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0/05

[轉載] 格俄衝突中的國際風雲


http://www.epochtimes.com/b5/8/10/5/n2286087.htm

【大紀元10月5日訊】 (編者注:本文轉載自幾周前的《新紀元周刊》。在各國利益縱橫交錯中,如今格俄衝突還在繼續,俄羅斯是在霸權主義繼續下滑,亦或及時修正回到民主公正的軌道上來呢?冷戰的大格局已經破滅,這次俄羅斯的「異樣舉動」,也讓世界看清其清理未盡的共產霸權主義遺毒。)

………………………………………………

八月八日,當薩卡什維利(Mikheil Saakashvili)下令對南奧塞梯的分裂政權進行軍事行動時,這位格魯吉亞的年輕總統也許並沒有意識到接下來會引發甚麼——俄羅斯的強力干預和入侵、格軍的敗退、美國遲緩的高調介入、歐盟猶豫不決的譴責……有人稱這次發生在高加索山脈的戰爭是冷戰後新的國際政治格局的分水嶺,莫斯科想用武力重繪歐洲地圖的企圖遭到了多數國家的孤立。面對各國縱橫交錯的利益聯繫,沒人想重溫冷戰的舊時光,然而這次俄羅斯的「異樣舉動」,也讓世界看清其清理未盡的共產霸權主義遺毒。

戰局演變 俄宣稱十月底全部撤離

本刊在第八十四期報導了「俄入侵格魯吉亞戰爭仍在繼續」,此後俄軍一舉逼近到距離格首都第比利斯八十公里處的哥里(Gori)鎮。八月十二日,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宣布結束在格的軍事行動,雙方達成停火協議。十八日,俄聲稱從南奧撤軍,但實際上卻按兵不動,一直占領著哥里和波季(Poti)港口。據人權組織報導,此前俄軍對格魯吉亞人的村莊進行了「清洗」,他們縱火、姦污和殺人,激起民眾強烈憤慨。

二十六日,俄宣布正式承認南奧塞梯和阿布哈茲的獨立。美國、英國、法國、德國等多數國家都一致譴責俄羅斯違反了《聯合國憲章》,即使白俄羅斯等前蘇聯盟友也未表態支持莫斯科,令俄陷入孤立中。九月一日,格國上百萬民眾舉行遊行,抗議俄國的入侵。據悉這是前蘇聯共和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抗議活動,民眾表示,格魯吉亞絕對不會向俄羅斯投降。二日,格魯吉亞正式宣布與俄羅斯斷交。

九月三日美國務卿賴斯宣布,美國將提供十億美元援助格魯吉亞,據悉這次格國損失近二十億歐元。兩天後,美國副總統切尼在第比利斯表示,美方將堅定地支持格國、推動其加入北約組織。九月八日,美國白宮和國務院同時宣布,擱置今年五月同俄羅斯簽署的民用核合作協議。同日,俄宣布,等十月一日二百名歐盟監督員到達南奧後,俄軍開始撤離,並在十月底全面撤出。

謊言與真相的交鋒

八月二十八、二十九兩日,英國《金融時報》分別發表了俄、格兩國總統的文章:《俄羅斯為何必須承認南阿獨立?》與《俄羅斯打算重繪歐洲地圖》,令雙方理念直接交鋒。梅德韋傑夫首先譴責格魯吉亞「剝奪了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自治區』的自治權」,他還譴責西方國家在格魯吉亞問題上與在科索沃問題上「持雙重標準」。最後這位俄羅斯總統還想替格魯吉亞人民換一位總統,他說:「我真誠地希望格魯吉亞人民有朝一日能擁有他們應得的領袖,一位關心他們的國家、與高加索地區所有人民發展互敬關係的領袖。俄羅斯將為實現這一目標提供支持。」

在回擊俄總統的言論時,薩卡什維利開篇就問道:「俄羅斯為何入侵格魯吉亞?莫斯科的目標就是用武力重繪歐洲地圖。……這場戰爭決不是因為南奧塞梯或格魯吉亞,莫斯科方面籌劃了多年,正想通過此次侵略來重建帝國、增強對歐洲能源供應的控制,並懲戒那些相信民主能夠在其鄰國蓬勃發展的人們。」

文章還揭露了俄羅斯散布的幾個謊言。「莫斯科聲稱,入侵格魯吉亞是為了保護南奧的該國公民。過去五年來,它居心叵測地為這一藉口進行著準備,通過在南奧塞梯和阿布哈茲非法簽發護照,「製造」供其保護的俄羅斯公民。俄羅斯對少數民族這種關心的虛偽之處,可以用一個詞表達出來:「車臣」。……俄羅斯的其它謊言也已被揭穿,最驚人的莫過於在入侵前夕荒謬地聲稱格魯吉亞正在南奧塞梯實施種族屠殺,已有二千名平民遇難。一周後莫斯科承認只有一百三十三人喪生,其中絕大部份是軍隊的傷亡,是在俄羅斯入侵之後出現的。但種族屠殺之說的目的已經達到。在一個媒體對內容飢不擇食的時代,彌天大謊仍行之有效。」

