載] 普丁面對俄國革命100年的苦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俄羅斯糧食大豐收,但煩惱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