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5/14

[轉載] 聯合/菲律賓政治與積木上的巨人


http://udn.com/news/story/7338/1694170

2016-05-14 02:16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菲律賓大選揭曉,一如外界預期,由有「硬漢」之稱的前達沃市長杜特蒂當選總統。比較特別的是,在總統與副總統分別投票的制度下,副總統卻是由現任執政黨候選人羅貝多當選,形成正副總統分別隸屬不同政黨的局面。

菲律賓是個充滿矛盾的國家。它的人民期待強人總統,卻又處處以制度來制約總統;民眾討厭世家政治,但是每次選出來的元首都來自地方世家;人們痛恨貪汙腐敗,卻又差點把小馬可仕重新送上副總統寶座。這是源自菲國人民害怕獨裁、迷信明星、卻又過於健忘的心理。

先談菲國人民的獨裁恐懼症。為了避免重蹈馬可仕的獨裁政權,菲律賓於一九八七年將總統任期改為六年一任、不得連任;同時規定總統與副總統分別投票,以免權力過度集中。因此,菲律賓常出現副總統的得票遠高於總統的景象,例如前總統羅慕斯的廿三%便遠低於副總統艾斯特拉達的卅三%,使總統坐困馬拉坎南宮;同時,也出現總統與副總統因分屬不同政黨,而鬩牆互鬥的情況。弱勢總統常是菲律賓政治不安的亂源之一。

其次是菲律賓人民的明星症候群。也許是源自於南島的特殊民族性,菲律賓人崇拜明星,甚至對明星有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把他們在電影裡的劫富濟貧形象,幻想成在現實生活當中也無所不能。也因此,影視明星在菲律賓往往能挾著銀幕光環而高票當選,讓該國明星從政者有如過江之鯽。例如,電影諧星出生的艾斯特拉達便曾經當選菲律賓總統,但不到三年便因貪汙下台;但下台後的艾斯特拉達,卻又能高票當選馬尼拉市長。由此可見,菲律賓人的追星狂熱,使他們易受操弄。明星治國,也是菲律賓政治品質低落的主要原因。

最後是菲國人民對歷史的健忘。過去,馬可仕總統長達廿一年的獨裁統治及貪汙腐敗,一直是菲律賓人心中的痛,也是政治民主化的負面教材,更是菲律賓經濟從亞洲優等生墜入末段班的主要原因。然而,也許是對政治世家的極度崇拜,也許是宗教上赦免罪人的心理影響,或者是對民主政治的失望,近年來馬可仕家族開始復辟重起。馬可仕的遺孀伊美黛接連當選眾議員,女兒也擔任北怡佬戈省長,兒子小馬可仕更參選此次副總統選舉,一度聲勢大好,最後僅以些微差距落敗。菲國人民這種健忘的心理,正是當今政治世家充斥菲國政壇、壟斷經濟資源的主因。

在這種特殊政治文化下,杜特蒂以誇張、民粹的語言來打造自己的強人形象,以打擊貪汙來塑造自己的明星光環,讓菲律賓人民覺得他有希望帶領國家重回馬可仕時代的強國榮光。由於近年菲國貧富差距日漸擴大,貪汙腐敗橫行,加上治安極度惡化,這樣的環境,讓菲律賓人選擇遺忘不幸的歷史,進而轉身擁抱強人。

但在目前的制度制約下,杜特蒂這位「強人」恐伯難以如願做一個強人總統;因為他將面臨出身地方世家的副總統羅貝多的政治箝制,也要面對全國一百七十八個地方世家諸侯的牽制,更要擔心馬可仕家族政治勢力的復辟。這種種限制,將使杜特蒂總統像一個站在積木上的巨人,這個積木堆起來的政治基礎,隨時有崩塌的可能。成也制度、敗也制度,制度上的矛盾設計,讓菲律賓人陷入作繭自縛之境。

從菲律賓看台灣,亦不無可資省思之處。過去,民進黨為了抵制國民黨的活路外交,在台灣出席世衛組織年會(WHA)議題上,對「中華台北」的名稱不斷進行抗議與抵制,認為矮化我國國格。如今民進黨上台之後,面臨WHA即將開議,先前那些既存立場卻成為民進黨國際參與的絆腳石,而民進黨為反對而反對,不也是另一種作繭自縛?



[轉載] 社論:杜特蒂上台 菲國外交動向國際矚目←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兩岸與國際》菲律賓的新總統會攪亂美國的再平衡戰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