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9/08

[轉載] 土耳其流血政變對美國反恐戰爭之影響


http://news.gpwb.gov.tw/News/124918

◎ 呂炯昌

 土耳其在7月15日深夜爆發流血政變,這場政變雖然最後以失敗收場,但是之後土國政府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大舉搜捕政變參與者,令原本已經惡名昭彰的人權情況更加惡化,更對美國在中東的反恐戰爭造成影響。

 

艾爾段專斷 引發軍方不滿

 在一次大戰加里波利戰役中獲得戰功的軍官凱末爾(Kemal Ataturk)領導下,於1923年驅逐占領國軍隊,獲得國際社會承認獨立,成立土耳其共和國。被稱為土耳其國父的凱末爾開始推行西化改革,成為最現代化、最世俗化、政教分離的伊斯蘭國家。

 伊斯蘭保守派政黨「正義及發展黨」在2002年國會大選中獲勝,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於2003年授命成為總理,並獲得授權組閣,開起執政生涯。艾爾段執政先當總理,再於2014年當選民選總統,成為土耳其史上第一位總理與總統都當過的政治人物,也是繼凱末爾之後,土耳其在位最久,權力最大的政治領袖。

 艾爾段執政初期,為了符合加入歐盟的標準,廢除死刑、給予庫德族人更大的文化權利。但是隨著2011年阿拉伯之春革命推翻多個阿拉伯獨裁國家,導致中東權力失序後,土耳其由開明走回專制,包括打壓人權、箝制新聞自由、禁止土耳其人使用推特等。另外,艾爾段開始推行伊斯蘭化措施,包括試圖將通姦罪入法、設立禁酒區、反對節育等。

 在打壓人權的同時,艾爾段進一步整肅軍隊。2010年修憲公投通過了新的憲法,限制了軍隊的權力,由文人掌管軍隊。艾爾段在隔年以圖謀發動政變的罪名逮捕200名軍方人士,土耳其陸、海、空三軍司令憤而集體請辭,以表達不滿。

 另一方面,由於不滿被排除在政治決策之外、反對政治伊斯蘭化等因素,自詡為世俗政體守護者的軍隊曾在1960年代後發動4次成功政變,推翻文人政府。隨著軍隊與艾爾段政府的嫌隙不斷擴大,加上認為艾爾段違背政教分離的立國精神,軍方終於在7月15日發動艾爾段任內第三度政變。

 土耳其政變 美土關係惡化

 7月15日深夜,土耳其陸軍坦克開進首都安卡拉與伊斯坦堡,政變軍人更挾持直升機向首都安卡拉開火,並占領博斯普魯斯大橋。然而政變在準備不足下倉卒行事,同時在軍隊內部未獲廣泛支持,最後終於以失敗告終。

 政變落幕後,土耳其政府大規模逮捕參與政變與同情政變人士,有超過6萬人遭到逮捕或接受調查,艾爾段將政變歸咎於敵對的伊斯蘭教士葛蘭(Fethullah Gulen)在幕後策動。葛蘭為土耳其第二大最具影響力人物,兩人原為好友,但是正義與發展黨和「葛蘭運動」支持者為爭奪國家的權力相互競爭時,雙方關係從此惡化。

 患有心臟病與糖尿病的葛蘭目前居住在美國養病,土耳其政府多次要求引渡葛蘭,但是美國認為土耳其提出的證據不足,加以拒絕,土耳其方面便認為美國包庇葛蘭。2015年11月,土耳其空軍F-16戰機在土耳其與敘利亞邊界擊落俄羅斯Su-24攻擊機,成為韓戰結束之後俄軍戰機首度遭到北約擊落,造成俄國與土耳其關係緊張,莫斯科並對土耳其祭出經濟制裁手段報復。

 此後,土耳其國內便不斷謠傳,華府不滿艾爾段專斷作為,期望軍方能夠將他趕下台。政變發生後,土耳其官員更指稱美國與政變有關,令美方官員感到莫名其妙,美國國務院官員除呼籲維護人權外,更警告土耳其不要影射美國與未遂軍事政變有關,以免傷害兩國情誼。

 土耳其政變對美國反恐戰爭之影響

一、反恐夥伴關係卻陷入不確定性

 土耳其在2015年7月加入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行列,提供南部的英吉利克(Incirlik Air Base)空軍基地作為美軍對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發動空襲的軍事基地,美軍在此部署F-15戰機、A-10攻擊機與無人攻擊機。政變之後,為了逮捕政變將領,土耳其曾一度封鎖英吉利克基地,切斷電力供應,導致美軍作戰任務被迫中斷,同時許多曾經跟美軍並肩作戰的土耳其將領遭到撤換或逮捕,令美國反恐行動陷入不確定因素。

二、中共恐乘虛而入

 2007年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決議,將鄂圖曼帝國在1915年強制亞美尼亞人遷移,並導致150萬人喪命的行為視為種族屠殺,引發土耳其極度不滿;2010年土耳其人道救援船前往加薩途中,在公海遭到以色列軍方攻擊,造成4名土耳其人罹難,這些事件都導致土耳其與西方國家關係惡化,艾爾段政府並開始強化與中共的關係。艾爾段在2012年首度訪問中國大陸,成為27年來首位訪問大陸的土耳其總理。

 為了擺脫對美國的軍事依賴,土耳其也強化與中共軍事合作,包括邀請共軍戰機參加「安納托利亞之鷹」(Anatolian Eagle)聯合軍演,更在2013年宣布將採購大陸製的紅旗-9防空飛彈系統,最後雖然在美國與北約的施壓下放棄採購中共製武器,但足以證明中共成為土耳其與西方國家談判的籌碼。美國與土耳其關係在政變之後惡化,恐怕讓中共恐乘虛而入,擴大在西亞的地緣戰略布局。

 結語

 這場突如而來的政變初期,基於維護民主價值理念,華府發表聲明力挺民選政府,但是艾爾段政府在政變之後大舉搜捕參與政變分子,致使土國違反人權行為惡化,讓美國陷入維護民主體制與人權的兩難困境。

 對土耳其而言,在艾爾段帶領下逐漸回歸伊斯蘭化與集權化,但是卻違背歐盟人權至上原則,引發歐盟警告,讓土耳其加入歐盟談判添加變數,這個曾被西方視為穆斯林世界的模範生,如今再度走在世俗化與伊斯蘭化的抉擇十字路口。

(作者為台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轉載] 俄空軍進駐伊朗打擊IS 美表遺憾←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恐攻風險勝日韓 國安體系有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