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1/05

[轉載] 俄羅斯的宣傳模式與資訊戰  廣受國際重視(下)


http://news.gpwb.gov.tw/News/193401

◎傅文成(譯)(接上文)

 雖然俄國宣傳人員會使用電視或廣播當作傳播的管道之一,但從近來的趨勢觀之,社群媒體已成為俄國操作新的宣傳模式的主要平台。因為社群媒體是透過可信度較高的朋友間的關係傳播,如果在臉書交友圈中,有10位朋友關注同一議題,那這10位朋友的共同朋友中,就會有看到相同宣傳訊息10次以上的機會。這樣的宣傳模式除可信度較傳統媒體高之外,傳播的社會網絡更是緊密。當累積足夠的網路輿論後,主流媒體在無從查證的狀況下,就會跟進報導,讓宣傳訊息從一個假的資料,變成一個主流民意的立場。例如

 

 同樣的,俄羅斯政府也透過心理學實驗來驗證新宣傳模式的效能,並且發現,社會大眾對於第一眼所接受到的訊息有一種先入為主的效果,換言之,快速反應民意的宣傳模式,對社會大眾而言,就像是一種皮下注射的預防針,一旦接受了俄國宣傳部隊的立場後,很難再加以扭轉。再者透過朋友網路社群的方式,不斷重複傳播,也會讓社會大眾對於俄國當局的立場感到熟悉且容易接受。

 社會大眾對於不熟悉或沒有立即危機的議題,也較容易傾向接受比較熟悉的立場;並且,面對複雜的國際關係或是政治議題時,多數的社會大眾沒有全盤了解與研究的耐心,所以其立場與偏好較容易相信朋友或是常聽到的講法;當社會大眾針對某一特定的議題已形成共識時,對於議題內的差異容易忽略。綜上所述,俄國當局的宣傳人員對於妥適利用網際網路的傳播特性,掌握目標群眾的心理特性,客製化最容易被接收與說服較果最佳的媒體訊息,據以爭取國際關係的有利位置與武裝衝突的有利態勢。

 俄羅斯的宣傳模式特色三:不必然具備「客觀真實」的訊息策略

 發展新說服模式的研究過程中,俄國當局發現上述的訊息策略,包含大量資訊、多元頻道、快速回應民眾等特點,對於身處戰場或是關心武裝力量衝突的社會大眾而言,其說服能力強而有效。然而,訊息內容本身必須具備一定的真實程度,才能說服民眾持續支持俄羅斯的立場。

 所以俄國宣傳人員在產製宣傳訊息時,必須要做到客觀真實與非客觀論述交錯運用。只要事涉已發生的事件情節,必須要以客觀真實的數據呈現,但是對於詮釋特定事件的影響力、發生的原因、背後的意涵時,則夾帶著俄國當局所期望說服目標群眾的內容。舉例而言,2014年的9月11日,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的聖瑪莉市有一處工廠發生火災,當時在網路上廣泛流傳著各種謠言,大部分留言的方向直指這起火災本身是恐怖主義分子在911事件後的化學攻擊報復行動。雖然事後證明是烏龍一場,但深究當時網路謠言傳布的起源,以及眾多參與討論群眾的位置後,發現多數的說法與臆測來自原俄羅斯當地,並被美國當局強烈懷疑這是俄國嘗試驗證新宣傳模式的手段之一。

 從上述例子可知,俄國宣傳人員善於加工、包裝已發生的事件,並且為事件「產製」(Manufacture)各種原因、與影響層面的論述,讓每個事件都如推理小說般的複雜與精采,這樣的論述方式,也符合社會大眾的好奇心。此外,為了取信於社會大眾,俄國宣傳人員還善於變造宣傳訊息的消息來源,將真實的資訊與非真實的資訊交錯編製在同一訊息中,讓社會大眾無法分辨哪部分是真實訊息;哪些訊息又是宣傳人員虛構的。透過假社群媒體帳號的討論發酵後,形成一股虛假的民意,流傳在社群媒體與主流媒體之間。另一個例子是,「今日俄羅斯」的報紙討論區出現了敘利亞正在遭受化學武器攻擊的消息並附上一段影片佐證,雖經過敘利亞政府的調查,並澄清這個消息是虛構的,但已讓敘國社會大眾開始猜測那些國家將會使用化武攻擊。

 如探究這些虛構的宣傳訊息為何發生作用的原因,不難發現網際網路上的訊息量實在是太多,就像是煙幕彈一般,社會大眾往往無法有足夠的時間與耐心釐清真實事件;此外,俄國宣傳的訊息策略都包含某部分的真實,讓目標受眾更難區別真假。俄國當局也發現,如果宣傳訊息符合一般民眾心理的刻板印象,那會比較容易取信於民。例如,美國與北約盟國長期被俄國媒體塑造成隱性的對手,所以將發生於俄國及其周遭的衝突事件,透過宣傳人員的巧妙包裝後,將主要的原因歸為北約及其盟國的企圖,社會大眾將很少懷疑宜真實性。

 值得一提的是,俄國當局也深諳情緒性的用詞將更容易被充滿憤怒的社會大眾接受的技巧,當群眾的情緒被宣傳人員透過媒體喚醒並操弄後,更加快速的匯集強大的民意力量。透過這種煽動與情緒性的宣傳策略,結合社會大眾面對複雜公共議題、外交策略與武裝衝突行動難以理解的特性,經由社群媒體操弄群眾情緒,藉以達成俄羅斯國家利益的目的,並且善於利用各種群眾心理的弱點的做法,已讓俄國開始收穫這種宣傳模式所帶來的成果。

 俄羅斯的宣傳與資訊戰的反制作為

 從俄國針對宣傳模式所作各項研究與驗證的成果觀之,經過精密計算的宣傳策略確實有其效果。但北約、美國等國家面對這樣無孔不入的宣傳手法又有哪些因應的方式?首先,辨認哪些是俄國宣傳部隊所產製的虛假訊息。俄國宣傳手法是在短時間內產製大量且立場單一的資訊,以路易斯安那火災事件為例,一場火災卻產生了數以萬計的民眾跟進討論,並且短時間內就歸因為恐怖攻擊,各種不尋常的跡象都顯示著有特定團體在操弄輿論;這時就能循輿論討論的來源探究其源頭。

 另外,各國也應編制輿情快速反應人員,根據傳播皮下注射的原理,在俄國宣傳人員產製訊息並接觸到社會大眾前,即揭露俄國當局可能使用的宣傳手法,將可有效降低網路謠言的可信度,並在宣傳訊息的發酵之初,即積極介入特定的討論區,終止如同滾雪球效應的輿論形成,也可降低俄羅斯宣傳模式的影響力。

 俄羅斯正在發展的宣傳模式可結合資訊作戰與武裝力量,透過新媒體平台的發酵,快速喚醒並操弄社會大眾情緒,進而形成民意輿論,對政府決策造成影響。面對這樣的挑戰,北約及其盟國除密切關注俄國當局如何發展宣傳模式外,更需匯集各國專家針對反制作為研擬標準作業程序,以降低俄國宣傳模式的影響力。(完)



[轉載] 俄羅斯的宣傳模式與資訊戰 廣受國際重視(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恐襲動搖普丁穩固的執政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