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3/29

[轉載] 國際聚焦》「伊斯蘭國」威脅需要全球合作共同打擊


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1646403
作者:劉世忠2016-03-28 12:02

劉世忠

「伊斯蘭國」(ISIS)宣稱他們是上週比利時兩起炸彈攻擊、造成上百人死傷的幕後行動者,這也是繼去年11月巴黎恐怖攻擊後,歐洲重要城市再次發生如此令人震撼與遺憾的事情。人在加勒比海古巴進行「破冰外交」訪問的美國總統歐巴馬只能重申「我們絕對會打敗那些威脅全球民眾安全的恐怖之徒」。

歐巴馬政府堅決不派遣地面部隊進入敘利亞與「伊斯蘭國」正面作戰,避免陷入另一個尾大不掉的中東戰事泥淖。美國主要採取空中轟炸模式企圖摧毀「伊斯蘭國」基地與領袖,迄今美國發動上萬次空襲行動,成功剷除上萬名「伊斯蘭國」前線戰士。事實上「伊斯蘭國」最囂張的時期是2014年,但是經過美國與盟軍合作空襲,以及提供伊拉克政府和敘利亞反抗軍武力與訓練情資之後,已經失去40%的占領領土。

「伊斯蘭國」已宣稱他們是上週比利時兩起炸彈攻擊、造成上百人死傷的幕後行動者,這也是繼去年11月巴黎恐怖攻擊後,歐洲重要城市再次發生如此令人震撼與遺憾的事情。(AP)

但也因為如此,「伊斯蘭國」轉移陣地,朝向歐洲部份主要城市進行攻擊,同時利用歐盟處理敘利亞難民政策出現分歧之際,策動其在歐洲境內約5,000名聖戰士製造炸彈攻擊,而巴黎和布魯塞爾之所以成為攻擊目標,正是由於法國和比利時擁有許多「伊斯蘭國」訓練出來的聖戰士。

比利時恐攻發生在巴黎恐攻最後一位主謀被逮捕之後的幾天,明知道此一逮捕行動可能引發「伊斯蘭國」的報復行為,但比利時政府卻仍無法事前防範,證明比利時的情報作業以及歐洲各國的情資分享與合作出現嚴重缺失。

特別是針對歐洲境內前往敘利亞接受「伊斯蘭國」訓練再返國的人士,歐洲國家的掌握與情報分享欠缺整合與協調。例如,根據美國情報單位估計,2012年前往敘利亞和伊拉克接受「伊斯蘭國」訓練的聖戰士人數就高達38,000人,其中有5,000人返回歐洲。這5,000名聖戰士裡有1,700人返回法國,760前往英國,760人來到德國,另有470人進入比利時。這些聖戰士猶如不定時炸彈,若無完整的情資掌控與事前鎖定,很難防範他們的自殺式攻擊行動。

比利時恐攻發生在巴黎恐攻最後一位主謀被逮捕之後的幾天,明知道此一逮捕行動可能引發「伊斯蘭國」的報復行為,但比利時政府卻仍無法事前防範。 (REUTERS)

對歐洲國家而言,除了嚴密防止此類恐攻再次發生,必須嚴肅面對的挑戰更為深遠,而且涉及歐洲內部穆斯林移民人口的對待問題。因為「伊斯蘭國」的挑釁以及難民與移民的湧入,已經刺激歐洲右派勢力的興起,高舉「反移民」的口號和旗幟,透過選舉訴求獲取政治影響力,進而制訂更嚴格的限縮移民政策。而這股力量也提供「伊斯蘭國」招募更多聖戰士投入其陣營。

這股嚴重衝擊歐洲大陸的挑戰,同樣也在選戰方酣的美國造成風潮。

原本就以煽動移民問題強佔輿論焦點的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更是藉由比利時恐攻事件,重提他先前建議對恐怖份子進行水刑的論調,川普和另一位黨內參選人克魯茲也都認為應該對穆斯林社區進行監控。此類思維背後隱藏的是一種「自掃門前雪」的外交孤立主義,偏偏美國選民基於恐懼,是很容易被政客誤導「自保就好」的觀念,進而支持此類的候選人,川普迄今能夠獲得近40%共和黨保守派選民支持的原因之一也在此。

「伊斯蘭國」的挑釁以及難民與移民的湧入,已經刺激歐洲右派勢力的興起,高舉「反移民」的口號和旗幟,透過選舉訴求獲取政治影響力,進而制訂更嚴格的限縮移民政策。(EPA)

姑且不論恐怖份子能否有效被阻絕於境外,巴黎和比利時的恐攻主謀都不是境外移入,多是移民歸化具有該國國籍者。因此,縱使美國現階段能在邊境防止「伊斯蘭國」聖戰士入境,也不能斷絕國內自發性的「伊斯蘭國」恐攻行為。去年發生在加州聖博納迪諾的攻擊事主謀夫妻就是「伊斯蘭國」的奉行者。

尤有甚者,利用恐懼來分化盟國的團結正是「伊斯蘭國」的戰略目標,在人人擔心遭受池魚之殃,內部又有極端主義擁護者要求驅逐、阻絕或監控穆斯林徒的聲浪四起,人性自然傾向自保,但結果往往是讓恐怖組織更加恣意滲透為害。

唯一能夠有效對抗「伊斯蘭國」的策略,就是強化既有各國之間的軍事合作、情資分享、經濟封鎖以及國際支持。而團結才是克服威脅最堅定的武器。



[轉載] 全球反恐得重新部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高朗/歐巴馬的圍堵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