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14

[轉載] 從日本參議院選舉結果看安倍政權未來發展


 

劉冠効

開南大學應用日文系助理教授

[2007-08-10]

http://www.fics.org.tw/issues/subject1.asp?sn=2278

 

安倍政權成立以來,首度大型國政選舉-第21回參議院通常選舉,於今(2007)年7月29日舉行,選舉結果揭曉-「自民黨慘敗民主黨大勝」。在選舉區73、比例代表48合計121的半數改選議席中,自民黨銳減民主黨驟增,分獲37、60議席。連同未改選之半數議席,選後政治版圖重畫,朝野勢力主客易位,執政聯盟自民黨83席、公明黨20席,兩黨失去原所掌控過半優勢,最大在野黨民主黨109席,議席大幅擴增,初次躍升成為參院之最大黨。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自民黨挫敗雖非空前,然所獲議席僅優於1989年宇野宗佑敗選下台當時之36席。安倍並未因大敗而請辭下台,表明政治不能出現空白,將會繼續執政推動改革請求國民理解。本文,針對此次選舉結果,分從以下二個面向探討安倍政權敗選原因,同時展望未來政局動向。

安倍政權敗選原因,分析觀點各有不同,可以歸納整理如下:首先,選民不滿當前政局。諸如國民年金記錄紛失或漏載之處理、選前農林水產大臣赤城德彥牽涉「政治與金錢」帳目不清等疑雲,增添選民對政治之不信任感。其次,對於安倍抱持疑慮。安倍內閣成員屢因發言失當、「政治與金錢」糾葛乃至自殺身亡等等而走馬換將,相對安倍首相資質、領導統御能力令人存疑;另外,安倍所揭櫫脫離戰後體制、創建美麗國家之政治路線,與國民所關心的「格差」(即貧富差距)問題、社會福利保障等政策課題有所落差,施政未能貼近民意。最後,自民黨的鐵票失靈。素有「集票機器」之稱的郵政、農協、建設業界等地方組織動員能力鈍化,其象徵為單一選區的大敗(6勝23敗)。相較先前小泉宣言即使誓死也要推動改革,廣獲中間選民支持;後繼安倍雖然明言持續小泉改革路線,可是一如同意所謂「郵政造反組」之恢復黨籍,再現昔日重視黨內融合手法,一方面,不僅地方人士不滿未獲紓解,另一方面,原對新自民黨抱有期待選民失望,究竟改革路線持續抑或修改,重要政策曖昧不清,終致慘遭滑鐵盧。

展望未來政局動向,政治漂流不安可期,觀察重點大致有三:第一,政權向心力之凝聚。安倍表明為使人心一新,短期將進行內閣改組,重新架構黨政體制。透過人事異動,能否重拾民心,應戰下次眾院選舉,抑或人氣持續下滑,浮現「安倍下台」聲浪,有待後續觀察。同時,安倍標榜持續改革路線為其使命,若是強為建構全黨團結體制,而向反對勢力退讓妥協,非僅路線扭曲模糊不清,而且更添國民不佳觀感,在此進退維谷困境當中,安倍能否或是如何凝聚政權之向心力,考驗其政治智慧並牽動政局走向。第二,國會運作更加艱困。在野黨掌控參院,政府所提法案,設若在野黨反對,將無法通過。雖有所謂「眾院優勢主義」,法案再送眾院,若經3分之2以上議員表決同意,仍能通過,但若參院將該法案擱置,則「眾院優勢主義」亦將受阻。換句話說,往後3年民主黨掌握法案主導權,眾院縱可再議,但是政局混亂無法迴避。第三,眾院總選舉之舉行。毋庸贅言,對於安倍晉三以及小澤一郎而言,眾院選舉是可能選項或是迫切期待的。一方面,從執政立場來思考,為了打開政治僵局,2008年1月國會開議以後或是之前,安倍解散眾院尋求民意支持,有其可能性及可行性。另一方面,就在野角度而觀之,如欲實現政權輪替,終極目標仍在眾院選舉,參院選舉獲勝僅具象徵意義。乘勝追擊,盡快舉行眾院選舉,是民主黨所期待的。因此,短期而言,日本政局動盪不安彼此拉鋸爭鬥,是可預見且無可避免的。

綜上所述,就民主黨而言,對於政策法案,若於國會單純為反對而反對,可能招致國民反彈,不利政權輪替實現,其政治姿態或會彈性柔軟。依據「恐怖主義對策特別措置法」,日本海上自衛隊於印度洋對美軍船艦所進行之補給活動,將於今(2007)年11月1日到期,秋天召開之臨時國會,針對延長問題將行討論,民主黨幹事長鳩山由紀夫明確表示,反對執政當局基本方針,屆時延長若遭否決,對日美同盟關係可能有所影響之同時,亦能暫窺民主黨之政策決定、政權擔當能力。而自民黨方面,此次參院選舉慘敗,與自小泉以來政策論爭不明,與以民意為參考依據決定領導人之方式有所關聯,日後勢必有所調整,惟有釐清政治路線充分進行政策論爭,方能真正回應國民期待。最後,展望未來政局動向,國會眾參兩院朝野各霸一方,乃前所未有新局,是否政治更加混亂不定抑或朝野政策論爭更形成熟,值得吾人關注,亦不能完全地排除政權輪替之可能性。



[轉載] 日本新閣矛盾多 官房長靖國觀與安倍迴異 ←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