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1/03

[轉載] 俄羅斯的宣傳模式與資訊戰 廣受國際重視(上)


http://news.gpwb.gov.tw/News/192835

◎傅文成(譯)

 俄羅斯自2014年克里米亞衝突開始,使用大量不實資訊與真實消息混雜的宣傳模式,結合新傳播媒體科技,包含臉書(Facebook)與推特(Twitter)等平台,針對戰區的民眾進行大量且重複的宣傳作為,企圖在武裝衝突的行動中,藉由宣傳作為影響社會大眾、媒體及重要意見領袖對戰爭情勢的判斷,進而達成國家戰略目標,這種新的資訊作戰與宣傳形態已被國際間廣泛重視。本文將解析俄國這種新宣傳模式的特點、應用及各國應有的反制作為。(編按)

 

前言

 2010年,自突尼西亞開始的阿拉伯之春社會運動,從中東向西蔓延至北非埃及,截至2014年止,這波多由青年發起,透過網際網路平台串聯的社會運動,先後波及包含埃及、利比亞、葉門、敘利亞、巴林等國;並且,連帶影響周邊國家,如阿爾及利亞、約旦、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阿曼、摩洛哥、科威特、黎巴嫩、蘇丹等。總體看來,這樣的社會運動由新傳播媒體擔任重要角色的社會運動,推翻了4個國家的政體,並造成了超過600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

 這樣的民意匯集的速度與力量,深深的震撼俄羅斯當局,認為在新傳播科技發展快速的今日,如能透過網際網路,快速匯集、形塑民意,將會對武裝衝突行動有重要的幫助。進一步而言,俄羅斯政府認為,二次大戰期間所發展的宣傳模式雖然歷經冷戰後,因為社會大眾媒體選擇多樣化,漸漸地減弱;然而,社會大眾,尤其是西方國家的青年族群對包含社群媒體平台在內的網際網路依賴程度日增,將可透過傳播科技的操作,再現宣傳模式的威力,並與當前的資訊作戰及武裝力量相結合,形成一種新的「宣傳模式」(Propaganda model)。這種宣傳模式有幾個重要的特徵,包含運用新傳播媒體平台,將大量且真實與虛擬的訊息交錯混合,用以混淆目標群眾對於真實戰況的認知。透過將這種介於真、假之間的訊息,不斷的重複且持續傳播將可有效影響社會大眾的觀感,並且混淆敵國政府與軍隊的行動判斷將有顯著的作用。俄羅斯也計畫將這種新的宣傳模式列為軍隊演訓的重要發展科目,並開始於小規模的區域衝突中逐步進行驗證。

俄羅斯的宣傳模式特色一:高訊息量與多元頻道

 俄羅斯新的宣傳手法特點其一是運用海量的資訊,透過包含傳統報紙、廣播、有線電視、衛星電視;新傳播媒體平台,包含網際網路、社群媒體等多元管道,將其製作的文字、影音、照片等宣傳資料,大量發送至目標受眾所慣常使用的媒體,企圖透過建構一種360度全方位的傳播情境,讓社會大眾所見所聞的訊息立場均偏向俄羅斯政府,進而贏得大眾支持。

 進言之,宣傳戰的訊息產製者,將符合俄羅斯國家利益且經過變造、扭曲的媒體內容,透過網路聊天室、網際網路論壇、新聞媒體討論區等管道,無孔不入的接觸對戰局有直接相關的社會大眾與意見領袖。巧妙運用社會大眾在面臨社會秩序混亂時,對於真實資訊的渴求及對資訊真偽判斷力降低時的心理狀態,引導、塑造民眾對俄羅斯國家立場的支持。

 自由歐洲之聲與自由廣播的記者曾強力呼籲說,在網路上有數以萬計的的假臉書、推特帳號是由俄羅斯官方宣傳團隊所經營,每日在每個媒體平台上,至少有135則貼文,這些貼文在戰時被社會大眾視為重要資訊來源,在無法進行查證下,真的民眾與假扮成民眾的網軍意見不斷被交錯討論,進而形成一股滾雪球式的民意,影響整體戰爭局勢。

 舉例而言,「今日俄羅斯」為俄國主要執行宣傳戰爭的報紙媒體之一,在每年超過300萬美元的政府資金挹注下,該報紙產製包含英、法、德、西班牙、俄語及東歐方言的宣傳材料,轉貼在網路上後,每年產生了超過百萬則的跟進討論,此舉也讓「今日俄羅斯」成為網路世界中,能見度最高、最多人參與討論的媒體平台。這樣數以百萬計的民意,也成為俄國在處理區域關係中重要的支持。

 俄羅斯為了發展新式的宣傳模式,並將其運用在戰爭實務工作中,特別設計了幾場實驗,透過實驗有以下重要的發現,亦讓俄國當局決定將宣傳模式落實在處理國際關係與戰場運用。首先,多元的傳播管道的效果優於單一傳播管道,尤其在各方資訊紛雜時;其次是社會大眾接觸的訊息如果只有些許不同,但結果導向是相同的狀況時,宣傳訊息就會展現出優異的說服能力;社會大眾通常會先入為主的認定,不同媒體頻道的訊息是由不同產製者製作的;社會大眾會認為多方參考訊息後,所得的資訊會較為全面且真實;大多數的民眾會覺得,大家都有的共同立場,不太可能會錯誤;當社會大眾認為議題不是這麼切身相關,那就更容易跟隨著傳播媒體的步調起舞。

 從上述俄國所進行的實驗結果來看,這樣的新宣傳模式巧妙的把握群眾心理的弱點,並且運用社群媒體中,看似一般素人的發言形成輿論的可信度,讓社會大眾誤判主流民意,對戰爭或國際情勢有了偏差的認知與誤解。尤其是網際網路媒體依賴程度較高的青年族群,透過線上的動員與討論後,形成高度的支持與社會運動參與動機,透過網際網路「我群傳播」的特性,也就是朋友間具有高度可信度的交互傳播,以類似病毒式的擴散方式,將宣傳工作人員製作的媒體宣傳訊息快速、及時且夾帶著強而有力可信程度的傳播模式傳達至目標受眾。

俄羅斯的宣傳模式特色二:快速、持續與反覆傳播

 俄國新宣傳模式的另一個重要的特徵即是持續具體針對特定的事件進行聚焦宣傳。傳統注重事實揭露的公共事務式的宣傳模式下,宣傳或公共事務官員重要工作準則之一,即是針對不同的事件發出回應前,需要有詳實的查證,盡量避免誤導民眾。然而,俄國當局這種新的宣傳模式本質上,就是企圖產製真假混雜的訊息內容,所以針對網路上的提問或討論議題可以立即回應,並沒有查證的問題。換言之,只要整體宣傳的訊息主軸是符合國家立場的發言發向,可以即時的回應網路上的各項疑問;尤其在形塑民意的效率上,將遠優於傳統的宣傳效果。

 2014年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發表的「錯誤宣傳訊息回顧」(Disinformation Review)中指控了有關於近來歐洲區域的幾項重要的政治活動中,都有俄羅斯宣傳模式參與在其中的跡象。例如有關波蘭大選前的民意調查與輿論傾向,許多調查結果都證實俄國當局均產製的假訊息企圖影響選情,然而,在釐清宣傳訊息的真假之前,選舉已經結束,影響業已造成。



[轉載] 胡逢瑛》俄羅斯決心成為國際反恐盟主←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俄羅斯的宣傳模式與資訊戰  廣受國際重視(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