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6/07

[轉載] 從9·11到巴黎


https://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y/politicsasociety/16961-20151116.html
 

2015/11/16

PRINT

      法國首都巴黎11月13日晚間遭受的連環恐怖襲擊對全球造成了衝擊。與國際社會對峙的主要恐怖組織從2001年9月11日在美國製造恐怖襲擊的國際恐怖組織基地組織已經轉變為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在這一過程中,國際社會的打擊恐怖組織戰略陷入迷茫。
 
巴黎被襲擊的餐廳玻璃窗彈孔上放著玫瑰花,並寫有「為什麼?」(Reuters-Kyodo)
      美國民營調查機構IntelCenter表示,此次的恐怖襲擊作為針對歐美主要城市的恐怖襲擊,是繼美國9.11恐怖襲擊和04年西班牙馬德里列車爆炸恐怖襲擊之後規模最大的一次恐怖襲擊。

      法國總統歐蘭德14日發表講話表示,此次的恐怖襲擊由境外的IS組織策劃實施,得到了法國國內勢力的協助。此次巴黎恐怖襲擊是歐洲的極端組織和中東的民兵組織有機結合的「伊斯蘭國」犯罪的典型。「伊斯蘭國」將歐洲各國的年輕人拉攏到統治地區進行訓練,利用他們在出身國發動攻擊。

   以「9.11」為開端

      連環恐怖襲擊的開端是「9.11」事件。美國遭遇恐怖襲擊後,時任布希政權發動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力爭通過直接介入來掃除伊斯蘭極端組織。打倒伊拉克薩達姆政權的前美國總統布希在03年5月發表了「勝利宣言」。但是,諷刺的是伊拉克的恐怖襲擊由此開始激化。

       宗派對立加劇、經濟復甦失敗的伊拉克成為恐怖分子的磁場,各國的過激派在伊拉克集結。針對伊拉克民眾、駐留美軍、外交官和記者的恐怖襲擊接連不斷。

      09年上任的美國總統歐巴馬認為布希時代的過度介入是伊拉克局勢混亂的原因,開始大幅削減對中東的介入。此次巴黎恐怖襲擊顯示出其做法産生了適得其反的結果。

      在伊拉克,以伊斯蘭教什葉派為中心的政權擺脫了美國的控制,加強排擠遜尼派政治家。利用遜尼派民眾的不滿迅速擴大勢力的是「伊斯蘭國」。在被奪走經濟權益的遜尼派民眾之中,有的人除了依賴「伊斯蘭國」之外別無選擇。

    敘利亞應對結果適得其反

      在中東,2011年開始的民主化運動「阿拉伯之春」出現擴大,但是由於未能獲得國際社會的強有力支持而失速。格達費政權倒臺的利比亞呈內戰狀態,成為極端組織的溫床。在敘利亞,阿薩德政權被爆對本國民眾使用化學武器,而美國並未進行干預,敘利亞泥沼狀態的內戰出現擴大。

       以美國為中心的意願聯盟在敘利亞推進掃除「伊斯蘭國」作戰。但是,消滅恐怖組織是很遙遠的目標,不少加盟國認為把問題封鎖到敘利亞就可以了。但是這種敷衍了事的應對引發了難民危機和巴黎此次的恐怖襲擊,對國際社會構成重創。

       俄羅斯以掃除「伊斯蘭國」為名義的對敘利亞的軍事介入使事態變得更加複雜。其原因是支持阿薩德政權的俄羅斯的存在使得相關國家的合作變得更加困難。

     「伊斯蘭國」通過走私石油、轉賣掠奪的古董、索要人質贖金和搶劫銀行等,具有雄厚的資金實力。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戰鬥陷入膠著狀態,「伊斯蘭國」有可能強化國際恐怖襲擊以顯示存在感。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國際亞洲部副部長 岐部秀光


[轉載] 錯誤的藥方令世界難以走出恐怖主義陰霾←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美國面對「國産恐襲」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