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5/09

[轉載] 張瑞昌專欄-小澤一郎絕地大反攻


  • 2012-05-08 01:17
  • 中國時報
  • 【張瑞昌】

     在東京地方法院對小澤一郎作出無罪判決的那一刻,日本政壇就註定要再掀波瀾,而且這回「闇將軍」的絕地大反攻來勢洶洶,影響所及,很可能連野田內閣都朝不保夕,被迫提前解散國會,進行一場政治大洗牌,甚至是無可迴避的選擇!

     從去年遭強制起訴迄今,前民主黨代表小澤一郎即未曾或忘東山再起,他三不五時就評論首相野田佳彥的施政,一副太上皇的模樣。四月二十八日,小澤出席地方會議批評野田推動消費稅的增稅主張,直言:「我們的內閣已經忘記了政權更迭的初衷」。

     小澤義正辭嚴地說,「正是因為國民期待很高,才會對民主黨政府感到失望。」這番話儼然是國師訓斥之言,在野田內閣聲望低迷之際,更顯刺耳。

     剛結束訪美的野田佳彥,最近民意支持度跌落谷底,共同社所作的電話輿論調查顯示,二成六的支持率,已創下野田自去年九月上台以來的新低。遭參議院問責的防衛大臣田中直紀、國土交通大臣前田武志,兩人去留問題,尤其讓野田頭疼。

     野田目前正為消費稅增稅法案全力一搏,在黨內反對聲浪高漲且執政聯盟分歧的情況下,他迫切需要在野黨的支持。理論上,增稅是自民黨原先高舉的主張,斷無杯葛的道理,但政治不是慈善事業,沒有利益交換、沒有互惠,那是不可能有妥協與讓步。

     自民黨總裁谷垣禎一要求野田應先統一民主黨內部的意見,還不忘意有所指地提醒野田說,大多數人都認為,「這兩個人(被問責的防衛相、國土交通相)缺乏擔當重責大任的資質,我不相信野田會做出讓他們留任的判斷。」

     谷垣的弦外之音有二:一是野田得搞定小澤派等反對聲音,另一是自行清理門戶,撤換田中、前田兩位閣員。從某個角度來看,這等於是谷垣向野田叫牌,他想要對方先亮牌,再決定是否跟進。

     事實上,小澤被宣判無罪當天,在野黨旋即出招。自民黨幹事長石原伸晃要求傳喚小澤到國會作證,他主張小澤有必要向國會與國民履行解釋的責任。公明黨代表山口那津男也附和此議,宣稱無論就政治或道義而言,小澤都有這個責任與義務。

     在野黨看似鎖定小澤,其實真正的策略是要逼野田攤牌。他們深知小澤領軍的反增稅勢力龐大,乾脆挑明地要野田與小澤劃清界線,石原慎太郎之子、石原伸晃坦言,「如果不和反對派決裂,在野黨就無法與政府合作,而理清這個局面是野田內閣與執政黨的責任。」

     毫無疑問的,原本政治生涯已接近尾聲的小澤一郎,已成了左右政局的關鍵。野田若要力推消費稅增稅法案過關,就必須割捨小澤,以換取自民黨等在野勢力的支持,但如此一來,民主黨形同分裂,而小澤也必然會起兵造反,不會坐以待斃。

     一個比較可能的發展情勢是,小澤為阻擋法案通過而發動倒閣,野田則向自民黨承諾解散眾議院,藉以作為交換支持法案的條件。

     拜東京地院無罪判決之賜,小澤再度起死回生。先前小澤派人馬相繼請辭黨職、政務官已讓野田頗為難堪,現在民主黨幹事長輿石東又打算提議,撤銷對小澤停止黨員資格的處分,甚至還有力主讓小澤出任要職的聲音,目的無非是要讓小澤風風光光地重返民主黨。

     然而,民主黨內反小澤陣營猶在,他們對抬轎迎小澤多所保留。民主黨政調會長前原誠司即認為,日本是三審制,要看行使檢方職責的指定律師是否提起上訴而定,若無罪判決成立,屆時自然應該取消停止黨員資格的處分。

     副首相岡田克也亦表達「這是民主黨要決定的事,希望黨能仔細討論」的態度。岡田與前原都是反小澤大將,在小澤一郎與菅直人的黨魁之爭中曾聯手作戰,最後成功地阻斷小澤的首相之夢。

     小澤派要班師回朝,反小澤勢力嚴陣以待,民主黨的「內戰」似乎一觸即發。野田在華府訪問時透露,他已同意就取消小澤處分一事進行討論,但又強調不會撤換被問責的兩名大臣。

     這是野田的如意算盤,既要穩住小澤派,又要保住自己的閣員。但天下事很難魚與熊掌兼得,況且小澤未必領情,自民黨更不可能接受,野田最終恐難如願。

     所幸,這個問題很快就會見分曉,三名被指定行使檢方職責的律師,得在五月十日上訴期限之前做出決定。小澤的賭局是否已經來到北風北,就看那三個臭皮匠要不要繼續讓他玩下去。



[轉載] 日政治資金案 小澤被判無罪←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小澤恢復黨權 動向影響政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