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3/25

[轉載] 全球反恐得重新部署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325000490-260109 
陳清泉

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驚傳連環爆,從歐盟首都到歐洲「聖戰士之都」的惡名,在全球恐攻陰影之下,比利時也無法倖免。

繼巴黎恐襲不到4個月,主嫌阿布岱斯蘭落網後第4天,布魯塞爾也遭到恐攻。伊斯蘭國(IS)透過阿瑪克通訊社承認此一恐怖攻擊的流血事件由其成員所主導,顯示IS控制的「領土」雖然日漸萎縮,對外攻擊行動卻愈來愈激烈,而以為很安全的西歐,處境反而愈來愈危險。潛藏在歐洲,自認為伊斯蘭聖戰士的極端主義者,通過激進的自殺炸彈手段,正在向世界各地輸出更多暴力,進行無差別攻擊,也反映歐洲面臨恐怖主義的威脅正在加劇。

 

巴黎恐攻的主嫌阿布岱斯蘭,脫逃返回比利時,得以在莫倫貝克潛藏4個月,顯見不僅比利時反恐維安工作出現嚴重漏洞,而成為恐怖主義溫床的莫倫貝克是比利時激進穆斯林的庇護地,更是恐怖分子隱蔽的所在,藉以使成員能夠休憩、補給、訓練、籌畫、武裝、通訊、後勤的「聖域」。種族歧視、缺乏發展機會、高失業率和語言、文化的分歧,是莫倫貝克從「小曼徹斯特」,成為極端主義滋生土壤的根本原因。

從巴黎到布魯塞爾的恐攻型態來看,歐洲恐怖主義活動呈現從「外來」轉向「內生」的趨勢,包括策畫犯案和付諸行動都是在歐洲境內完成,換言之,一個適當的後勤支援網絡衍然成形,正以莫倫貝克為中心,同心圓向歐洲大陸幅射,傳播恐怖主義思想,吸引更多身處社會邊緣的年輕人成為「聖戰士」,歐洲現在正面臨10年來最大的恐怖主義威脅。布魯塞爾驚爆,提醒歐洲國家,應將反恐焦點從敘利亞的反IS戰場,拉回歐洲本土。

國際社會對於激進聖戰主義分子將會著重在地區性戰鬥的觀點是錯誤的,2013年以降,由IS成員策畫、發動的跨國性恐攻,已在網路化(網路教學訓練、招募新軍、西方人加入)、跨國化(國外激進組織、成員跨國或國內激進分子在當地發動攻擊),與單一化(對無防衛、反制能力目標進行單一、小規模攻擊)之下,正改變著恐怖攻擊的樣態,全球反恐行動勢必隨著恐怖主義以新面貌出現,跟著調整反恐的部署。

布魯塞爾恐攻,證明只要恐怖組織存在一天,恐怖襲擊的陰影就揮之不去,國際社會就必須繃緊神經。根據印尼外勞發展署署長瓦希德的說法,一些激進印尼勞工已滲透至包括我國在內的亞洲國家。作為被美國欽定的反恐夥伴,從情蒐、監控到反恐作為,台灣準備好了嗎?政府相關單位應盡快補正、修訂《反恐怖行動法》草案和《國家安全會議組織法》,避免疊床架屋、權責不清,或者仿效美國成立國土安全部,負責後端協調規畫到前端的統籌執行。

恐襲夢魘究竟離台灣有多遠,沒人說得準,如何建立一套政府、民間的反恐網絡,有效防範恐怖攻擊,維護國家安全,以及如何建立完善的政府反恐體系,統合情報蒐集、犯罪聯防、反恐戰力等維護國家安全的議題,都是政府刻不容緩的課題。

(作者為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中國時報)



[轉載] 歐洲困境:本土反恐戰爭該怎麼打←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國際聚焦》「伊斯蘭國」威脅需要全球合作共同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