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9/19

[轉載] 社論》「亞洲.矽谷」成敗 關鍵在心態與法令


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60916004880-262101

 
主筆室亞洲矽谷計畫近年中國大陸快速融入新經濟模式,跨境電商發展速度驚人,2015年全球貿易成長率下修,中國大陸對外貿易總值衰退7%,跨境電商交易規模反向成長28%,若非跨境電商高成長支撐,大陸外貿衰退幅度可能超過兩位數。依據阿里研究院的《貿易的未來:跨境電商連接世界——2016中國跨境電商發展報告》報告,2015年大陸跨境電商交易規模4.8兆人民幣,預估2020年將達到12兆人民幣。
 

分析大陸跨境電商發展軌跡可以理解,一個國家要能充分融入新經濟發展模式,並從中擷取各種智慧、能量與資源,最重要的是所有參與者的心態要開放,能夠接受各式各樣的創新思維,尤其政府的心態與思維要轉變。唯有透過企業、民眾與政府三方強力結合,企業維持強烈創新欲望、民眾具有高度接受力、政府心態開放且與時俱進,才能真正帶動新經濟模式的發展。近年來大陸在這方面的表現與進展,包括推動跨境電商、廣設青年創業基地、允許P2P借貸平台設立、拓展行動支付、推出《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讓Uber及滴滴就地合法等,充分展現政府、企業及民眾三方合作發展新經濟的共識、決心與行動力。

相較大陸,台灣面臨創新驅動新經濟時代卻缺乏共識,造成社會、企業爭論不休,政府也沒有領導力與行動力,發展明顯落後。從第三方支付該由誰主導,造成科技與金融業者的心結,之後P2P借貸平台到底要不要立專法也引發爭議,再到經濟部投審會公開要求Uber撤資,引起台灣是否真能發展共享經濟的質疑,都說明了台灣其實尚未準備好迎接全球新經濟的發展趨勢。不管是政府、企業或民眾都太過安於現狀,面對創新領域的發展,心態太過保守,當大陸大城市民眾平常消費購物已普遍使用手機支付,台灣卻還停留在現金交易為主的購物型態。

央行統計,10年前台灣紙鈔及硬幣發行量分別為9021億元及578億元,2015年兩者成長到1.7兆元及950億元,10年間成長幅度分別高達89%及64%。顯然企業及民眾依賴現金交易的形式不只沒有減少,反而逐年遞增。更不用說,國際發卡組織的調查顯示,2015年中國大陸電子支付占消費比重已來到65%,超越許多已開發國家,而台灣卻僅有26%,這意味著台灣企業及民眾對於新興支付模式接受度偏低。

除了心態問題外,台灣對於新經濟發展模式的認知也是明顯不足的。這一波由金融科技帶動的破壞性創新,與1990年代從美國發跡的新經濟(或稱知識經濟),有著根本上的差異。1990年代的新經濟,雖然已從要素及投資驅動階段跨入創新驅動,本質上仍是強調以製造為主的研究發展及人力資本累積。這一波新經濟發展模式,已跳脫傳統製造思維,更加強調服務及附加價值的提升。以市值排名來看,大家耳熟能詳的硬體製造大廠Intel、IBM、台積電3家市值加總起來(約4700億美元),贏不過一家不強調硬體製造而以軟體服務為主的Google(約5400億美元)。未來驅動經濟的力量,將是軟體服務或可以創造大量附加價值的新創產業,而非硬體製造。

國民黨政府經濟政策保守,台灣已經付出代價,民進黨在競選期間就強調「創新經濟」,有別於國民黨的製造思維,執政後蔡總統提出「五大創新產業與科技創新」,帶給社會新希望。不過,從行政院提出的智慧機械推動方案來看,卻發現新政府其實並未擺脫製造為主、服務為輔的舊思維。讓我們體會到,世界經濟,尤其中國大陸,已經進入創新驅動新經濟時代,台灣不分藍綠政黨,仍然沉溺在「製造的光輝」餘韻中。

若要融入全球創新浪潮,首要政府須重新分配資源,將部分資源從現有產業抽離出來,投入新創事業的扶植與培育,同時創造一個友善的新創環境。例如效仿大陸,廣設青年創業基地或孵化器,或師法以色列,提供進入到孵化器新創事業長期優惠貸款(Soft Loan),幫助新創事業分擔風險,才能將餅做大。

新政府決定投入130億元經費推動「亞洲.矽谷方案」,成為五大新興產業的旗艦。不過,實現的關鍵不在經費,而在政府、企業及民眾的心態與認知,其次,需要政府拿出治理效能,該修的法令一定要修,才有機會達成創新驅動新經濟目標。



[轉載] 旺報社評》低估北京高估美日 台灣危矣←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社論:從紐約恐攻思考國土安全法之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