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4/22

[轉載] 名家觀點-對外談判被綁死了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422000550-260109 
羅傳賢

貿易協定的雙方既為利害衝突的一方,要互利雙贏,相互信任應是談判成功的基礎。其次是機動靈活的策略,談判任何階段出現主客觀的干擾因素,都會導致談判的破裂。

基此,美國在1974年於貿易法建立了「快速立法」制度,為常態立法程序的例外,以加速推動經貿自由化及全球化。快速立法的特色是審查的委員會須於45日內完成並不得修正、院會在一定期間內進行有限制的辯論,且不得修正或重新審議,最後就同意或不同意表決。目的在防止國會的任意壓制,並保證所達成協定能獲得快速審議及保持完整性。

 

論者以為,貿易談判權乃跨行政與立法部門及須通力合作完成的職權。快速立法就是進行談判時取得信賴所不可或缺的政策工具,不僅紓解選民對國會的壓力,而且給予談判者更大的信任,發揮協調政治與外交的功能。

民進黨立院黨團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已付委審查,按其規定,談判前陸委會須蒐集輿情、舉辦公聽會並與利害關係人溝通,擬定談判計畫,並向立法院委員會報告、備詢。談判中,協議談判與對岸達成的初步共識,要向委員會報告並備詢。

談判後,行政院須向立法院提出協議草案,經同意後,才得進行協議簽署,或依立院決議修正意見繼續談判。完成簽署後,行政院將協議文本送進立院後,立院可逐條審議,但須全案表決,對部分條文得以決議附加施行配套,兩岸換文後,協議生效,但談判後主管機關掌握協議執行情形仍須向立院提出報告。

該草案係規範以立法院為主的監督權,似未顧及對外談判的需要與一般法律原則,與以信任談判者為宗旨的快速立法迥異。段宜康委員就曾感嘆說,「這樣嚴格的監督機制,為舉世罕見,等於是要按立院的要求簽署協議」。此外,我們也質疑,談判代表的承諾如何獲得對方信賴?在公開報告與備詢中不會洩漏談判底線嗎?依立院修正意見重啟談判時,對方會欣然接受嗎?

基本上,我國憲法或法律並未規定對外談判專屬國會權限,大法官又以超立法原理為違憲審查的基礎。如法案僅以政黨特殊目的為考量,而缺乏正當行為的一般性規律,法案即使通過,如有立委聲請釋憲,仍不無功虧一簣之虞,理性立法才是國人的期盼。(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法律系兼任教授)

(中國時報)



[轉載] 林濁水觀點》數字22、23的神秘意涵:誰是甘比亞之後的下一張骨牌(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陳牧民:凸顯台灣存在 交真正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