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5/06

[轉載] 野火燎原─淺論歐洲恐攻的發展與因應


http://news.gpwb.gov.tw/news.aspx?ydn=026dTHGgTRNpmRFEgxcbfXtVB2%2b7tMZe03%2f1T5w2VRmaKEbK5NbPK4eGsdSf2GsLkXXzWmRLvnNIUKpvAT3RFb16f3CdWGJiXy9jXnB5JyQ%3d鄒文豐

 今年3月22日,比利時首府布魯塞爾爆發連環恐怖攻擊,造成慘重傷亡,事後調查證實,此次恐攻與去年11月巴黎恐襲確有關聯,均為「伊斯蘭國」(IS)恐怖分子所為。專家認為,比京成為IS攻擊目標之因,不僅在報復西方國家加強空襲力度或緊追恐怖分子,主要是比京外籍人士比例高居世界第2,因此,攻擊比京,全世界都會流血。這次恐攻造成300多人傷亡,即分別來自40個國家,可看出IS真正企圖是要使全世界都陷入對極端勢力的恐懼。另外,歐盟與北約組織總部均在布魯塞爾,然比利時國家安全系統卻未對此加強戒備,相反的,比國反恐情報單位鬆散、輕忽、缺乏應變能力等積習,更長期為歐盟各國詬病,成為招致恐攻導因。

 在美、蘇持續痛擊IS,重挫其戰力與士氣,並激勵敘利亞、伊拉克政府軍逐步擊退及肅清IS勢力之際,何以歐洲恐攻事件非但未曾稍歇,且有愈演愈烈趨勢?又是否正如IS宣傳所稱,巴黎恐襲僅為更多攻擊事件的「風暴序曲」?這除了凸顯歐盟各國反恐機制在歷經多次重大恐攻後,仍有許多尚待修補的漏洞與合作空間外,誠如《經濟學人》報導分析,比京恐攻將不會是最後一次,日後歐洲必將面臨恐怖攻擊的「新常態」。無論如何,與IS恐怖分子進行的各種恐怖行動,彷彿像野火燎原般燃向全歐各地,成為歐盟各國伴隨難民問題而來最嚴重與亟待解決的安全難題。

 歐洲恐攻模式的轉變

 比京恐攻後,歐盟為亡羊補牢,旋即召開內政與司法部長會議,商討加強跨國反恐相關措施。官員表示,IS建立的歐洲「伊斯蘭聖戰組織」網絡較官方原先認定的更為龐大且準備齊全,目前已知全歐有5000人接受IS號召,前往中東或北非國家進行恐襲及武裝訓練,其中400至600人已潛回歐洲,伺機發起攻擊。由近期歐洲恐攻事件,可觀察其模式轉變包括:

 一、部署趨向長期隱匿:新型恐怖組織網絡結合國際資源與在地力量,有利長期隱身地方社群,一面策動吸收新成員,一面縝密策畫未來行動,使反恐單位疲於奔命。

 二、組織趨向獨立運作:IS訓練的恐怖分子以小組模式獨立運作,形成如巴黎與比京恐攻的連鎖細胞,依IS賦與的原則訓令,自行選擇能造成最大傷亡的作案時間、地點、方式。

 三、行動趨向密集連續:相較過去恐怖攻擊任務單一、常有較長時間間隔,新型恐怖活動為求造成重大傷亡與塑造恐慌效果,除講求多點多目標協同行動外,亦可由不同小組接續發動恐襲。

 四、手段趨向彈性多元:對比反恐與情報部門遲鈍的官僚系統,新型恐怖組織正不斷更新攻擊方式,從直接傷害民眾,到威脅國際交通樞紐、核電廠等設施,以達成瓦解社會信心及挑起對立情緒等目的。

 根據伊拉克情報人員指出,IS在成立之初,即有建立歐洲各地「聖戰分子」網絡,執行其極端任務的計畫,並以提供訓練、資金、軍火等方式付諸實行;當前雖然IS在正面戰場逐漸失利,但返回歐洲的IS分子包括英、法、德、義、丹麥、瑞典等國籍人士,都具有深入當地社會生存的條件,意味這些飄忽叵測的恐怖組織可能已如病毒般在歐洲全境擴散,勢將成為IS恐攻鏈結中的一環。儘管學者懷疑IS核心領袖是否完全知悉或曾直接指揮發生於歐洲的與IS分子有關的行動,但可確定的是,這些經過相互協調的恐襲計畫已非過去「孤狼式」恐怖份子所能執行,必然源於相同的信念、訓練及指導原則。

 當前歐盟的安全威脅與防護阻礙

 從掌握到的情報及搜查被捕恐怖分子文件顯示,巴黎恐襲後,與IS有關的恐怖組織已選定數個歐洲中樞城市作為可能攻擊目標,證明過去僅發生在第三世界國家的暴力攻擊,早已滲透進入歐洲本土。但最令歐盟安全機關頭痛與驚愕的,並不只是恐襲接連不斷,還包括儘管IS已在國際孤立無援,卻仍能集結資源在歐洲謀劃恐攻,且行動均能達到相當「成效」;另外,IS分子在目標選擇、攻擊方式等方面的轉變,使其危險性倍增,更讓情報單位難以追蹤,成為反恐官員夢魘。比京恐攻更進一步清楚說明,炸彈癱瘓的不僅是比利時,歐洲乃至於全球航空交通都受到不同程度衝擊,這已非局部性的安全威脅,事實上,沒有國家可以置身事外。

 在這樣的情況下,歐盟各國一方面努力安撫民眾情緒,並制定旨在避免過激行為的措施,更重要的,是就威脅情勢謀求強化安全的合作,要點包括:一、敦促電信及數位資訊業者配合政府,協助安全部門及早獲取重要訊息。三、擴充反恐單位經費、人力,與針對特定族群的語言、分析人才。四、制定涵蓋共享情報、共同行動的反恐防禦政策,進而建立統合情報機構。

 不過,延續歐洲各國右翼勢力因難民問題對「申根公約」的質疑,比京恐攻更加劇保守政黨對開放邊境管制的指責,既衝擊搖搖欲墜的歐盟合作,也連帶影響如英國等部分國家對犯罪威脅情報共享的支持,認為這將削弱各國主權與傷害各自對外的特殊利益。

 尤有甚者,比國媒體指稱比京恐攻目標本為核電廠反應爐,以及IS分子正試圖截獲放射性物質製造「髒彈」,顯示源於IS的「第四波全球聖戰運動」不僅是為引起國際視聽關注,更要將全世界都拉入其與「異教徒十字軍」最後決戰的末日神話。歐盟內部對反恐工作雖有共識卻意見分歧,加以外部IS分子意志堅定、不待指令的瘋狂「特戰式恐攻」,可見短期內歐洲仍難擺脫恐襲的血腥陰影。

 結語

 3月27日,IS外圍宣傳組織「阿瑪克通訊社」發布新影片,揚言比京恐攻只是另個開端,未來將發動更多恐怖襲擊。歐盟現行反恐機制、能量,在應對新型恐怖組織行動上,卻又力有未逮,顯示完全消弭恐攻依然遙不可及,但避免效應擴散與減少傷亡危害則是可行的,關鍵在於各國國土安全機制能否與時俱進以及協力合作;治本之道,終究還是要從了解恐攻模式著手,擬定完善的防護對策,並消除易生宗教極端主義的環境,才能一步步瓦解IS恐怖主義的根基。

(作者為大陸問題研究學者)



[轉載] 打擊IS 歐巴馬宣布增兵敘利亞←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全球恐攻潮 台灣沒僥倖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