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1/14

[轉載] 莊奕琦》川普震掉了新南向


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61113002874-262105
 
莊奕琦

政治素人川普,在眾多驚呼聲中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對全球投下一顆震撼彈。川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辛辣言論,縱使其政策主張未必成熟,但切中要害,故常常能輕易博得媒體版面。尤其一席「讓美國再度偉大」,將失去的工作重新找回,讓美國勞工上工的政見,深獲民心。惟其背後代表的國際經貿思維與對全球的影響則值得台灣關注。

1990年代以降的全球化,由跨國投資的國際生產分工與專業化,帶動國際貿易的繁榮與全球經濟的成長。科技的進步與生產成本的大幅下降使產品價格不斷降低,嘉惠全球消費者。但全球生產供應鏈的擴張背後,卻是勞動所得分額的減少與所得差距擴大。

對高度發展的國家如美國而言,效率不是問題,真正的癥結在分配。川普競選時表示,要透過減稅與貿易政策在兩任8年任期內創造2500萬個工作,達到這個目標需要在任期內平均每年有3.5~4%的經濟成長率。姑且不論他是否做得到,無疑地,川普的對外經貿政策必然趨於保守的保護主義色彩,包括將製造業帶回美國、重啟貿易談判與檢討已簽訂的貿易協定,尤其是對中國與墨西哥等被控偷走工作的貿易夥伴。

川普可採取的手段,包括課徵高進口關稅、檢討現存的北美貿易協定與讓《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胎死腹中。當然這些保護政策除了要冒著對手報復的風險外,更重要的是,其挑戰全球產業供應鏈的既有分工體系,不僅很難將製造業帶回美國,且會讓美國失去作為國際經貿主導者的角色,可能未見其利先受其害。

TPP不僅是美國重返亞洲的核心經濟戰略,也是美國制訂新一輪國際經貿秩序的試金石,更是制約中國崛起經略世界的緊箍咒,去除TPP顯然不符合美國現有的國家利益。但長遠來看,若能拉開格局以合作代替對抗,改以能容納美、中兩強的「亞太自由貿易協定」(FTAAP)為依歸,則更能展現新一代全球領導人的睿智與遠見。

看來川普的經貿政策,短期間仍以安內優先於攘外,為了兌現競選承諾,反全球化的保護主義必然為主戲,也必然衝擊已然孱弱的國際投資與貿易活動,致使全球經濟更加欲振乏力。

對以外貿為導向的台灣而言,參與以美國為主導的TPP的機會將落空,而我與美國的「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在川普主政下其條件也必然更加嚴苛,區域的巨型自由貿易協定(Mega FTA)也只剩下《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其中東協(ASEAN)和印度又是我新南向政策的主要對象,因此雙邊與多邊的FTA必須雙管齊下。中國的「一帶一路」,尤其是海上絲綢之路正涵蓋了這些國家,也要爭取參與,而兩岸和平發展共識更是其中的關鍵。

(作者為政治大學經濟學系特聘教授)



[轉載] 美學者:新南向最大挑戰 來自中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經濟/突破兩框架 打造南向雁行中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