薩卡什維利還提起當年俄羅斯發動的種族清洗:「莫斯科指望『歷史健忘症』能夠起作用。它希望西方會忘記其在阿布哈茲實施的種族清洗,這場清洗驅逐了逾四分之三的當地人——格魯吉亞人、希臘人、猶太人和其他人種——只留下控制之中、占少數的阿布哈茲人。……俄羅斯入侵圖謀的下一步是更換政權。如果莫斯科方面可以將格魯吉亞的民選政府趕下台,那它也可以恫嚇歐洲其他民主政府。……梅德韋傑夫眼下正對烏克蘭和摩爾多瓦發表威脅性的言論,並在克里米亞島重施在格魯吉亞用過的簽發俄羅斯護照的伎倆。其中傳遞的信息十分明確。俄羅斯將為所欲為。」

格總統最後呼籲:「西方對俄羅斯最有力的回應是保持團結和堅定,並立即向(格)提供物資和政治支持。……這已不再是我們這個小國的事情,而是關係到西方能否堅守立場,捍衛一種維護國際安全的原則性做法,並讓歐洲地圖保持原樣。」


二零零八年八月 二十二日,俄羅斯士兵從哥里向南奧撤軍時,在一個檢查點前揮動勝利的手勢。(Getty Images)


「軍事暗戰」 俄羅斯擴張其勢力範圍

國際社會普遍認同薩卡什維利的想法,俄羅斯擴張的下一個目標就可能是烏克蘭、波蘭以及波羅的海各國。所以在這次國際譴責聲浪中,反抗俄羅斯最堅決最主動的就是曾經飽受俄羅斯壓迫威脅幾十年的東歐前共產國家。

早在八月十四日,波蘭和美國簽署了軍事協議,波蘭同意美國在其境內設立導彈防禦系統,美國也同意向波蘭提供以前不願提供的高精尖武器,如愛國者導彈等。另外,烏克蘭也宣布將其導彈防禦系統向西方開放。被共產霸權主義蹂躪了幾十年的東歐人民最明白「唇寒齒亡」的道理。

俄羅斯在入侵格國本土的同時,也在黑海、中東以及南美增加其軍事力量,向西方展示其軍事實力。與此同時,西方各國的軍事部門也相應採取了防範措施。從九月一日起,俄羅斯與哈薩克斯坦展開了近一個月的「中央–二零零八」戰術演習。一點二萬士兵、約千輛坦克裝甲戰車以及五十餘架強擊機、殲擊機、運輸機和直升機參加了演習,而演習的假想敵人就是「中亞地區受西方支持的國家」,甚至還推演了與「黑海地區多國艦隊」發生衝突時,俄空軍戰機如何實施增援。

九月五日,美國軍艦「惠特尼山」號抵達格重要港口波季,俄軍隊則在港口周邊巡邏監視。這是俄格衝突以來抵達格國的第三艘美軍軍艦。美方稱這些艦艇運載的是包括毯子、食品、急救包等在內的救助物資,但俄國則指責美國暗中為格國輸送武器。

黑海一直是俄羅斯的傳統勢力範圍,也是俄羅斯南下地中海的唯一出海口和能源運輸的重要通道。八月二十五日,俄黑海艦隊的導彈巡洋艦和兩艘導彈快艇,當著北約軍艦的面進行了一系列導彈試射等「武器測試」,以顯示其「軍事肌肉」。

除此之外,俄羅斯還想重返中東。在一系列與敘利亞、沙特的互訪會面中,俄通過出售武器來增強其在中東的實力。而且俄副總理還訪問古巴,希望恢復俄羅斯遠程轟炸機在古巴的飛行,令美國的「後院起火」。九月八日,俄還宣布其核動力導彈巡洋艦將在今年底之前駛入委內瑞拉水域,並在十一月於加勒比海舉行聯合軍事演習。
 


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一個格魯吉亞難民孩子坐在哥里的一個聯合國難民署的帳篷裏。(Getty Images)


經濟較量 俄羅斯「斷氣、不要布什雞」

除軍事行動外,俄羅斯在經濟上也做了很多手腳。九月二日,俄羅斯天然氣公司以「計劃內的檢修」為由,停止了對波蘭和德國的天然氣輸送。目前歐盟嚴重依賴俄羅斯能源,26%的石油和29%的天然氣從俄進口,一旦俄羅斯在冬天來臨之際關上油氣閥門,後果可想而知。

