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8/08

[轉載] 自由共和國》洪財隆 / 新南向政策與台灣產業發展戰略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019329

2016-08-08 06:00

洪財隆 / 新境界智庫資深研究員

新政府高舉「新南向政策」,首要特點在於地理範圍擴大,之前只涵蓋東南亞,如今再加上南亞的印度等國;其次是強調雙向連結,平等互惠,而不僅僅只考慮自己的利益;最後則是全方位涉入,除了經貿之外,也將涵蓋科技、文化、社會等領域。

三大有利因素

此時此刻,台灣重新倡議南向政策,大環境方面至少有三項有利因素。

首先,經過多年累積的商務往來、民間交流與學界研究,特別是東南亞籍配偶的第二代逐漸長大成人等原因,台灣內部的社會能量其實已經到達相當程度。所以政府提出新南向政策,僅是提出來這件事情本身,就會產生政策上的「宣示效果」,而有助於政策定位與內部資源重整。

其次,過去的南向主要由政府發起與主導,產業界跟隨,但由於近年來台灣對東南亞的貿易和投資日漸回溫,產業界與民間部門應更有意願與能力,在政策的推進過程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亦即新南向政策的經貿與產業基礎,會比前幾次來得扎實。

東協無疑是台灣的重要貿易夥伴,穩居台灣第二大出口市場與投資目的地。二○○九年以來,台灣對東協的投資更是日益加溫,特別是在新加坡、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尼等國最為活絡。這也跟全球各地的經濟成長趨緩,東南亞與南亞的經濟成長動能更獲凸顯有關。另外則是中國正值經濟轉型,投資環境也已產生劇烈變化(勞動成本上升、人民幣升值、對環境品質更加重視等),自然促使部分台商往東南亞與南亞移動,或作區域佈局。

第三個因素則是亞太區域主義的競逐,目前發展態勢,顯然對中國不利。

由美國所強力主導、搭配日本合作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已在二○一五年十月四日完成談判,並在二○一六年二月四日正式簽署。相對於「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的延宕,TPP的先馳得點,除了可能削弱中國的區域影響力之外,也將讓部分企業「投資轉移」,從非TPP國家(例如中國)轉移到TPP的國家境內投資(例如越南、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等),這也包括台商的資金在內。

新的世界觀與產業發展戰略觀

就國家建構的角度來看,「新南向政策」也可以是一種新的世界觀(Weltanschauung),大膽面向海洋,重新確立並落實自己是個海洋國家。在此脈絡下重新來看待台灣海洋產業發展,也就更有戰略意義。

台灣本是個海島國家,但由於冷戰遺緒,使得我們對周遭海洋的認識及運用都相當陌生。有個典型例子:台灣是全球第三大出口遊艇國家,卻沒能相應發展出可觀的海洋遊憩產業。而這也跟生活空間的想像受阻有關,新南向政策如能擴大與周遭海洋國家的連結,應有助於拓展此一想像。

新南向政策對台灣來說,不只是安全與經貿,更有產業發展的意涵。比如新政府的五大創新策略性產業,絕大部分都可以和新南向政策一起搭配。

特別是國防產業中的造船與國土安全科技產業,都是台灣可以輸出的強項,更為東南亞與南亞國家所迫切需要。例如:二○一六年三月十日,就在蔡英文總統(當時為總統當選人)進行產業之旅造訪台船當天,印尼官方曾有正式新聞稿回應,歡迎台灣為他們造船。

再者,東南亞與南亞國家對基礎建設的需求頗為殷切,而五大創新產業中的精密機械、綠能產業,乃至數位內容產業的發展,其實也都可以和新南向政策相互呼應。

另從投資的動機來看,也可以找到些線索。台商投資東協國家,相對於中國的加工貿易出口,更看重其內需市場,尤其是民生內需消費品最被青睞,物流產業自然也會跟著發展。

此外,如何結合新農業政策、強化新世代人才培育與交流,促進觀光旅遊等服務貿易,也都是新南向政策可努力的重點。



[轉載] 徐遵慈》TPP生變 新南向快上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力衝新南向 教育部明年配合編列10億預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