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9/10

[轉載] 智庫觀點》台灣經略東南亞關係的新思維


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1431184
作者:新台灣國策智庫2015-09-09 12:18

楊昊/政治大國關中心亞洲太平洋研究所所長

2015年東協宣告準備好迎接「東協經濟共同體」(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AEC)的到來。東協國家、東協組織、以及共同體將成為新區域動力,這也使得美國、日本、印度與中國等對於東協國家所採取的戰略佈局也將隨之調整。亞太各國除了繼續深化既有的雙邊關係外,同時也投入更充裕的資源,置於跨國、次區域與區域整體的發展計畫中。譬如,中國的海上絲綢之路、美國的下湄公河倡議、以及日本的新中南半島戰略等,均顯示亞太諸強實質提高了既有外交政策中,對於東協組織與多邊集團的支持權重。

2015年東協宣告準備好迎接「東協經濟共同體」的到來。東協國家、東協組織、以及共同體將成為新區域動力,這也使得美國、日本、印度與中國等對於東協國家所採取的戰略佈局也將隨之調整。(EPA)

台灣與東協共同體

長久以來,台灣的東南亞戰略取決於兩大因素,其一,台灣與東南亞各國政治領導人之間的私交情誼;其二,雙邊經貿利益是否能外溢成政治能量。前者隨著台灣與東南亞的強人政治隕落而進入世代交替的時代,在此同時,台灣對於國際經貿空間的迫切需求則促使政府更加重視經貿利益的政治外溢效應,並據以作為取捨台灣與東南亞國家關係的基礎。從2008年迄今,台灣對東南亞十國的雙邊貿易額由646億美元提升至936億美元,顯示東南亞國家在台灣對外經貿空間所占的比重日趨關鍵。

過去與台灣經貿往來互動不多的汶萊、緬甸與寮國,隨著東協內部的經濟成長三角的再強化以及中南半島經濟圈的快速崛起,也將成為新的關注。舉例來說,台灣2014年自汶萊進口貿易額為4億6,000萬美元,相較2013年成長653%。另外,台灣在2014年出口緬甸的貿易額超過2億美元,較2013年成長了25%。東協共同體的建成代表著東南亞單一市場(Southeast Asian single market)與發展動能的整合,對長期在區域各國佈局的台商而言,深具誘因。

東協共同體的建成代表著東南亞單一市場與發展動能的整合,對長期在區域各國佈局的台商而言,深具誘因。("ASEAN Nations Flags in Jakarta 3" by Gunawan Kartapranata wikimedia)

另外,新住民對於台灣與東南亞的社會聯繫也不容小覷。根據內政部最新統計,在台灣居留的外籍人士約有77萬人,其中有86%均來自東南亞國家,另有近50萬東南亞勞工投入台灣產業活動。

亞洲戰略的新思維

台灣早已緊密參與東協共同體的進展,只不過東南亞國家限於「一個中國」政策,無法承認台灣的角色與貢獻。台灣政府在2014年推出的「第7期加強對東南亞地區經貿工作綱領」,此一綱領以「加強經貿合作」為主軸,結合「融入區域整合」、「產業合作多元化」、「連結教育文化,增進勞工合作」面向,分別提出10項政策重點,54項策略,以及120項具體質化、量化指標,是政府的施政重點。

目前最重要的是提升參與東協共同體、經略東南亞的戰略高度、研擬對應區域脈動、強化國家利益的新亞洲戰略,使之成為推動系列工作綱領的頂層架構與戰略設計。此一新亞洲戰略至少應包含三層設計與九個元素:「分進-合營-大亞洲」、「雙邊-泛區域-新國際結構」以及「社會、國家、新共同體」,作為連結台灣、東南亞與大亞洲的戰略設計。

台灣早已緊密參與東協共同體的進展,受限於「一個中國」政策,東南亞各國無法承認台灣的角色與貢獻。圖為今年於馬來西亞舉行的東協經濟部長會議。(http://www.asean.org/)

台灣政府應思索如何透過「分進」各國、「合營」東協、邁向「大亞洲」的策略,扭轉台灣作為亞洲離島的思維與心態,融入亞洲多元整合進程。當然,現有的「雙邊」合作途徑仍是關鍵,但不應過份侷限於經貿與投資議題。「第7期加強對東南亞地區經貿工作綱領」中的社會、文化及教育的跨國連結,更需凸顯與強化。更關鍵的是,台灣需從開放性的「泛區域」角度思索雙邊合作的下一步。

正當美國、日本、印度、及中國等大國間的競合關係正在改變東南亞政經整合的圖像同時,此種「新國際結構」的變遷趨勢將為台灣的新亞洲戰略帶來機會與挑戰。最後,台灣應透過深耕在地「社會」、營造與東南亞「國家」之間的共享利益、才能建構各種吸納台灣進入東南亞「共同體」的誘因與價值。

(原文刊載於新台灣國策智庫通訊8月號)



[轉載] 名家-以東協加三為優先目標←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