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5/03

[轉載] 日本修憲討論的70年變遷


https://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y/politicsasociety/22199-2017-05-03-08-30-00.html

2017/05/03

PRINT

  5月3日《日本國憲法》實施已70年。圍繞憲法理想狀態的討論一直與二戰後日本國內政治、外交和安全保障政策緊密相關。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回顧並匯總了日本國內就《日本國憲法》展開討論的歷程。

 

日本便利店書架上拜訪的《日本國憲法》書籍


       日本著手修改《大日本帝國憲法》(明治憲法)是在1945年。起因是在第2次世界大戰中宣佈無條件投降,並接受了《波茨坦公告》。當時,以國務相松元烝治為首的憲法問題調查委員會推進了草案制定。

       對於松元的方案,駐日盟軍總司令部(GHQ)將天皇主權得到維持這一點等視為問題。GHQ最高司令官麥克阿瑟要求寫明國民主權以及放棄戰爭。這是主權的所在從天皇轉移至國民的根本性改變。在制定憲法期間上台的吉田茂內閣也遵守憲法,採取了以經濟重建為最優先任務的路線。

  由被開除公職狀態重回政界的鳩山一郎1954年出任日本首相,提出了「旨在恢復自主獨立的修憲」。1955年,民主和自由兩個日本保守政黨合併組建了自民黨。自民黨尋求借助對修憲國會動議持積極態度的勢力在眾參兩院獲得3分之2以上席位,但最終未能實現。

  岸信介內閣也強烈希望制定自主憲法,1957年在內閣成立了憲法調查會,開始調查憲法的問題點。為了推動日美關係走向對等,修訂了《日美安保條約》,但由於學生等反對修改條約的運動不斷高漲,岸信介結果被迫辭職。

  接替岸信介的池田勇人內閣未倡導修憲,而是重視經濟增長。由於東西冷戰日趨升溫,池田內閣基於日美同盟,採取了依賴美軍的日本防衛戰略。隨後的佐藤榮作內閣也重申「遵守和平憲法」,提出了「無核三原則」。自民黨將這一時期定位為「修憲的冬天」。

  之後,以「戰後政治的總清算」為口號、倡導修憲必要性的是中曾根康弘內閣。在1986年日本國會眾參兩院同日選舉中,在兩院均贏得了約6成議席。但在3年後的參議院選舉中,由於土井多賀子領導的社會黨的迅速壯大,自民黨未能如願獲得過半席位,修憲的機會再次遠去。

  各方圍繞日本憲法而對立的核心是規定放棄戰爭和不保持戰力的憲法第9條。1989年,東西方冷戰終結,隨後1991年發生海灣戰爭,圍繞憲法第9條問題的討論從此前的自衛隊違憲論轉向了國際貢獻論。這是因為日本雖然向多國部隊提供了資金,但無法派遣人員參與合作,因而未能獲得國際社會的積極評價。

       2000年,日本國會參眾兩院設立了憲法調查會,執政黨和在野黨正式啟動修憲討論。2004年公明黨匯總了討論點。05年自民黨公佈了新憲法草案,當時的民主黨(現民進黨)也公佈了修憲提議。

       在泡沫崩潰後,日本經濟陷入長期停滯。此後,第一次上台的安倍晉三內閣明確提出了修憲。他提出「調整憲法至上的戰後體制」,顯示出修憲的意向。但是受內閣成員接連曝出醜聞等影響,支持率急劇下跌。在2007年的參議院選舉中自民黨慘敗,第一屆安倍內閣被迫下臺。


        2009年民主黨政權上台。依據2007年制定的《國民投票法》而在參眾兩院設置的憲法審查會啟動了修憲討論,但並未進入具體討論階段。在野黨自民黨2012年4月匯總了保有國防軍等保守色彩濃厚的新的修憲草案。

       同年12月,安倍第二次擔任日本首相,修憲的氣氛重新升溫。由於經濟政策「安倍經濟學」帶動股價上漲等,安倍內閣保持了較高支持率。安倍2013年顯示出修改憲法第96條以放寬修憲手續的意向,但是因聯合執政的公明黨反對而受挫。

 

 2014年,安倍內閣修訂《國民投票法》,將修憲所必須實施的國民投票的投票年齡從二十歲以上下調至十八歲以上。

       隨後,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安全保障相關法律於2015年出台。在野黨批評稱,通過變更憲法解釋而非修憲來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做法「違反立憲主義」。有關憲法第9條的爭論再次成為日本政界的重要主題。

       在2016年7月日本的參議院選舉中,對修憲持積極態度的修憲派在參眾兩院佔到3分之2以上的席位,安倍在國會上發起修憲動議的條件已經具備。

 

 


[轉載] 自由開講》日本「正常國家化」與日中關係走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安倍急著提出修改憲法第9條背後的焦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