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9/05

[轉載] 美日印聯合軍演對東亞安全的戰略意涵


http://news.gpwb.gov.tw/News/121498

◎ 鄒文豐

 美、日、印度三國海軍於今年6月10日再度舉行「馬拉巴爾」海上聯合軍演,為期8天,共區分海港與實戰任務兩階段,計11艘軍艦及8000名官兵參加,包括美軍史坦尼斯號航母戰鬥群、日本海上自衛隊日向號特遣護衛群,以及印軍薩雅德里號特遣艦隊;主要演練項目為水面、反潛、防空作戰與協同救難搜索等。儘管2014年「馬拉巴爾」軍演即曾於西北太平洋實施,但此次演習適逢東海與南海主權爭議進入關鍵轉折、朝鮮半島局勢更陷複雜化等敏感時機下,仍首度移師沖繩周邊海域進行,格外引起各界關注。

 

 「馬拉巴爾」於馬拉雅拉姆語原意為「高山王國」,泛指印度半島整個西南海岸地區,自1992年起,美國與印度即以此為名舉行雙邊軍演,迄今已為第20屆;過去「馬拉巴爾」演習均於印度洋舉行,僅演練戰術運動、海上整補、水面作戰等基本項目,象徵意義較強,然自2005年起在阿拉伯海西北部擴大演習規模與強度,2007年於孟加拉灣首次邀請日本、澳大利亞及新加坡參加,2014年後開始在西太平洋舉行演習,近年並涵蓋模擬戰鬥護衛、防空、反潛、緝捕海盜等限於軍事盟國間進行之科目,顯示該演習除轉為著重實質功能,美、日、印三國軍事合作機制化趨勢外,更帶動區域權力格局朝同盟對峙方向前進,如何影響東亞安全及戰略情勢,殊值探究。

 東亞戰略情勢現況

 冷戰時期,整體亞太安全體系雖受美、蘇全球對抗格局影響,惟美國於二戰後建立一系列共同圍堵共產勢力之防禦同盟,使其成為主宰亞太的穩定力量。蘇聯解體後,國際體系進入美國單極獨霸時期,是時如中共甚且認為,美國主導的安全體制,可有效遏制區域強國走向軍事化野心。然2001年美國開啟全球反恐戰爭後,伴隨各地動盪事件日增,致使其備多力分,國力捉襟見肘;反觀中國大陸則進入所謂「戰略機遇期」,得藉經濟發展大幅提升國力,兩國差距逐漸縮小;復以雙方意識形態、政治價值迥異與多方利益衝突,中共欲取代美國成為區域霸權,以排除制度掣肘態勢日益明朗。美國為維護國家利益,避免盟國質疑其維持亞太秩序決心,一方面加強「再平衡」政策力度,另一方面試圖強化盟國於地區安全扮演之角色,以宣示「霸主」地位未衰,只是東亞區域「權力轉移」論述,依舊甚囂塵上。

 儘管美、「中」領導人均曾提出「雙方應繼續共同面對挑戰、承擔義務,以務實和建設性態度妥善管控分歧與敏感問題,透過溝通增強互信,避免戰略誤判」等論述,但在兩國對政治民主、人權自由、經貿政策、外交方針、網路安全,乃至於臺灣、香港、西藏、新疆等問題立場扞格,以及中共與日本、南韓、印度、印尼、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汶萊等國均有領土主權糾紛,其崛起已對周邊國家構成重大壓力等情況下,即使美國從未言明,以亞太戰略制約中共之用意,已為各方共同認知,而依此構成之合縱連橫對抗態勢,實為當前東亞各項爭議問題之根源主軸。

 海陸對抗漸成格局

 就在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哈里斯海軍上將公開宣布今年「馬拉巴爾」演習區域等相關訊息後,為傳達對印度介入東亞紛爭之不滿,中共海軍先於5月中旬將南海演訓編隊深入印度洋,並表示其意在強化艦隊反海盜應變處置,以及執行遠洋多樣化任務能力;6月10日聯合軍演展開前夕,中共再升高對抗訊息,與俄羅斯海軍航行編隊於9日凌晨突然進入釣魚台列嶼附近海域,為共軍軍艦首度駛入釣島毗鄰區,引發日本政府高度關切,更凸顯美、「中」陣營對峙隱然成形。

 若進一步拉大戰略視角可知,即便冷戰結束,美、「中」、俄關係變動,仍為牽動全球權力格局關鍵指標;在此「戰略三角」中,美國先於亞洲試圖對中共進行戰略包圍,又因東歐克里米亞危機與俄羅斯進入新冷戰頡抗,使「中」、俄兩國在共同抵禦美國戰略進逼需求上一拍即合,加上彼此能源、武器科技各有所需,其「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得以不斷推進,在俄羅斯就南海問題表態支持中共立場,並拉攏中共加入「歐亞經濟聯盟」態勢下,雙方同盟關係雖有實無名,卻亦呼之欲出。

 另一方面,在凸出盟國地位之策略指引下,近年美國除積極與越、菲、印尼、馬來西亞等國強化戰略夥伴關係,與日、澳、印度籌組四國國防合作之議更再度浮現,期以連結太平洋、印度洋,確保全球重要航路航行自由。雖然上述各國各有不同原因使其在安全議題上選擇依靠美國力量抗衡中共壓力,且即使美國,亦不願全面與中共攤牌,但這樣的安全情勢,其實已顯示東亞正向與美日結盟的海權國家和與「中」俄為首的陸權國家相互競逐地緣政治主導權的區域格局發展。

 東亞局勢未來動向

 日本於2007年參加「馬拉巴爾」軍演後,2008年即與印度簽署「日印安全保障聯合宣言」,旨在強化彼此同盟關係,並為日後軍武技術輸出預作準備;另外,此次軍演前,印度特遣艦隊在航行途中,曾以支隊形態分訪與中共有領海主權爭議的越南及菲律賓,日越、日菲,以及東協國家間,多項軍事合作與裝備援助協定等,亦正持續進行。這些訊息顯示,中國大陸周邊國家均已逐漸具備防範中共海洋擴權軍事行動的意識;美國聯合亞太盟國對中共進行的多邊圍堵戰略業已初步展現成效,主要形式在透過日本、印度所增強的領導角色,聚合其他中、小型國家利益,共同向中共形成必須和平解決區域主權爭議的壓力,並維持既有的國際社會秩序。

 由上可知,東亞安全實維繫於美「中」之間是為抗衡或合作的態勢;區域國家僅能選擇表態、平衡,否則即是利用雙方矛盾的左右逢源策略。短期內,美「中」仍難有得以化解歧見的契機出現,至於從美、日、印聯合軍演的轉變可見,儘管美「中」仍會自我克制,避免於爭議與對抗中出現意外,但基於雙方在戰略上缺乏互信,認知對方企圖改變現狀或採威脅進逼的立場難解,美「中」相互抗衡,已對東亞各國產生深遠影響。

 結語

 未來東亞整體局勢動向,其實正取決於中共是否願意採取國際間所能接納的方式,妥善化解與區域周邊國家因不同背景所造成的衝突張力,若然,則依中共現有國力,勢將成為維護東亞穩定不可或缺力量,否則,海權、陸權兩強對抗的地緣戰略格局一旦深化,絕非亞太國家之福。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於推動「重返亞洲」政策時指出:「未來的國際政治將在亞洲被決定」,以此申言,亞洲的未來則將由東亞局勢決定。(作者為大陸問題研究學者)



[轉載] 安倍訪印 意在聯美印澳制中←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目的在于牵制中国”…… 美印日举行史上最大规模海上联合军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