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2/19

[轉載] 何思慎》安倍溫泉外交 軟化不了普丁


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61219004828-262105
 

12月14日,安倍首相在家鄉山口縣長門市終於盼到俄羅斯總統普丁的來訪。2013年安倍首訪俄京莫斯科後,2度在索契與普丁會談,更於9月初,藉出席於海參崴舉行的第二屆東方經濟論壇,4度「安普會」。相對安倍頻頻登門造訪,普丁回訪日本,因克里米亞問題所造成的俄國與美、歐的交惡,延宕多時。

戰後日俄關係的發展,除日、俄「北方四島」領土爭端外,美國對日外交的牽制亦為限制之一。在俄舉行的第3次「安普會」上,普丁直言,儘管有美國壓力,日本朋友仍在努力維持對俄關係。因此,在美國大選年及政權交接的權力空檔,無暇制約日本之際,安倍遂於普丁訪日事上達陣,接軌東京「地球儀外交」與莫斯科「東望外交」。

日本因應中國再興,調整冷戰時期於日本北面屯駐重兵抵禦蘇聯的部署,將防衛重心南移。為此,日本外交存在改善對俄關係的需要,以防陷於南北兩面受敵的窘境。

在日中關係不睦、美俄關係可能改善的現實下,在日俄關係發展上,安倍受制於普丁。有別於1958年毛澤東在中南海游泳池畔接見赫魯雪夫的羞辱,安倍在故鄉湯本溫泉的楓紅美景下,將普丁奉為上賓,試圖「以心傳心」,建立深情厚誼,打開「北方四島」僵局,在《日蘇共同宣言》60周年之際,推進戰後以來懸而未決的和平條約,實現其父親安倍晉太郎未竟之夙願。

然而,溫泉與安倍家鄉父老的熱情不足以軟化普丁的心,「溫泉外交」難以克盡全功。俄國媒體認為普丁的日本行乃莫斯科的外交勝利,因俄方未對「北方領土」問題做出讓步,即獲得來自日本3000億日圓經濟合作大禮。

日本一改過去以「北方領土」解決為前提的經濟合作立場,安倍的對俄外交顯然以經濟先行,而日本亦淪為普丁打開美、歐經濟制裁,緩解國際孤立的敲門磚,其間透露著安倍對川普上台後,美俄關係改善的焦慮。

安倍深知日本無力平息黑海怒濤,亦非牽動美、中、歐國際政治板塊運動的決定性力量。在歐巴馬總統「跛鴨效應」顯現,川普新政府外交動向未明之際,安倍僅能以「平衡性的預防外交」應對。

形勢比人強,川普任命普丁摰友提勒森出任國務卿,意味推動對俄和解的可能,此打亂安倍藉經濟促動「北方領土」談判的外交布局。安倍須承認,若美、俄接近,日本對俄戰略空間將更形窄化,屆時「北方領土」談判恐困難重重。

日本須宛如1972年因應「尼克森震撼」般,掌握先機,與莫斯科交好,但這回不同的是對手換成較中國更難搞的戰勝國俄國。誠如普丁所言,日本應放棄早日解決「北方領土」問題的想法。

(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本研究中心主任)



[轉載] 韓俄首腦會談碩果纍纍 共簽訂21項經濟合作文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美新總統川普加速日俄和解 殊值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