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9/06

[轉載] 聯合/田弘茂與黃志芳人事案反映的戰略困局


http://udn.com/news/story/7338/1942535

2016-09-06 03:09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蔡政府上任逾百日,攸關區域發展與兩岸關係的兩項人事布局終告底定。懸缺多時的海基會董事長,倉促敲定由外交部前部長田弘茂接任;因江春男酒駕而空出來的駐新加坡代表,則由新南向辦公室主任黃志芳出任。兩人個別條件皆不差,但不等於適才適所;而整體人事布局則反映了蔡總統用人的窘迫及其戰略構想之凌亂,到了顧此失彼、顧小失大的地步。

戰略構想指導人事布局,人事安排則是實踐戰略構想的起手式。這兩項人事任命,正好反映蔡英文對外戰略布局的左支右絀。

先談兩岸關係。蔡總統拒絕接受「九二共識」,力稱要維持兩岸現狀,因此海、陸兩會的負責人選即使不能打開兩岸僵局,至少要能避免關係進一步惡化。陸委會主委張小月的人事,在五二○前即已出爐,就是一項對大陸不挑釁、對台灣相對安全的人事安排。基於同樣的考量,海基會董事長人選數月來一直鎖定王金平和宋楚瑜二人;但蔡英文對兩岸定位遲遲不願答卷,兩岸僵局難解,王、宋兩人最終拒絕接受此一有名無實之虛職。

在海基會董事長百日懸宕中,兩岸關係有退無進:從雄三誤射、南海仲裁、陸客團火燒車到肯亞電信詐騙案等,不斷挑動兩岸敏感神經。再加上新政府民調急墜,獨派又大動作逼宮,蔡總統因此加速妥協,急急任命了可以安撫獨派情緒的偏綠人士田弘茂。當年,田弘茂據稱曾在美國開車載著辜寬敏到處遊說推動台獨;如今,辦公室裡則掛著與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的合照。他的任命,張小月可以誇稱「對中國大陸釋出善意」,但對岸是否接受是另一回事。

說穿了,目前兩岸關係急凍,聯繫中斷、協商停擺,問題並不在海陸兩會人事,而在蔡英文那份尚未完成的答卷。田弘茂去年曾說,如果蔡英文拒絕接受「九二共識」,極可能導致兩岸溝通機制中斷。而今,除非田弘茂能安撫獨派、取得蔡英文授權,補填答卷,否則海基會恐怕還是只能晾在那裡,田弘茂恐怕再也跨不過海峽。

戰略方向不對,戰術自難能回天。或許蔡英文暫時只想先穩住現況,但陸生縮、陸客減、契作斷,卻是正在不斷發生衝擊效應的兩岸關係進行式。而兩岸關係的未來式,還可能擴及外交與經貿層面,包括新南向政策。而此時黃志芳的人事安排,則反映了另一種戰略困局。

「新南向」是蔡英文亟欲推動的政策,因而在總統府設置了高位階的辦公室;但幾個月來,在執行上始終難有作為,在政策上也未擺脫「喊話」的虛招。更令人困惑的是,政府八月中才公布了新南向政策綱領,一副就要奮起行動之姿;誰料才短短半個月,卻驟然將南向辦公室主帥改派駐星,接替月前因酒駕請辭的江春男。此舉,透露了兩個訊息:其一,蔡英文的錦囊已空,掏不出合適又可以信賴的人選,所以挑來揀去只有調動黃志芳;其二,新政府深切認知新南向之「知易行難」,因此,決定藉此人事異動順勢更動政策架構。

黃志芳出使新加坡,蔡政府當然可以美其名曰,將可利用新加坡作為新南向之指揮站。問題是,這樣的說法,在現實上能成立嗎?別的不談,先問:哪國政府會容許外國使節把自己國家當成一個合縱連橫的指揮基地?再問:如果黃志芳要在新加坡指揮南向政策,我駐東協及南亞各國人員是要聽他指揮,抑或聽外交部指揮?當雙方指令有方向及優先序上的差異時,駐外人員又要聽誰之命?這種作法,就如同把衡山指揮所搬到金門,又把參謀總長送到大膽島擔任前敵指揮一般,是行不通的。

田弘茂和黃志芳的人事安排遲遲底定,反映蔡英文對外戰略思考的架構有內在矛盾,人事和政策現實之難以對應,不禁令人擔憂。



[轉載] 自由共和國》松本充豐/台灣所面臨的困境和蔡英文政府←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旺報社評》低估北京高估美日 台灣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