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1/12

[轉載] 名家-沒有九二共識如何協商民主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4/112012011200475.html
 

  • 2012-01-12 01:16
  • 旺報
  • 【王崑義】

     總統大選前最關鍵時刻,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突然拋出「大聯合政府」與「協商民主」兩個理念,企圖瓦解已經呈現小分裂的泛藍陣營,只是這兩個概念即使能夠讓蔡英文當選,它們是否就能夠讓中國大陸接受,而真的能讓蔡英文「延續前朝政策」呢?

     事實上,不管是「大聯合政府」或「協商民主」理論是開始於對自由民主規範實踐的批評,作為一種具有潛在影響和政治理想的計畫,特別是「協商民主」是延續著「激進民主」的傳統而來,只不過它延續的方式是強調通過公共討論、推理和判斷來調和激進包容性的人民參與的觀點。

     統獨對立 協商難成

     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協商民主已經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它超越了對政治正當性的狹隘關注,並趨向更廣泛的思考當代世界的協商和民主的問題與前景。這個理論已經從歐洲、北美,一直延伸到亞洲都受到普遍性的討論與運用。所以,民進黨提出這兩個概念,確實有它時代性意義存在。

     然而,即使蔡英文當選,她採取大聯合政府與協商民主的作法,在國內統獨意識型態仍然涇渭分明的情況下,藍綠是否能進行大聯合,或者進行民主協商,這恐怕只是一種期望,很難成為事實。畢竟,在政治的競爭之下,統獨已經變成台灣政治競爭的戰場,失去了自己的旗幟,就可能失去支持者,所以誰也不敢輕易放棄這一塊戰場。

     再者,西方國家能夠採取大聯合政府和協商民主,主要是西方國家他們政治競爭的基礎源自具有相當傳統的資本家與勞動階級的競爭,所以在沒有國家認同的分歧之下,他們採取大聯合政府與協商民主,不會影響到國家的整合與認同。

     而這一次台灣的總統大選,雖然民進黨試圖以「貧富差距」,以及把企業家都歸類到支持馬英九陣營,形成類似資本家與勞動階級的區分,但西方資本家與勞動階級的區分,主要是源自於資本主義剛開始發展以後就逐漸形成,並非刻意喊幾聲,就會造成這種階級的區分,因此統獨意識型態的對立,還是台灣政治競爭的本質,並不會馬上取代階級上的區分,這是台灣難以實現協商民主的因素之一。

     第三,在這一次的總統大選中,中國大陸不斷的強調九二共識,也言明沒有九二共識就沒有兩岸協商的基礎。所以,即使蔡英文當選,她確實能夠組成「大聯合政府」,並接受藍營人士組閣,也很難能夠跟中國大陸進行政治協商,甚至「民主協商」就更不可能。

     透過交往 推動民主

     畢竟,大陸所謂的「民主」是「一黨專制」的民主,也是「民主集中制」的民主,跟西方的自由民主有甚大的差異。西方自由主義的民主之所以能夠運行長久不衰,主因是他們具有公民社會豐富的社團生活,以及允許公共輿論表達和傳播技術、制度與交往的基礎。在中國大陸本身並未具備這些基礎之下,蔡英文若勝選,就想以協商民主跟大陸進行政治協商,這也是不可能的事。

     就以2000年陳水扁當選以後,他雖然提出「四不一沒有」,並選擇由唐飛擔任閣揆,但大陸還是長期採取對陳水扁政府「聽其言、觀其行」的作為,並沒有和陳水扁因為選擇唐飛擔任閣揆,就和陳水扁政府進行協商與交往。顯見,如果蔡英文當選,她想挑一位泛藍人士擔任閣揆,但她自己還是強調「台灣共識」,不接受大陸所提出的「九二共識」,那麼她提出再多的「大聯合政府」、「協商民主」的理念,即使能解決國內的政治問題,但仍不可能解決兩岸的問題。

     所以,蔡英文要解決兩岸關係的問題,唯有接受「九二共識」,並從與大陸協商中去找尋公民社會中的公共領域,再藉助兩岸交往的權利,慢慢產生國家權威民主化的出現,那麼民主或公共的協商,就可以讓大陸社會出現更多的自由、開放的公共領域,以表現出交往自由,使民主成為一個連續的、富有創造性的過程。

     畢竟,救民主弊病的唯一良方,就是採取更多的民主,蔡英文所提出的大聯合政府與協商民主,如果真的能夠解決台灣民主的弊病,相信也可以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下,變成解救大陸民主的良方。

     (作者為台灣戰略學會理事長)



[轉載] 解析總統大選五種不同價值取向的取捨←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國際專欄-大選結果攸關兩岸發展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