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03

[轉載] 日本新閣矛盾多 官房長靖國觀與安倍迴異


  列印 E-mail

2007/08/31, 週五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8884&Itemid=64


8月27日,在黨內外重重壓力下,日本自民黨總裁、首相安倍晉三,對黨領導層和內閣進行了改組。改組取得了立竿見影的效果,據日本較為中立的《每日新聞》統計,這兩天,安倍新內閣的支援率達到33%,比本月初的上次輿論調查足足提高了11個百分點。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安倍新內閣其實還是暗藏了不少危機。

官房長官與謝野馨,去年秋天剛剛摘除喉部惡性腫瘤,雖然不影響聲帶,但說起話來沙啞無力。可偏偏官房長官是日本政府主要的對外新聞發言人,沙啞的嗓音,不能不說是與謝野的一大缺憾。

記者會上有記者很直接地問他:“您是否擔心自己的健康?”與謝野直率地回答說:“我69歲了,身體裏各部件已經老化了。”據日本媒體說,官房長官是內閣精神壓力和心理負擔最重的工作。

另外,與謝野和安倍政見也不盡相同。在經濟上,安倍主張以經濟增長為前提,走“新經濟成長路線”;而與謝野堅持財政的健全化,主張 “財政再建論”。在消費稅問題上,安倍認為“保持現狀不漲就行了”;而與謝野認為必須對稅收制度進行徹底改革。

特別是在參拜靖國神社問題上,兩人更是南轅北轍。安倍說過“甲級戰犯在(日本)國內不算戰犯”,而與謝野則是堅決主張“甲級戰犯分祭”。面對政治上各種主張迥異的兩人,日本媒體禁不住感慨:真不知道最後會是誰要了誰的命呢。

農水大臣趕鴨子上架

在此次人事安排過程中,農林水產大臣的人選是安倍在最後一刻才敲定下來的。最近的兩位農林水產相,一個因為事務所費用不清不白自殺了,另一個上臺沒幾天也因為事務所問題不得不辭職。在這當口,無論誰出任農林水產相,資金運用都一定會被查個底兒掉,而日本政客中,又有幾個人能拍著胸脯說自己的政治資金運用絕對沒問題呢。於是,農水大臣成了個誰都不願接手的燙山芋。

當安倍把遠藤武彥放到農水大臣的位子上,他成了閣僚中最不開心的一位。記者見面會上,遠藤一臉苦笑地說:“剩下最後的位子給我,說實話,真是沒轍。我還想著千萬別把這個位子給我”。他的誠實讓人欽佩,但抱著如此覺悟,這位大臣今後如何和安倍合作呢。

厚生相一直狠批安倍

和遠藤相反,厚生大臣舛添要一十分慶倖自己能上臺。舛添有“批判安倍急先鋒”的稱號。參院選舉前夜,他還批評安倍說:“真是沒藥可救了!”

27日早上,舛添的臉上露出遮掩不住的得意。當接到通知他入閣的電話時,他在電話裏問安倍:“讓一個批評你的人入閣合適嗎?”安倍說: “也許這樣才正好。”舛添也沒多客套,當即表示:“我會拼命幹的!”臉變得如此之快,記者身邊的不少日本朋友都說:“不會是算準了有今天,才一直批評安倍,為自己賺取知名度吧?”

政調會長聲音大膽子小

此次黨務、政務人事大改組,安倍決心要摘掉“哥們兒內閣”的帽子,不得不忍痛摘了好友鹽崎恭久官房長官的烏紗帽,但另一方面,他又把自民黨要職——政調會長的位子送給了摯友石原伸晃。

提到石原,不少日本媒體都不約而同注意到了新政調會長膽子格外小。石原伸晃是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長子。他繼承了父親敢說的特點,任國土交通大臣時,他曾叫嚷:“堅決不再修建用處不大的高速路!”可當自民黨元老青木幹雄表示不悅後,他馬上下令取消了工程延期的決定。日本評論家橫田一說:“石原伸晃滿嘴跑火車,讓他負責政治資金問題時,他提出今後1日元的消費都要提交發票。但說過之後,沒有任何實際行動。”選這樣的人任政調會長,不少人不禁暗暗替安倍捏把汗。

落選者電話質問安倍

27日,安倍新內閣人選公佈當天,受到參院推薦的參議員矢野哲朗早早準備好了入閣用的燕尾服,記者們也被讓進辦公室一起等通知他入閣的電話。左等不來,右等不來,矢野解嘲似地跟記者開玩笑說:“沒準兒空等一場呢。”沒想到,電話還真的就一直沒來。

當晚,矢野打電話給新任官房長官與謝野,問自己為什麼不能入閣。之後,他更直接之巔安倍抗議:“為什麼不選我?!”安倍用了25分鐘,也沒能安撫住他。是夜,矢野向媒體大吐苦水,抱怨安倍待人不公。日本媒體說,看來,矢野是恨上安倍了。

稿源:國際線上駐日本特約記者 宋看看



[轉載] 自民黨參院選舉總結報告 安倍遭嚴詞批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從日本參議院選舉結果看安倍政權未來發展
本文引用網址: