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2/13

[轉載] 社論:美擴大非洲軍事交流 遏阻恐怖主義勢力


http://news.gpwb.gov.tw/News/213393

隨著「伊斯蘭國」在中東地區勢力受挫後之流竄問題,美國軍方近期再度重申,將與非洲盟軍實施更大規模的聯合演習,並強化硬性與軟性的軍事交流,此舉旨在防阻非洲地區既有之恐怖主義勢力與國際恐怖主義勢力合流,並欲避免非洲淪為如南亞或中東地區之恐怖主義庇護所。因此,無庸置疑的,非洲仍將持續成為美國軍方重要之反恐戰場。

 

 「九一一」重塑了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重點和方向,並強化推行全球反恐戰爭。在此脈絡下,非洲被視為有利潛存恐怖主義滋生之「脆弱區域」,例如存有漏洞的邊境、執法能力不足、軍事力量脆弱,以及經濟不振引發之失業與貪腐等,若不能遏阻國際恐怖主義勢力與地區激進勢力結合發展,不僅會衝擊美國的國家利益,亦將影響其他地區更深遠的戰略布局。

 自蘇丹之「全國回教陣線」(National Islamic Front)1989年取得政權而欲建立回教國家開始,其已成為全球激進回教團體之「祖國」。1990年代,蘇丹亦已公開作為以賓拉登為首之蓋達組織及其他國際恐怖組織庇護所。其後由於國際恐怖主義在非洲之攻擊行動與影響,導致美國已經長期視「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為恐怖主義的主要來源與溫床,此區域除了蘇丹外,尚包括肯亞、衣索匹亞、吉布地、索馬利亞、厄立特里亞等6個國家,並持續存在各種不同激進勢力與恐怖主義組織,導致這些國家持續遭受各式攻擊。

 例如,從2003年5月起,肯亞政府即承認,「蓋達組織」之成員已在該國境內發動對西方目標之攻擊;衣索匹亞之回教徒雖未完全接納「回教基本教義主義」(Islamic Fundamentalism),然已漸增被恐怖主義滲透之情事;吉布地成為國際恐怖組織之轉運站,且從1999年之後,國際恐怖分子在此地區之活動明顯增多;索馬利亞已然扮演回教恐怖主義之重要角色,亦成為恐怖組織人員與物資之主要轉運站;厄立特里亞之政府由於使用「以戰爭對付恐怖主義」之策略,打擊異議分子,已不斷擴大國內溫和與激進回教徒之分裂,給予更多恐怖分子運作之機會;蘇丹雖加入美國之反恐行列,但國內恐怖主義活動卻未完全停止。

 前述「非洲之角」6國長期關注之重要恐怖主義組織,例如在肯亞活動之國際恐怖主義組織,主要仍是「蓋達組織」與以索馬利亞為基地之「回教統一團」(AIAI);衣索匹亞除了「回教統一團」之威脅外,尚有地方固有之「歐洛末解放陣線」、「歐丹尼全國解放陣線」等;吉布地則有來自沙烏地阿拉伯激進之「蓋達組織」同盟團體;索馬利亞之「青年戰士運動」;厄立特里亞之「厄立特里亞回教聖戰運動」(EIJM);及蘇丹境內仍存有來自「哈馬斯」(Hamas)、「巴勒斯坦回教聖戰」(PIJ)、「蓋達組織」、「埃及回教聖戰」(EIJ)、「真主黨」(Hezbollah)、「阿布.尼達爾」(Abu Nidal)、「伊斯蘭組織」(Gama’at al Islamiyya)等之威脅。在薩赫勒(Sahil)地區,亦有以奈及利亞為基地之「博客聖地」等30餘個恐怖組織外;在梅格涅伯(Maghreb)地區之「梅格涅伯國家蓋達組織」(AQIM)、「安薩爾班加西支持者組織」等,皆反映出非洲地區恐怖主義威脅之多樣化與複雜性。

 美國長期來對於非洲反恐戰略及作為,包括了擴大軍事交流、創建美軍非洲司令部等,並推動一系列如「非洲之角聯合任務軍事力量」、「東非地區反恐夥伴倡議」、「泛薩赫勒倡議」及「跨撒哈拉反恐夥伴倡議」之反恐倡議等;在獲得「非盟」授權後,亦成立「多國聯合任務軍事力量」、「跨領域救助隊」、「聯合協調融合小組」與「聯合協調計畫小組」等,發揮機動打擊力量。雖然美軍聯合非洲國家在軍事上取得了打擊恐怖組織之勝利,但是仍面臨「治標不治本」之困境,且導致非洲恐怖主義呈現出更多跨國、跨地區活動的國際化特點。而且,中共與俄羅斯亦抨擊美國在非洲之反恐,已經淪為推行霸權和實現各種政治目的的工具。

 美國總統川普在競選期間,並未明確論及就任後要如何打擊國際恐怖主義,但近日卻要求軍方制定詳細的軍事打擊戰略,並簽署要求在30天內提交一份能立即執行應對恐怖主義威脅計畫的行政命令;去年8月,川普亦在一次演講中,曾就軍事行動的問題概述了一些廣義的政策方向,例如要更有效地打擊「激進伊斯蘭主義」的意識形態、讓美國遠離中東地區的國家組建與政權更迭、與俄羅斯合作共同打擊恐怖主義等。依川普近來實踐政見的作風看來,此等方向,似會反映於美國對非洲之反恐戰略;「反恐」是全球性的要務,唯有透過國際合作,才能見到成效。



[轉載] 社論:土國糾結美俄角力  牽動反恐成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美國對IS動用空爆炸彈的3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