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8/28

[轉載] 重建也不易:埃及的悲劇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3082800474.html
  • 2013-08-28 01:38
  • 中國時報
  • 【孫若怡】
 8月14日,對聚集在開羅達維耶清真寺外和復興廣場的穆爾西支持者,埃及員警和安全部隊,終於實施了「屠殺」式的清場行動,這個伊斯蘭世界最不願看到的結局,還是如期上演了。
 至17日,清場造成的死亡已近800人、傷者5000多人;其中還不包括散布在全國各地的傷亡。20─22日,穆斯林兄弟會最高決策機構主席穆罕默德.巴迪及其他3位高級領導人先後在開羅被捕;各地區也有124名該會骨幹被警方拘禁。就在兄弟會和埃及當局尖銳衝突的時刻,25日卻傳來釋放前總統穆巴拉克的消息。
 對照去年此時此刻,「人民力量」使穆爾西勝選,經由選舉推翻穆巴拉克,開出不流血革命的美麗花朵。開羅廣場上埃及民眾歡聲宣告:我們終於在「阿拉伯世界算是個咖了」。如今,同樣的地點、一樣的埃及人,面對的是關押穆爾西這位民選總統、軍方的鐵腕鎮壓、釋放身負900多項罪名的穆巴拉克,埃及的民主走到這一步田地,夫復何言,又何其諷刺?
 關鍵在7月3日下午5時,剛就職屆滿1周年的總統穆爾西,遭以國防部長為首的軍方罷黜並軟禁;形同「政變」,當然引發支持者抗議,持續且大規模的示威,為這次「屠殺」式清場行動埋下必然的結局。
 軍方這次行動相當程度地獲得自由派政黨團體、司法界、新聞界、員警系統、部分宗教人士和城市中產階級為主的民眾支持,他們以穆爾西執政1年來將「伊斯蘭教法原則」寫入憲法的努力視為「獨裁」。
 埃及是個具有悠久文化傳統的國家,自19世紀中葉以來面對西方殖民帝國主義與物質文化的入侵,作為伊斯蘭宗教世界的一員,就成為伊斯蘭宗教思想信仰反省、回歸、創造、融合的基地;泛伊斯蘭主義運動與泛阿拉伯主義運動,都以埃及為中心生根、茁壯、涵化與發展。在宗教思想與律法整合上,是整個伊斯蘭世界的導師;其中穆斯林兄弟會正是一個介於信仰與實踐間的整合性組織。
 西方媒體與反對派指責兄弟會,在這一年當中急於將國家引入伊斯蘭道路,例如要求國家電視台主播、埃及航空空姐戴頭巾,象徵伊斯蘭統治降臨,讓人難以接收。在這裡沒有是非可言,對一個文化傳統而言,戴不戴頭巾是一個選擇性命題,象徵意義或許更大。但作為鬥爭議題並凸顯文化衝突,卻是雞毛拿來當令箭。
 穆斯林兄弟會成立時的主要目標,在結束西方藉由傀儡政權對埃及的控制,並在回歸傳統伊斯蘭教法的基礎上,結合現代體制,去蕪存菁,重建伊斯蘭文化昔日的光榮與主體性。該會歷代先賢對自己的文化神髓始終不離不棄,秉持「世界的改革始於足下」的信念,堅信可自傳統中吸取教益,以實踐社會正義的強大使命感,投身不同階段的政治運動。
 他們將個人精神的信仰,轉化成伊斯蘭奉獻真誠的行動,作為旁觀者的我們,則少有真正的瞭解與同情,甚至在美國與西方媒體宣傳下,以極端或恐怖主義一詞概括之。事實上,無論是穆斯林兄弟會或穆斯林原教旨主義者,在整個阿拉伯世界中,屬於激進極端分子的個人都是少數。
 兄弟會是個深耕下層民眾的組織,1928年成立以來歷經納瑟、沙達特與穆巴拉克等歷任統治者的迫害。如今,面對臨時政府和軍方重擊,會灰飛煙滅抑或轉入地下,隱匿實力?因對立情緒激化,會不會迫使埃及也像伊拉克那樣,走向每天都有自殺炸彈攻擊、呈現弱者的「爆炸式民主」的道路?任誰也不敢說。
 世俗派代表、過渡政府副總統穆罕默德.巴拉迪在清場行動當天遞交辭呈,抗議政府武力驅散穆爾西支持者的靜坐示威,並對當前局勢會帶來的後果表示憂慮,認為事態正向「錯誤的方向發展」。局勢的不樂觀已然可見端倪;軍方已掌握實權,埃及將退到強人政治局面。
 埃及是個典型遜尼派國家,境內沒有嚴重的宗派衝突。若一旦穆斯林兄弟會遭重創,整個伊斯蘭世界宗教改革的話語權、主導權就將落入以什葉派為首的伊朗手中。
 (作者為稻江科技暨管理學院教授)


[轉載] 埃及動亂 能源危機再現?←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破冰?美國務卿凱瑞訪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