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5/14

[轉載] 社論:杜特蒂上台 菲國外交動向國際矚目


http://news.gpwb.gov.tw/news.aspx?ydn=w2u5S9CJZGAXB%2fzPg%2fq7ahBURwZ%2fxCkoH%2bRnvuMETFxP%2fWzP19BvqqjK5Chp%2bALZUKkxwfY4ewGwtyeyKHooQcMIugFS%2f9UIXcon8akmuRY%3d在美國提前致賀後,被喻為菲律賓版「川普」的納卯市市長杜特蒂應該篤定當選為該國總統。菲律賓這個人口逾億的群島國家,近年因將南海爭議提上國際常設仲裁法院,而成為國際注視的焦點,也讓該國總統選舉受到國際矚目。作風頗有爭議的杜特蒂上台後,各國都在關注菲律賓未來的動向,鑑於菲律賓已將本身置於東亞地緣政治的鋒口,該國未來的一舉一動,必深受注意。

 杜特蒂的當選,多少可以顯示目前菲律賓當下民意的走向。雖然近年來菲律賓經濟成長強勁,但內政問題並未改善,其中最受重視的是犯罪率居高不下的問題,其嚴重性已掩蓋該國經濟的出色表現,這也正是杜特蒂能夠在眾多對手中脫穎而出的主因。憑藉在納卯市打擊犯罪的表現,杜特蒂在競選過程中一直運用菲律賓民眾對治安的高度不滿吸引人氣,事實證明他的策略是成功的。但杜特蒂打擊犯罪的方式卻遊走在法律邊緣,這也使得他未來的政治權力與地位存在變數。

 另一左右民意的議題,是菲律賓貧富差距懸殊的問題。不容諱言地,過去6年,在現任總統艾奎諾三世主政下,菲律賓的經濟表現出色,每年經濟成長率都逾6%,據世界銀行統計,菲國2014年對內直接投資額達到62億美元,是艾奎諾三世就任首年的6倍。但經濟成長的果實卻集中在少數人之手,大部分人依然生活貧窮,因此升高了菲國人民的相對剝奪感,菲律賓國內叛亂仍然頻繁,亦緣起於此。杜特蒂的勝選,一定程度反映了人民不滿情緒,貧富差距問題未來也將是影響菲國政局的重要因素。

 上述所言可知,杜特蒂之所以能夠贏得選舉,內政問題是最主要的關鍵。雖然各國對此次菲國大選的關注,不等比例的聚焦在菲國的外交政策與區域政治變化上,但不能否認的是,菲律賓人民關心的是未來的治安和生活問題,並非國際問題。但這不表示杜特蒂獲選對菲國外交與東亞區域政治不重要,而是要強調未來杜特蒂政府首要關注之點必然是內政問題,唯有認知到這一點,在評估杜特蒂勝選對該國外交與區域政治的影響時,方能準確掌握。

 就是因為偏重內政問題,可以發現杜特蒂在競選期間很少談論外交政策,但一些與內政有關的外交性談話卻值得注意,特別是眾所矚目與南海有關的談話。杜特蒂曾表示,如果中共願意幫助菲律賓修建基礎設施,他將閉口不談南海爭端,他甚至表示願意與中共談判南海問題。這些言論之所以須予正視,誠如前言,杜特蒂政府未來的施政優先是內政問題,因此,搞好經濟是搞好內政的前提。若如此,將使外界留下一個想像空間:亦即中共未來是否會以金錢攻勢影響菲律賓政策,進而扭轉南海情勢?

 正因存在這個變數,以及中共經濟操作的可能性(中共正力推「一帶一路」),杜特蒂的當選已開始讓國際揣測紛紛,特別是美國已表達憂慮。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前主席盧格表示,未來美菲防衛合作關係將難以預測,他甚至以「不安」形容杜特蒂的勝選;代表美國軍方的《星條旗報》,也直指杜特蒂對美菲軍事關係表示懷疑。雖然如此,杜特蒂政府的外交政策走向,目前仍無法斷言。

 菲律賓未來的外交政策值得觀察,卻不須妄加論斷,但對我國而言,確實必須關注杜特蒂政府的對外政策,除了因為菲律賓立場將直接影響南海情勢外,也因為過去發生的漁權糾紛,凸顯我國與菲國存在利益衝突。除此之外,菲國是一個極富潛力的市場,也值得我國開拓。鑑於杜特蒂過去曾2次訪問我國,對我國的警政、交通建設與菲勞照顧等留下極佳印象,加上他本身有華人血統,任職納卯市市長期間,與當地華人及臺商互動良好。在如此背景下,杜特蒂領導下的菲律賓,未來與我國有良好的發展與合作空間,我國應綢繆強化兩國關係之道,例如從漁業合作著手,加強兩國關係。

 雖然菲律賓並非足以左右區域政治的國家,但鑑於它與美國有正式防衛合作關係,近年來在艾奎諾三世的槓桿操作下,積極強化與美國、日本、印度與澳洲等國關係,並利用南海問題,力促東協結合統一戰線,它未來的走向確實值得注意。惟如前所言,杜特蒂上台後,重心將優先置於內政問題,因此,短期之內,菲國外交政策當不至於遽變。值得注意的是,未來杜特蒂政府是否會因引入金援考量,改變與中共目前勢如水火的關係,進而衝擊區域政治與美菲關係?這點值得我們密切觀察。



[轉載] 「菲國川普」勝選的五大原因←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聯合/菲律賓政治與積木上的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