就在俄宣布「斷氣」的前一天,歐盟特別首腦峰會上提出了十一條聲明,強調「歐俄關係處在了十字路口」。由於歐盟內部存在意見分歧,峰會並未出台對俄制裁政策。在法國、德國和意大利等國斡旋下,聯合聲明甚至迴避了「制裁」一類可能激怒俄羅斯的字眼。在二十七小時的能源「黃牌警告」後,俄恢復了供氣。

另外從九月一日起,俄國以不符合檢疫標準為由,對美國雞肉生產供應商下達了禁令。俄羅斯是美國雞肉的最大進口國。每年進口約八十多萬噸雞肉。這是九一年老布什為幫助俄國解決商品短缺而提供的貿易協議,民間戲稱為「布什雞腿」。

普京的倒退 共產遺毒不散

上面這些軍事、經濟行動,正如俄總統公開所言:「世界在南奧塞梯衝突發生後改變了。俄羅斯是一個需要認真對待的國家。俄羅斯的能源及金融儲備,已經使得它無形之中成為世界經濟乃至國際政治遊戲規則不可或缺的制定者之一。」

這次無論是新上任不久的俄總統梅德韋傑夫,還是幕後掌舵的俄總理普京,都顯示了強硬態度,其實質就是想恢復其失去的勢力範圍,重新找回昔日共產主義霸權者的「威風」。

蘇聯解體時,俄羅斯放棄共產專制體制,開始學習借鑑西方的民主,並在民主體制下使經濟迅速回升。在過去幾年裏,俄羅斯人均收入平均每年增長29%,比中國快很多。二零零六年俄羅斯國內生產總值已超過一萬億美元,已恢復到前蘇聯整體的經濟實力,重新回到世界前十大經濟體行列,而且俄羅斯的外匯儲備已躍居世界第三。二零零六年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俄羅斯為一萬一千美元,近兩年在此基礎上又有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在獨聯體中,發生過橙色革命(即通過和平方式轉變到民主體制的)三個獨立國家——烏克蘭,吉爾吉斯和格魯吉亞的經濟表現都很出色。格魯吉亞的經濟增長率在前蘇聯地區國家中排名第四,達8.4%;吉爾吉斯排名第六;烏克蘭為5%。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隨著經濟的發展,地位的鞏固,曾擔任蘇共特務組織克格勃頭領的普京,其個人權慾也在不斷膨脹,特別是最近幾年,他在議會選舉、控制媒體等方面,都做了很多手腳,令俄政治急劇的向非民主化方向倒退。從這個角度看,一個擺脫了共產體制的國家,如果人們不能在思想上清除共產遺毒,其行為還會出現反復,稍不留意就可能走向反面。


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法國總統薩科齊(Nicolas Sarkozy)、格魯吉亞總統薩卡什維利(Mikheil Saakashvili)(右二)等在第比利斯簽署格俄協議後留影。(Getty Images)


冷戰不會再來

從宏觀上看,這次格俄衝突其是建立在原來的共產陣營跟西方自由世界陣營相對立的大背景下的。俄羅斯把實行了民主而又親西方的格魯吉亞,當成了北約插在它擴張野心上的一把刀,而格魯吉亞則把其內部的分離主義勢力當成俄羅斯插在它後腰上的兩把刀,於是雙方衝突難以避免。

至於國際社會是否在格魯吉亞問題上和科索沃獨立上持雙重標準呢?時政評論家李天笑指出,塞爾維亞對科索沃的種族滅絕與格魯吉亞的民族糾紛是不同的。北約和美國並沒有向科索沃居民發放德國法國護照或美國護照,而俄羅斯卻在格國境內發放俄國護照,並以此為由發動戰爭;在塞爾維亞,米諾塞維奇對阿爾巴尼亞人進行種族清洗,而格魯吉亞沒有證據顯示這種罪惡的存在。當年北約只是用了七十八天轟炸塞族軍事力量,而這次俄國親自出兵,至今還滯留在格國領土上。

如今格俄衝突還在繼續中,俄羅斯是在霸權主義險路上繼續下滑,還是及時修正回到民主公正的軌道上來,這裏面還充滿變數,但冷戰的大格局已經破滅,人間大戲的主角也許不再是俄羅斯了。

美東時間: 2008-10-04 16:17:18 PM  【萬年曆】
本文網址﹕http://www.epochtimes.com/b5/8/10/5/n2286087.htm



[轉載]瑞士宣布在格魯吉亞代理俄國利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格魯吉亞和俄羅斯之間和談中斷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