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7/03

[轉載] 翁山蘇姬偏離民主化理想的無奈


https://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y/politicsasociety/25769-2017-06-29-04-53-00.html
 

2017/06/29

PRINT

      民主化運動的旗手、國務資政翁山蘇姬領導的緬甸改革正在迎來艱難的局面。由於在國內穩定方面不可或缺的與少數民族武裝勢力的和平仍未實現,昂山不得不加強對一手掌握治安的政府軍的顧及。此外,她還在接近對緬北少數民族具有影響力的中國。翁山蘇姬正與2016年3月政權上台時歐美等已開發國家描繪的理想主義領導人形象漸行漸遠。

 

出席「21世紀彬龍會議」的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左)(5月,奈比多的緬甸國際會議會場)

 

    6月中旬,緬甸政府軍對在北部中緬邊境地帶具有勢力的克欽獨立軍(KIA)發動了攻擊。附近的礦山工人和居民被迫躲避。據當地媒體報導稱,數百人逃進教會和寺院避難。

 

      顧及政府軍

       

    5月下旬緬甸政府、政府軍和武裝勢力之間剛剛舉行了磋商民族間和平的「21世紀彬龍會議」。克欽獨立軍是通過特別框架參加的7個武裝勢力之一。還參加了與翁山蘇姬的會談。外界對停戰的期待一度提高,但戰鬥還是再次打響。

 

    一位專家表示,「(緬甸政府)缺乏有能力推進腳踏實地談判的人才,無法構建與武裝勢力的信任關係」,指出了政權的能力不足。關於彬龍會議,緬甸政府與簽署停戰協定的8個勢力就「平等對待各民族」等原則達成了協議。雖然通過建立對話的框架,顯示出一定的成果,但在「少數民族方面將來能否脫離聯邦」等問題上仍留下了對立。

 

    翁山蘇姬在頭銜上是緬甸國務資政,但作為實質上的領導人掌握政權。由於曾長期被軟禁在家,作為民主化運動的核心,背負著緬甸國民和國際社會的期待。

 

    另一方面,按憲法的規定,政府軍掌握軍事和警察權。在與少數民族的爭端仍在持續的背景下,翁山蘇姬對負責治安的政府軍的顧及日趨突出。

 

    在西部若開邦的北部2016年秋季爆發襲擊警察署的事件之後,在政府軍的清掃作戰中,發生了針對穆斯林少數民族羅興亞人的迫害行為。不過,翁山蘇姬拒絕聯合國人權理事會3月通過決議的獨立調查團入境。

 

    昂山主張,「聯合國的調查只會進一步擴大國民間的分裂」。相反,她將對策的制定交給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擔任領導人的自主諮詢委員會。這令歐美的國際人權團體日趨感到失望。

 

      接近中國

 

    在外交方面,緬甸轉向了接近中國。在2011年的民主轉型之後,政府軍出身的吳登盛總統(當時)改變了此前對中國一面倒的外交。凍結了中國企業參與的巨大水力發電站的建設計劃。此前曾有觀點認為,翁山蘇姬擔任領導人之後,與中國的關係將進一步倒退,但實際卻走向相反的方向。

 

    中國主導的廣域經濟圈構想「一帶一路」以基礎設施開發為支柱。翁山蘇姬5月中旬親自出席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對構想表示了支持。在支撐經濟發展的基礎設施開發方面,中國的資金實力具有突出的魅力。

 

    從面向印度洋的若開邦皎漂(Kyaukphyu)到中國內陸地區昆明,由中國企業投資、運輸天然氣和原油的管線已經開通。繼天然氣的運輸之後,4月開始輸送原油。

 

此外,在與國內武裝勢力的和平方面,也將依賴中國。對於並未簽署停戰協定的7個勢力出席彬龍會議,緬甸政府的代表對媒體表示,「希望感謝中國的協調」。

 

 

 

    對於緬甸實現民主轉型、改變對華一面倒的外交,美歐等已開發國家表示歡迎。已開始解除經濟制裁,企業啟動了對緬甸的投資。然而,對政府軍的顧及和向中國的靠攏則存在弱化民主轉型後的東風這一危險性。

 

 

    翁山蘇姬4月接受了英國廣播公司(BBC)的採訪。對於「西方一直抱有的認為您的形象類似於(印度修女)特蕾莎修女是否屬於誤解」這個問題,翁山蘇姬立即回答稱,「我是政治家」。對於面臨現實政治課題的翁山蘇姬來説,作為民主化運動家受到的期待正成為沉重負擔。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仰光 新田裕一



[轉載] 淺談緬甸民主化的未來困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羅興亞人問題讓緬甸再次靠攏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