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3/13

[轉載] 我見我思-美牛壓力 該說不必躲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2031300561.html

  • 2012-03-13 01:01
  • 中國時報
  • 【張景為】

     美牛攻防都到了這個份兒上,卻有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一方面是美國多位大小官員,全已明說或暗示地向台灣「施壓」,挑明美牛進口就是與台美的外交、經貿有關。而媒體更是從報導、評論到專欄,不斷地向政府「曉以大義」,呼籲政府若希望全民「共體時艱」,就應該打開天窗說亮話,開誠布公地昭告國人,在美國施壓下進口美牛,除了我們必須做到的各種防護機制,到底還能明確換取哪些國家利益?

     但妙就妙在另一方面,政府除了經濟部長明講美牛與TIFA有關之外,從閣揆到外交部長都強調絕無美方壓力。兩相對照,到底是亮話講得太過頭?還是瞎話護得太畏縮?不過,如果沒有美國施壓,幹嘛政府要受這些不成比例的委屈?如此非要進口對國人健康有疑慮的美牛,勢將缺乏上位對國家利益的維護爭取,而只能流於較低層次、技術性的防護訴求;再退一步來說,媒體綜合各種利弊形勢,所提出的提醒與呼籲,豈不都成了無事生非,庸人自擾?

     明明有壓力卻不能承認,可能是因為雙方對施壓的認知差異。表面上,美國並沒有公開地放出狠話,而且作為民主國家,美方也必須體認我方民意與國會的相對壓力,以免造成大國欺凌的惡名,甚至掀起反美浪潮。但骨子裡,政府可能更擔心的是,承認了美國的壓力,等於是接受以國民的健康換取國家的主權。

     但是以日韓兩國從慘烈抗爭到務實接受的過程,適切且適時以美國壓力訴諸民意,以換取外交與經貿上的國家利益,來爭取國民的理性妥協,的確有成功的前例。

     事實上,比起世界上許多國家,台灣從來就沒有反美的傳統,反而多的是親美的文化。歷史上曾經有過的較大的反美示威,一是上世紀一九五七年的劉自然事件,另一則是一九七八年的斷交事件,除此之外,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盡是與美國親善友好的烙記。

     我們的優秀學子,從政府到民間都以留美為大宗;我們從小看的電影電視,美國人就是正義的化身、幽默而浪漫的英雄;在現實中,美國的軍售一直是我們最大的安全保障,美國的支持一直是朝野政客最重要的資產;從維基解密中,我們諱莫如深的政客一遇上AIT,馬上變成掏心掏肺、輸誠告解的應聲蟲;在生活中,我們的食品藥物一向以美國FDA為標準。當然更別忘了,我們因為林書豪與王建民,一定要看的NBA中華尼克隊,還有MLB的中華洋基、國民隊!

     美國對我們的影響如此之大,基本上似乎不必施壓,也能夠自然產生壓力,但相對而言,美國作為一個影響力逐漸式微的世界盟主,又還能到哪裡找到如台灣這樣相挺的友邦?如果不要相逼太甚,很多狀況最後應該都能水到渠成。

     美牛進口原本就是個政治糾纏科學專業的政策決斷,無論哪個黨執政,最後都免不了要接受,也必須要承受該有的掣肘與衝擊。美國壓力的正面解讀,可以成為政府訴諸民意的防護罩,也足以作為爭取國家利益的籌碼;像政府現在這樣扭扭捏捏、不清不楚,倒真叫國人糊塗、讓支持美牛進口者不知為何而戰了!



[轉載] 國際貿易下的美牛爭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觀念平台-豪雨下的美牛大戰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