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2/23

[轉載] 社論:土國糾結美俄角力  牽動反恐成敗


http://news.gpwb.gov.tw/News/186196
 

俄國駐土耳其大使安德列·卡爾洛夫日前出席公開攝影展時,遭到曾參與土國政變被解職的警察射殺,行凶者並高喊「真主偉大」、「不要忘記阿勒坡,不要忘記敘利亞」等煽動語句,舉世震驚;就在本月初,土國伏德風體育館及馬奇卡公園附近,也發生了汽車炸彈與自殺炸彈攻擊事件,這個位居歐亞連接要域國家的內政與外交局勢,值得密切關注。

 

 近年來,美國主導的聯軍,持續發起對占據敍利亞部分領土之「伊斯蘭國」空中襲擊時,土耳其雖不得不與美國合作反恐、打擊該組織,但同時亦藉機攻擊已協助盟軍反恐之「庫德族」。由於庫德族與被視為恐怖主義組織之「庫德勞工黨」,皆欲自土耳其獨立;加諸土國意欲剷除敍利亞阿塞德政權,暗地亦讓「伊斯蘭國」借道走私與偷渡,使得俄羅斯一度指責土耳其助長了恐怖主義氣焰。在美俄各自的政治盤算下,土耳其的作為,實難同時討好各方。

 相對的,土耳其亦一直利用「伊斯蘭國」,作為達成與美、俄、歐盟與中東地區國家合縱連橫之戰術性工具。例如創造了經由土、敘兩國邊界,進入敘利亞之「聖戰士公路」;作為糧食與武器之後勤補給基地,以及透過土國南部的「西聯匯款」而進行外國恐怖主義戰士之現金轉帳,提供土國國內之手機門號與用戶身分模塊(SIM卡)讓「聖戰士」便於通訊等。相關作法均服膺於土國之戰略目標,其目的就是要推翻敍國之阿塞德政權、打擊庫德族,並製造加入歐盟之機會與條件。

 然而,當「伊斯蘭國」不斷發展勢力,影響了中東地區勢力平衡,特別是牽動沙烏地阿拉伯之遜尼派宗主國地位,且進一步影響美國在中東地區既有布局時,土耳其作為北約盟國之成員,在美國施壓與經濟援助下,不得不提供南部「英克里空軍基地」讓聯軍戰機起降,亦發動《幼發拉底盾牌行動》,導致「伊斯蘭國」成員除從網路雜誌《達比克》(Dabiq)警告,視土國與美國均為主要打擊的共同敵人,並接續對於土國境內發動攻擊,但是並未正式承認涉入與犯案。

 土國也利用「伊斯蘭國」控制敍利亞與伊拉克部分領土後,產生大批流向歐洲的難民,要求歐盟讓其加入成為會員國,並要求收取龐大的邊境控管難民「收容費」,以避免難民再度流入歐盟,但最終未能得遂其目的。因此,雖然不久前,土國軍方射下俄國戰機、使兩國交惡,但背地卻做足示好動作,除透過強化官式訪問,恢復與俄國關係外;並持續進行超過1千億美元貿易、獲得阿克庫玉核電站、天然氣等大型工程,以及俄製S-400防空飛彈等之利益。雖然土國沒有放棄推翻阿塞德政權目標,順了美國意志、且與俄國不同調;但土國的核心利益,仍是確保北部庫德族地區不能獨立,因此,俄、土兩國仍有磋商與要價空間。

 隨著土國努力與俄國改善關係,並恢復與以色列談判,在外交上看似逐步進展之際,卻又發生主要由空軍、憲兵和裝甲部隊發動之軍事政變。雖然該事件很快被敉平,但接續的整肅作為,以及其「伊斯蘭化」且相對獨裁之政治實質,也使回教律法治國的理念,更加融入日常政治,相對剝奪其他應有之政府職能與部門角色,引起土國中產階級和意圖恢復世俗主義者之反彈。伊斯蘭與世俗化之兩大階層矛盾的不易妥協,為社會注入持續動盪的因子,導致不滿土國政府介入敍利亞內戰之激進分子的仇視,使得其欲以伊斯蘭宗教與權威,壓制和維持社會穩定時,更促成了社會激進化,難以收拾。

 接續發生之不幸事件,反映出幾個重點。首先,土國面對的,不僅是以宗教與意識形態主導之恐怖主義組織,亦面臨傳統訴求獨立之分離主義恐怖主義組織。兩者類型不同,但目標均是迫使土國政府屈服;土國國內伊斯蘭化與世俗化衝突,已使激進分子與恐怖主義組織有更多發起攻擊之機會。基於上述觀點,土耳其未來的情勢走向,亦有幾個可以觀察的方向。第一,土國的安內與攘外政策,必須同時並進,且必須與美俄持續合作;第二,土國必須恢復以往外交上尋求西方與中東地區之平衡政策,才能應對內外交織的困難,而不致節外生枝;第三,土國加入歐盟仍面臨挫折,經濟發展仍有困難,難民不斷流入,社會複雜性及民眾不滿均將影響施政,間接為與周邊國家互動投入不利變數。

 整體而言,歷經俄國大使遭刺殺事件後,俄、土兩國合作關係雖不至於過度受損,然因為敍利亞阿塞德政權持續運作,致俄、土間的「有距離互動」,仍可能予地區恐怖分子可乘之機。中東地區的反恐行動,雖不會因此停滯,然各有圖謀,究非善道;唯有強化反恐合作,方為正途。



[轉載] 耶誕恐攻啟示 虛擬IS更強大←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社論:美擴大非洲軍事交流 遏阻恐怖主義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