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4/13

[轉載] 新聞眼》政治融冰經貿升火 在此一博


http://udn.com/NEWS/WORLD/WORS2/4297285.shtml

博鰲論壇的相對名詞,是亞太經合會 (APEC),APEC幾乎涵蓋了所有與亞洲與太平洋週邊所有國家,美國是裡頭的巨雁,但博鰲論壇投注於亞洲,中國想要成為這個區域內的大雁,它的戰略意義,是突出亞洲,而在亞洲的範圍內,中國說了算。

因此,這個場子是中共的,2002年首屆博鰲論壇年會,還在總理位上的朱鎔基,分別提到了APEC、上海合作組織,以及東協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區。這幾個組織中,上海合作組織是面對中亞,但東協加一,中國只是加入的一份子,在亞太區域內,除了範圍較小的上海合作組織,中國沒有一個自己當頭兒的國際組織。

因此,中共藉著博鰲論壇,先以更為鬆散的官方與民間並陳的論壇年會,讓自己在區域內取得更具份量的發言權,並彰顯自身日益重要的經濟份量,以及襯托不斷崛起的大國身分。

朱鎔基在那場演講中,就指出了亞洲是地球最大的洲,聚集了世界60%的人口。此語隱含著亞洲不該繼續甘作西方歐美的附庸,而應自己在區域內團結起來,成為不能被忽視的力量。但亞洲裡,還有仍然居首的經濟強權日本,以及另一個古老但蛻變中的國度印度,中國顯然希望搶占在亞洲獨尊地位,雖然這個位子還未全然到手。

蕭萬長去博鰲,就是在中國做主的場子裡,要建構兩岸新的格局,在這裡,中共在心理上,必然感到十分安適,因為美國因素在這裡,相對減輕。但博鰲論壇畢竟仍是國際的、是面向整個世界的,兩岸問題擺放在這個以區域經濟合作為核心的舞台上,進行某種互動儀式,對台灣可能是有利的。

朱鎔基提到的幾個組織裡,台灣在APEC已有一席之地,但當中國的經濟地位不斷上升後,台灣在亞洲經濟圈內,似乎正在失去如何擺放自己,如何在這個區域內做出合適的經濟自我定位,並獲得接納的戰略前景。特別是台灣欲與各重要貿易夥伴簽署自由貿易協定,正遭受空前的難題與挫折,邊緣化的焦慮正與日俱深。

因此,胡錦濤在這裡,接見了蕭萬長,除在兩岸關係上,得到所謂融冰的意涵外,在更高的視野及更廣闊的範圍上,未嘗不是台灣在亞洲區域經濟合作的定位上,建立起一個試探性的架構與途徑,雖然它可能只是一個開端,但建立了這個前例,或許台灣日後可以在這裡,成為一個重要的組織成員,參與經濟分工與資源分配的討論,這層意義,應該被看到。

【2008/04/12 聯合晚報】



[轉載] 胡蕭會 大陸默認蕭萬長是副元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新聞眼》92共識擱心裡 復談可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